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過去一個月,英國社會對Olive Cooke疑遭疲勞轟炸的死亡案爭辯不休。Olive Cooke是誰呢?一位銷售76年罌粟花的92歲奶奶。罌粟花象徵血、紀念戰爭,Cooke在前夫死於沙場後,便持續為勸募機構銷售紙花。不僅如此,她長期捐款給數十家慈善機構、拿老年津貼回饋社會,卻在今年二戰停戰日前2天被發現跳橋自殺。

有親友指稱,Cooke長期受勸募機構的電話、信件所苦。不知是不是聯絡方式遭到外流,她每月收到近200封郵件、每日因爆量來電而輾轉難眠,最後由於焦慮,再也無法接聽電話。社會大眾撻伐勸募機構的慘無人道,樂施會更首先表示與特定勸募公司斷絕合作。

即使親屬跳出來、說明Cooke年邁的身體本已有疾患,國家仍然介入調查。英國首相卡麥隆也要求監管單位給個說法,更思索未來防範之道。

此案目前仍在調查中。不論Cooke奶奶是否因疲勞轟炸而被逼上絕路,整起事件能在英國掀起一個月仍未止的巨大波瀾、肇因追究,十分令人感慨:我們的社會也有無數相似案例,卻總遭忽視。即使看似最直接的「過勞死」──卒於辦公室,或心因性休克、腦幹出血、肢體癱瘓等病因,仍一概不許與過度勞動產生聯想。

我剛返台,終於能閱讀今年上旬出版的《過勞之島──台灣職場過勞實錄與對策》,當中寫實刻畫著這塊島嶼上因勞動而亡的故事,歷歷在目,令人震驚且動容。然而最可怕的是,走一趟台灣書店,暢銷榜上永遠熱賣著養生、樂活、健康、休閒書籍,反之《過勞之島》如此貼近問題癥結的一本著作,卻雷聲大雨點小。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說:「成名過早卻賣得不好。」

是否,我們早已對自己的處境習慣,或以為那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這是台灣,是過往自傲著勤奮、耐勞、牛一般踏實可靠的美好台灣。是工時高居全球第3高、每10天就有一人過勞死去的台灣(這只是官方數字)。

長期旅居在外的人,大概幾乎每年都被這樣的情景感觸著吧:特休假動輒一個月的歐洲人,嘖嘖稱奇亞洲人居然辭職、或留職停薪才能出國旅行一個月;殊不知,台灣內部許多人,甚至連寥寥可數的7天特休都不敢放完。歐洲人深夜買不到商品,半慶幸、半譏笑地說:「還有『奴隸國(slave country)』那間店啊!」走向越南、印度、中東人經營的24小時便利超商,反正亞洲就是廉價勞力的代名詞。在台灣,許多企業仍行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就算行下班打卡制的企業,員工仍不好意思準時下班,東張西望。

但讀這本書後,我覺實情更遠超想像:更加明白台灣過勞死(Karoshi)之頻繁、舉證之困難、及暴斃前許多默默甘願的承受。才知道如此具有東方特色的產物,隨時都將發生在你我身邊,或你我的愛人身上,卻難以受到正視。

最可怕是我們已習慣不去談論、探究這些異狀,只把頭撇向手機遊戲,或在辦公桌放上一個又一個洋溢小確幸的夢幻逸品。過勞死是特屬於我們的悲歌,但何以抵禦特殊病態的環境?除從早已孱弱且難以保護勞工的法規下手,這一切更需勞動者極高的自覺與抵抗──明白大環境已病入膏肓,明白人們永遠不該對台灣這樣的處境習慣。

● 血淋淋的案例

乾脆對著車頭燈撞個四肢碎裂,換場病假吧。

如果你曾聽同事說過這樣的話,你不會是第一個。

台灣企業為追求極大利潤,壓低人事成本,常寧願一員身兼多工也不願補上缺額,導致員工工時超長,是過勞死的最大原因。其餘如畸零工時、通訊加班等漏洞,都是工時黑數偷渡之法,勞基法84-1條甚至寬容工時無保族的存在。

在《過勞之島》中,許多例子都甚為年輕,他們認真、負責,甚至工作不是為了悠哉生活,而是為了扛起家計、只盼能「生存」。

一位科技業工程師放棄攻讀博士,選擇賺錢養家,不讓麵包店歇業的爸爸擔心。整月超時工作近百小時、將責任制工作帶回家的他,被父母發現猝死房間電腦前,心碎得喚也喚不醒。

一位保全與貧困的母親相依為命,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且少有休假,工作9年月薪還不到3萬,只能窮忙著勉強支撐家中生計。猝死時,他還穿著保全制服。由於工作忙碌缺乏親友,告別式陽春而冷清。

