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寧靜的週日傍晚,花東居民的電話、Line與臉書上充滿焦慮的詢問。普悠瑪不幸出事了,每個曾經在高速搖晃車廂中經常往返台北花東的人們,心中的恐懼竟然成真。

悲劇發生之後,台灣社會陷入對各種事故原因的探究討論。這基本上是好事,若討論縝密、有事實基礎的話,可以協助台灣避免下一次的類似悲劇。另一方面,我們對問題的討論,是否可能跳脫單純對他人的指責,而包括對自己身為公民所應負責任的反省?我們是否可能跳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習慣,而能從一個更系統性的角度看問題?

無論悲劇的直接成因最後確認為何,我們現在應該要求、然後靜候獨立的調查程序。台鐵當然需負很大的責任,但它不是唯一該擔負責任的組織或個人,因為悲劇的遠因,其實早已經埋下,而我們身為公民,在任何時間點都可以盡一份心力。

如果我是火車乘客:

我們是否可以在平日火車故障或誤點時,先不要對台鐵員工咆哮責難?如果有電視記者來訪問我們,是否可以以平和的態度表達看法?我們曾經試圖理解台鐵列車頻繁故障的背後原因嗎?

如果我是選民、國會議員及新聞媒體:

當交通部或台鐵建議調整火車票費率時,我們是否好好想過是否該支持?我們理解台鐵已經20餘年沒有調整票價了嗎?還是我們僅是膝反射式的對任何漲價方案一概反對到底,毫不擔憂台鐵的財務健全?若我們反對漲價這個方案,我們願意支持政府多投入預算以填補財務虧空嗎?我們支持台鐵儘速增補人力嗎?我們理解台鐵長年缺乏人力的真正原因嗎(只是因為台鐵沒有認真反映這個問題嗎)?

同樣的,我們是否想過台灣長期重公路建設、輕忽鐵路運輸?當有人建議多投入資源改善台鐵時,我們是否願意支持調整預算配比,將一些道路建設經費用於改善鐵路狀況?還是我們依舊堅持汽車駕駛的「應有權益」、相信公路才是交通之本?

如果我是歷任交通部長及相關中央政府決策機關政治人物:

我們是否親身體驗東部民眾長期一票難求的痛苦?在遵循花東「鐵路為主、公路為輔」的上位交通政策之同時,我們是否積極地貫徹政策、改善東部鐵路運輸的軟硬體設施?還是讓這政策永遠以緩慢步調執行,讓東部民眾被迫民怨沸騰?如果有強大阻力反對投入資源於鐵路運輸以及配套的台鐵組織重新定位,我們是否有政治意志去進行社會溝通,然後投入資源貫徹政策?我們在要求台鐵增班的同時,有同時增加對台鐵所需人力與財務資源的支持嗎?

如果我是地方政府首長或民代:

在東部天然地理條件與北宜高容量(尤其在假日)限制下,我們是否認知到,即使是蘇花高開通,鐵路還是對大多數花東居民最便捷的聯外交通選擇?還是我們繼續呼籲要求多建設公路、而不關注已經是多數人日常利用的鐵路?

如果我是關切台鐵這個組織未來發展的人們,包括台鐵內外部的人:

我們可否開放地根據各國經驗與台鐵現狀,去討論台鐵是否維持既有的公務機關(以及如何改善現況),還是可以考慮公司化?我們是否可以啟動對話,仔細評估比較各方案的優缺點,而不是從一開始就堅持自己設想的理想方案、或僅是為了維持現狀而排除其他可能性?如果在現在制度下台鐵營運始終無法擺脫政治的重重干預,那麼何種組織定位才有可能從根源解決這問題?

如果我是質疑北宜鐵路(南港宜蘭段)改善方案的人們:

我們是否理解,北宜鐵路改善方案攸關整個東部的對外鐵路運輸容量、安全度與舒適度?我們可否討論在可接受的環境衝擊下,讓東部居民可以在安全舒適搭乘火車、買得到票的前提下,接受某種改善方案,而不是永遠反對到底?

如果我是交通便利地區的人們:

我們可否真心期待、甚至主動促成交通不便地區的改善措施?這並不意味著每個地方都應有5分鐘一班的捷運或火車,但我們也不宜凡事都拿財務效益去質疑偏遠地區合理的交通改善措施,然後在公共輿論中持續輕忽東部地區的鐵路運輸。我們是否理解,若沒有公共預算長年的投注,即使是都會區也不會有便捷的公共運輸?

如果我是網紅、名嘴:

我們是否可以不要在瞭解事實之前就擅加評論?不要用誇大民粹的方式去曲解事情本質、撩動閱聽人情緒?

用更整體的角度,去思考每個環環相扣的問題

危機發生之後,台灣總不缺交相指責,但我們總忽略了,自己可能也有某些矛盾的觀念與作法,也可能直接或間接造成危機。最明顯的事實是,我們希望台鐵班次密集、速度快速,但我們很少去問,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們該如何在公共政策上提供相應合理的資源與措施。

台鐵、以及肩負東部對外交通動脈的鐵路運輸,經年累積了盤根錯節的問題,本文中所提到的問題點,其實都環環相扣,很難畢其功於一役。但我們身為公民,至少可以學習用更整體的角度來理解問題,然後當碰到個別的子議題時(例如若交通部提出要漲火車票價時),我們可以用整體觀培養出來的素養去應對問題。這個解決路徑不譁眾取寵,責任也不能輕易的推卸到他人身上,但它是台灣避免下一次悲劇所必要歷經的努力。

瀏覽次數:631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成長、工作、生活於花蓮,德國海德堡大學環境與資源經濟學博士,現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教授。主要關切與研究的問題,包括東台灣永續發展議題,以及社會與生態系統的整合治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