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世新大學勞動權益行動小組提供。

世新大學多年經營台灣新聞界重要品牌「另類媒體集團」—《台灣立報》、《破報》與《四方報》,其中《立報》與《破報》無預警的休刊與停刊,引發台灣社運圈、知識圈,以及世新師生一片嘩然。

4月15日上午,世新大學的「勞權小組」發起搶救行動,關心此事的師生及校友在行政大樓前聚集。他們指出,「立報」、「破報,雖由校方經營,卻已是具公共性獨立媒體,但世新董事會在資金與市場的考量下,將兩刊物當「私產」處理。他們也表示,校方聲稱經營困難,但在世新公開的帳目中清楚可見:董事會支出的實際花費和預算是逐年地升高和擴編。6年間,董事會自身的預算,從每年300多萬,急速上升到1100多萬元,因此,對校方以財務作為停刊理由大表質疑。

世新的校友也發表「堅持異議、邁向公共—請世新董事會三思立報與破報的存續」的連署。聯合聲明指出,「26年來,世新大學以歷屆校友之學雜費收入、社會各界之捐助等資金,維繫台灣《立報》與《破報》的運作。正是這不受制於市場與商業利益的獨立財源,方使台灣《立報》能夠在高度資本主義化、不知公共性為何物的台灣傳媒生態中,維持一定的獨立性與批判性。台灣《立報》、《破報》乃至世新大學,能夠卓然而立於台灣,所憑藉的正是成舍我先生畢生所信仰之大眾化、公共化信念。這不但是世新大學師生員工與校友的珍貴資產,更是台灣傳媒不可或缺的另類媒體實踐。社會對於《立報》與《破報》的支持及其所累積之聲望,已非一校獨有的珍貴公共資產,《立報》與《破報》的存在不僅是世新創校精神的體現,其標榜的左翼精神,更是資本主義媒體霸權中,必須存在的異議之聲。」

堅持異議,多元包容,一直是「世新」的重要價值。1924年,世新創辦人成舍我以200大洋創立《世界晚報》,那時便確定了辦報的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強暴、不受津貼和消息精確。

成舍我在南京辦《民生報》時,曾經踼爆汪精衛的親信彭學沛貪污,當時有人勸阻不要刊登,以免惹禍上身,不過,成舍我卻秉持辦報初衷,執意揭露。最後汪精衛拘禁成舍我40天,並且下令《民生報》永遠停刊。

汪精衛派人告訴成舍我,只要寫一封道歉信,就可以把事情搓掉。成舍我不但拒絕,還回嗆說:「惟其不怕頭破血流,才配做新聞記者。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的正義鬥爭,最後勝利必屬於我。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不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留下華人新聞史上的銘言佳話。

兩天不到的時間,超過四千人參與世新校友發起的連署,希望世新董事會能再三思《立報》的存續問題。一位校友在臉書的活動專頁上寫著:

「破報立報是學校的資產,不能只看營收上的數字,而忽略了教育層面上的價值。一間以傳播為原點與特色的學校,在學生的媒體素養培育上,原本就該是給學生多元觀點的可能性與養分,避免學生缺乏自主觀點而只往政治正確的方向思考。請學校三思,許多校友是將母校有破報與立報這樣的媒體引以為榮的,在城市的角落拿到破報的時候,往往提醒了我們,要有自己思考的能力,而非在媒體工作時只往長官的喜好去做報導與著墨, 至少晚生如此。」

成舍我的辦報精神也是世新的重要價值。在威權戒嚴的年代,世新延攬許多不見得容於當道的異議人士擔任教師,包括:傅正、曾祥鐸、黃煌雄、王曉波、陳鼓應、李筱峰、陳少廷、張俊宏,他們在政治光譜上或統或獨、或左或右,卻都遭到主流政體的排斥與壓迫,但在成舍我的力挺下,齊聚在木柵翠谷作育英才,成為滋養世新學生,及至於未來新聞人思辯與異議的重要土壤及養份。而這樣的異議與公共精神也在之後創立的《立報》、《破報》、《四方報》中繼續實踐。

在世新校友發起的「堅持異議、邁向公共—請世新董事會三思立報與破報的存續」的聯合聲明中坦承,由於國家教育資源長期的不當配置,讓先天已經不平等的公私立大學,處於高度不對等的競爭關係。加上台灣高等教育近年受到少子化與教育商品化的衝擊,更使私人興學日益困難。但他們也呼籲,世新大學必須在台灣《立報》與《破報》所累積多年之社會聲望、公信力、對於新聞傳播教育的必要性上,重新思考台灣《立報》與《破報》的存廢。

理想的狀況是,世新大學可以考慮一肩扛起《立報》與《破報》的生存,繼續世新與社會的公共資產,為社會及世新師生留下典範。但或者也可以考量英國《衛報》的模式,以社會企業的經營方式延續兩刊的獨立性與公共化。

英國《衛報》在C.P.Scott及Edward Scott兩位老闆相繼過逝後,接任的John Scott為了避免龐大的遺產稅及維繫新聞獨立性與商業經營,將公司所有的股權轉移到「史考特信託基金會」,並放棄他和員工的紅利。「史考特信託基金會」信託管理人大致有三種類型,包括史考特家族、員工和外部成員,而員工佔了大多數。基金會並不干預 《衛報》運作,維持編採獨立自主,在報業一片哀嚎聲中,《衛報》仍有一定程度的獲利,更重要的是,在英國逐漸右傾的媒體環境中, 《衛報》仍然維持社會的異議之聲。

事實上,類似的觀點世新及《立報》的創辦人成舍我早巳闡明。他在1944 年發表的「報紙必如何始真能代表民意」文章就指出:

「每一報館,略如私立學校之董事會,由國家立法,組織一編輯委員會,除投資主辦報館者得自由延聘委員三分之一外,餘由學術機關,法定民眾團體,讀者代表選派三分之二。凡主筆編輯之任免,言論方針之制定,皆由此委員會決定,資方無權干涉。」

成舍我在這篇文章中明確表明對報業發展的建言,並且指出如何維持編採自主與報業的獨立性與公共性的積極作法,不僅是華人新聞史上的重要觀點與文獻,也為大型資本籠罩的傳媒生態中開創另類之路。

當然,在現實上,未必需要由國家規範商業媒體如何經營,但也許世新校方可以回到成舍我先生異議且豐富的人生中尋求解決之道。在這樣的精神下,世新每年提撥經費,設立公共基金,作為《立報》與《破報》的部分財源,並開放社會捐贈、公眾集資,委由專業團體及員工經營,建立公開透明的問責機制,讓《立報》與《破報》成為社會的公共資產,持續在資本主義媒體霸權中,作為必須存在的異議之聲。

(本中照片授權自「世新大學勞動權益行動小組」)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