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盈勛:學院歪風是怎麼來的?強演國際一流是也

2016/11/2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從前教育部長蔣偉寧(包括陳致遠兄弟)、台大生化所團隊(教授郭明良,及可能涉及的台大校長楊泮池等)、到其他大大小小的研究論文抄襲造假案,台灣的學院在國內外的名聲都不太好。

新科中研院院長廖俊智說,研究首重誠信,此話自是不假,但真正的問題恐怕是,那為何以前的研究者比較有誠信,現在就「人心不古」了呢?

不少的批評者都已指出,只為拚績效、重量不重值,是很關鍵的因素,這點我就不再多談。我們要進一步深究的是,那重量不重質的風氣又是怎麼來的?這點多數所謂的頂尖大學教授們都避而不談,因為這牽涉到他們的直接利益。但這利益之所在,正是問題的核心。大談誠信,只是讓結構性的腐化,被移轉為個人的道德問題。

▋所謂的「邁向國際一流」

這些造假出事的團隊,在事件爆發之前,我們不難想見,他們必然是以拿出了「國際級」的研究成果自詡,獲得了國家許多的資助。大學也鼓勵或逼迫老師們要往這個方向邁進,因為這些大學的主事者,個個要標榜自己是國際一流學校,要在世界排名中不斷奮勇向前,才能拿到政府補助中最肥美豐厚的那一塊。

什麼是國際一流大學呢?不在大學裡工作的人其實也不難羅列一些標準:對人類文明有重大貢獻、有悠久的歷史(像牛津與劍橋)、有原創思想的大師(像法國與德國的一些大學)、產出了很多厲害的公司(像史丹福與麻省理工學院)、有很多名流畢業生(像哈佛大學)、或是各國的學生都爭相前往就讀等等。

這些標準當然不是樣樣人人都同意,但一個簡單的事實是,今天就算台大在那些國際大學排名中名列世界第一,而且都用英文授課,你說世界最好的師資與學生,就會棄哈佛史丹福而就台大了嗎?這當然是痴人說夢。

台灣的大學無法成為上述的、一般認知中的國際一流大學,未必是我們努力不夠、或是聰明才智不如人,台灣在特定的研究領域,確實也已達世界頂級的水準,但若是論及整體大學的國際地位,牽涉到的其實是語言與國力的強勢與否,世界體系的結構性不平等、以及歷史與文化的意識型態作用等等因素,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事。

但我們假裝一夕間超歐趕美、改變這個結構是可能的,只要多發表一點論文就可以,多開點英文課就可以,排名往前推進一點就可以。諷刺的是,每天盯著排名變動看,每天忙著衝刺論文數,每天忙著用教室窗外不講的語言教書的,都是第三世界的大學──多數人認知中不是一流大學的大學。真正歐美國家的頂尖大學,他們覺得「我們不需要,因為不管怎樣,我們都是國際一流大學」。

▋造假、飾演、自我欺瞞

努力上進沒什麼錯,但關鍵在於「強演」國際一流大學。沒有語言優勢、沒有世界體系中的結構優勢,沒有人口與經濟實力上的優勢,要打造足堪與歐美日頂尖大學匹敵的大學,非但不是一蹴可幾,可能三五十年間也只能有一點點成果,但我們卻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要看到成果。

這種強演,最後就演變為一種對內的自我欺瞞。因為在大學的核心價值上不可能是國際一流,我們只好在一些定給第三世界大學窮開心的所謂「關鍵績效指標」(KPI)上大做文章,這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論文發表數量。

正因為這種國際一流很牽強,第三世界的大學經營者與老師們就更需要特技般的演出,來掩飾這樣的牽強與與他們的心虛。那些在關鍵績效指標競賽中勝出的「國際一流」研究者,特別是在生醫領域,每年發表數十篇論文者大有人在。這種超人般的產能(台大校長應該日理萬機,論文產出照樣不落人後),用常識判斷都知道不合常理,超出一個正常人類不眠不休可能有的產出的上限,但這種超人特技演出,卻是你在強演國際一流的大戲中,要成為拿很多錢的特聘教授、講座教授、乃至包很多大案子的基本要件而已。

我們的教育部說要多開課程,加強學術倫理教育,這是天大的笑話。造假抄襲是錯的,需要上課才知道?問題的根本,是我們的國家與教育體制,搭建了一個我們無力撐起的國際一流戲棚子,既是國際一流大戲,就要要好萊塢級的巨星,而當明星連靠化妝都撐不起場面的時候,片酬卻又是如此的誘人,就只剩下造假一途了。戲裡要造假不足為奇,因為劇情有需要。

台灣的這場國際一流大戲能否落幕?我是悲觀的。因為那些拿慣了鉅額片酬的人堅稱,這不是一場戲,而且相信的人還不少。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