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陳平坤:誰來關心「人文精神」?──臺大人文精神之形塑

2015/03/31

▲ 台大校園(陳平坤提供)

在「人文大樓」的長時論議聲中,「人文精神」成為重視哲學思考者所應當特別關注的另一論題。因此,藉由這篇不長、但也不短的雜文,想要對此論題表述一下個人的粗略思想。

所謂「精神」,或許嫌其過於抽象,那麼,就從「精神」在日常生活行事上的具體落實——「態度」談起吧!

「同學!越停越出去了喔!」某日,意外勸阻了一名準備把腳踏車停放在新生宿舍前通道的學生動作。事實上,那通道早已停放六、七輛排成一整列的單車。「喔!」該生應諾一聲後,也就把腳踏車牽往別處放置了!──即使仍然不在校方所規範的停放區內。

而在更早約兩週前的星期五晚上,羽球運動結束,坐在舊體育館折合式木板椅座上休息、換鞋;後來,有位學生就在我身旁對著木板牆打起單人排球。當時心想:既然看見椅座上有人,為何還能似乎絲毫也不在意地對著板牆打球?難道不自覺可能失手打到人嗎?果然!該生失手後,我淡淡說道:「同學!您不曉得不可以對著牆壁打球嗎?」接著,便向他指明校方貼在牆上的禁止標語。不過,他倒是理直、但又氣不甚壯地回說:「這又不是牆壁!」我默然不語。可他也並未再打,就在原地杵立半晌後,便離開了!

以上故事,前後兩位同學所展現的,正是前頭所說日常生活行事上的某種「態度」;而背後支撐它們的,也就是其各自所涵蘊的某種「精神」。

又如街上兩車擦撞,當事人或者可能怒氣沖沖地指責對方不是,但也可能反求諸己地慚惶說道:「對不起!是我車開太快、過於盲撞,以致令您飽受驚嚇了!」同一件事,可以有兩種態度;其中透露的,正是截然不同的兩類精神。

稍為明白何謂「精神」以後,便來談談什麼是「人文」?

據傳孔子講過:「言之無文,行而不遠。」這是針對人類話語必須善飾或美化才能傳行久遠的情況而說的。話語,乃是人類生命活動的一種現象,所以善飾或美化話語,實際上就是這裡所說「人文」的一類。循此類推,舉凡稱得上人類生命活動的現象,不管它是蘊蓄於內者──如「精神」,還是形諸於外者——例如「態度」,只要歷經一番善飾或美化過程,其實就是所謂「人文」。《周易》更曾進而說道:「……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不過,另需深究的問題是:為何會有、或者要有對於人類生命活動現象的善飾或美化── 一般稱之為「文化」的作為呢?這裡,便涉及了「價值提昇」的課題;亦即其中設定或預認:對於人類生命活動現象,如果施「文」以「化」之,那麼,便將成為更好或更有價值的一種呈顯。因此,我們也才會談、或者要談「人文」;而針對不同人文化成活動中所內涵的「精神」、以及它所外顯的「態度」,也就相應形成不僅止於區別其彼此同異的好壞高下判定。

據上所論,應可大略了解「人文精神」的意指。而循此思維,在人間世便可有人以「謙退」為善,有人以「激進」為佳;或者以「崇高」為尚,或者以「和諧」為尊。換言之,人各不同,於是得有多樣的精神以及態度。然則,總須歷經一番「文化」過程,某一個人生命的活動現象才夠格稱為「人文」,而值得去探究其中的「精神」,並非籠統概括一切「不文」或「非文」的赤裸裸生命作為。

既已明白「人文精神」之所意謂者,同時也曉得每個人可能懷有不同於其他人的人文精神,那麼,便可進而談談什麼是所謂的「臺大人文精神」,亦即指向那種把「臺大整體」(包括過去、現在、未來進入「臺灣大學」這所學校修業或工作而且自許為「臺大人」者)視同「一人」而於其中涵藏的人文精神。