一位住院醫師進行手術時,突然心肌梗塞昏倒,急救後因腦缺氧過久,導致記憶功能缺損,只記得同事,卻不記得老婆、孩子。剛說的事轉眼就忘,丟了工作。

一位護理人員手臂打著點滴,卻仍苦撐上班,突然趴倒在醫療工作站,三周後過世。

一名公車司機駕駛途中,突然心肌梗塞發作,強忍著疼痛將車輛停靠路邊、協助乘客安全下車。將車開回總站途中,他用盡餘力,陷入昏迷,送醫後宣告不治。

還有太多例子,不勝枚舉。且光只這些浮上檯面的例子,就為了是不是職業引起急性循環系統疾病(過勞)而爭辯不休,還有更多悄悄消失的案例呢?過勞死的纏訟多約2到4年不等,書中有些案例甚至長達7年,往往使家庭處境雪上加霜。

譬如29歲的保全阿瑋,其實在逝世前,已利用僅有的休假時間,奔波於各主管機關檢舉雇主違法加班、無特休假等,試圖尋求救濟2年,但始終苦等不到政府對公司的裁罰,反而遭雇主秋後算帳、惡言相向,工作環境始終不層改善。終究,自己先在值勤崗位倒下了。

● 不要容忍、不要習慣

過勞死除了舉證及認定困難、死因常被歸責於「個人病況」外,促成的心理疾病或微小生理病因也極少獲得重視,然而,這些往往才是預防的前兆。譬如胃食道逆流、腫瘤、經期失調、睡眠困難、憂鬱、暴躁、容易緊張等。

2010年起,台灣過勞認定標準下修,但舉證仍然困難。甚至有多次疑似過勞死案例,勞保局交付醫師鑑定是否為職業傷病的資料東缺西露。《過勞之島》中也提及歐美各國面對過勞前兆的因應措施,不贅述,讀者可細細比較。

或許有人會問:過勞者為何不請假或辭職就好?然而,在不希望麻煩同事的體貼下,或主管呼籲共體時艱的叮嚀下,員工大多不敢請假,以免拖累他人。縱使有代理人制度,還是沒人想成拖油瓶,乾脆自我剝削,深陷被工作制約的邊緣。

即使這句話已成陳腔濫調:拼命工作,不就是為了有美好的生活嗎?然而能真正重視生活的人有多少呢?當歐美已將三八工時(8小時工作、8小時休息、8小時自由)視為常態,亞洲仍有不少壓抑文化下的隱形壓力──譬如台灣常聞許多員工不敢當第一個下班離去的人,準時下班感到的不是榮耀、卻是羞恥──促成集體沉默。

說這是個荒謬的時代,真一點也不危言聳聽。這時代令人無心陪伴家人、培養興趣、養兒育女,過勞絕對是一大罪魁禍首。縱使公司惡性加班證據確鑿,員工亦不敢與上司或公司直接抗衡,不知該另外求助誰,或知道了、卻畏懼拋頭露面、怕受人譏諷。早已喘不過氣的員工得趁短暫休假時間奔波申訴,還要承受龐大心理壓力,情何以堪。因而許多人乾脆放棄爭取權益。

真正的過勞死案例,絕對遠比官方數字大得多。

林林總總,向過勞死傾斜的病態環境,恐非一個人所能抵禦,絕對需要集體抗衡,譬如書中所提降低法定工時、加強勞動檢查、廢除勞基法84-1條等。然而,我們也曉得,台灣的工會基於法律重重限制,勢單力薄,即使要發起罷工,力量難以集結、也難以真正制衡。

避免更多過勞死案例,還有太長一段路要走,或許現階段能做的,就是先喚起每個人「不把自己當機器」的自我意識吧。怎麼做呢?或許,在注重(有時盲目注重)集體平衡更勝於個體自由的台灣,當每一人都意識到:過勞的危險不只影響自己、也影響他人,能變成更有說服力吧。

最明顯的例子,是醫師、護理師過勞,將連帶影響病患所接收的醫療品質。而無論各行各業,過勞者逝世後,代表的常也不只是一個靈魂的消失,而是整個家族的崩潰、心力交瘁、蒙上陰影,甚至使親友一輩子傷神、貧困。

別讓自己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也別讓自己的死亡,成為壓垮身邊愛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請一定要翻翻《過勞之島》。

我讀那名29歲猝死在電腦前的工程師,他沒時間社交,生活的樂趣就是蒐集便利商店的點數換公仔,房間擺滿了那些可愛的公仔,就像隨時陪伴他的朋友。那多像我們都見過的──療癒娃娃、小盆栽、小蛋糕……陪伴每一個加班的深夜。

卓別林《摩登時代》80年後,這個世界的荒謬摩登幾乎別無二致,又生出一個過勞死,那麼摩登的死病、愈來愈年輕化的死病。縹緲的解決之道卻如同片尾那首《微笑(Smile)》,笑吧,笑吧。看著許多台灣年輕人寧可承擔被譏為廉價勞工的恥笑、也要出國工作,用相機拍下一張張笑顏掩飾辛酸,就想起這塊島嶼亦有我們傳唱不已的《愛拚才會贏》。拚吧,拚吧,是不是奮力一搏就足以乘風波浪?縱使那苦鹹海水噴入口裡格外心酸。

【延伸閱讀】高有智:過勞之島的累痕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