分別說來,過去的臺大人,到底有何人文精神呢?答案,仍得從以前某時期臺大人對於某些事情究竟表現出何種態度來窺見:或以為行事崇尚「自由」,或以為論議要求「民主」;或說處世頗嫌「恃才傲物」,或說為人正義、但似乎不懂「虛懷謙下」,等等。而現在臺大人的人文精神,又是什麼?也許,過去臺大人的人文精神續存,但如今則還另外顯出「我行我素」乃至「散漫不群」的精神,抑或更多的是「奮進不已」的精神;不過,也可能退墮至屢遭非議的生活作為——例如只圖個人方便而胡亂停車或借物、乃至為求保存己利而不顧風評的行事態度。後者,也有「臺大人」的某種精神;但因為只是自然生命活動之赤裸裸表現,實則「不文」或「非文」,所以根本搆不上是「人文的」精神。

然則,未來的臺大人,又要形塑出、抑或養成怎樣的人文精神呢?雖然並非在臺灣大學修業或工作的某人,必定就要當箇「生為臺大人、死為臺大鬼」的「臺大人」──世界如許廣大,又何必自局一隅!但是,自許或自我定義為「臺大人」者,或者有人重視「謙虛」之精神,有人要求懷有「崇高」的精神,有人追求「尚美」之精神,而有人則想傳揚「和諧共生」的精神。如是種種,莫非「人文精神」。不過,它們究竟能在、要在哪裡呈顯出來呢?在臺灣大學校門口(可是臺大校門至少就有兩個,到底要在哪個校門?)、還是在臺灣大學教職員生(包括已畢業或退休者)的生活事行上?抑或兩者都是?

且就一棟即使高過臺北101的「人文大樓」而言,一旦讓它矗立在老矮校門旁邊,它所顯露的,到底會是怎樣一種人文精神之「意象」呢?相反地,一幢縱使低於校門口警衛室的「人文小築」,它所將呈現的,又究竟會是怎樣一種人文精神的「意象」呢?又,或者什麼樓房也不蓋而就讓花草逕自在校門旁生滅消長的一塊空地,又是怎樣一種人文精神的「意象」呢?

退思如許「意象」的根本,竊以為,也許不在某某樓房的有無、大小或高低,而是繫於自許為「臺大人」者的生活行事,究竟是要仗勢欺人的我慢專斷?還是要全無依傍的溫柔勇毅?到底是要恃強凌弱的非他自高?抑或是要無懼橫議的據理表述?乃至是要開新包容之乾坤並建?或是要利他成德之福慧雙修?等等。但不同的人文精神,孰善孰惡?何貴何賤?最終仍須交歸每個臺大人做出價值擇定。而我們便是在那擇定後的見諸行事,得以窺探某一臺大人的人文精神到底如何?卻並不是在「人文精神」的高呼聲中,彷彿知見任何虛晃一招的如來神掌!

文末,仍想續貂附帶一提的是,透過不管是叫做「人文大樓」、或者稱為「人文小築」的臺大校園建築,關於「臺大人文精神」的未來,究竟我們能夠借之以指點出怎樣的臺大人文精神意象呢?您我,確實就可在面對臺大校園建築這件事上所展現出來的某種態度中,為未來臺大人開啟一道傳揚自身所懷人文精神的價值抉擇路向。這已不是建不建某棟樓房、以及到底要在哪裡蓋該樓房這一層次的議題,而是攸關臺大人文生命內涵的論題。然則,您我畢竟只是在臺灣大學這個場所隨緣盡力以「文」變「化」一己生命涵養的教學過客;從而也就在這裡借機樹立起某些屬於「臺大人」的人文精神之「意象」,如此而已!

容眾異以盡美,行無執而盡善,在守成中開新,也許就是「臺大人」形塑得成的一種人文精神吧!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