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張煒瑋

年近85歲的屠呦呦獲頒諾貝爾醫學獎的消息傳出,中國大陸各界非常興奮。畢竟,這終於打破了中國長期在諾貝爾獎科學類獎項掛零的紀錄,也是第一次有中國人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更是第一次有中國女性獲得諾貝爾獎。

屠呦呦能夠獲得諾貝爾獎,是因為她四十年前參與研發抗瘧疾藥、以低溫技術成功地萃取了被稱作「東方神藥」的青蒿素,而且比西方國家研發的抗瘧藥物更具療效;而用青蒿素研製而成的抗瘧新藥,過去數十年來已挽救了世界最貧困地區無數人的生命;特別是21世紀以來,瘧疾死亡人數因青蒿素而減少了一半,雖然全世界因為瘧疾死亡人數每年仍然達到45萬,而且九成集中在非洲大陸。在獲得諾貝爾獎之前,屠呦呦也因為這項成就獲頒多項大獎,包括拉斯克-狄貝基臨床醫學研究獎、葛蘭素‧史克生命科學傑出成就獎、中國中醫科學院傑出貢獻獎,以及哈佛大學醫學院頒發的華倫•阿爾波特獎。對屠呦呦個人而言,這是遲來的肯定;對中國而言,同樣意義非凡。

屠呦呦一人得獎,舉國歡騰,而且各取所需,各自解讀。

例如,「民國粉」就藉機讚美民國時代,說這證明瞭民國教育的成功,若屠呦呦是在文革時期接受中小學教育,那她絕對不可能得獎;「毛粉」則說屠呦呦得獎一事證明毛澤東的偉大正確,因為屠呦呦當年參與的「523專案」,乃出自毛澤東在文革和越戰期間的指示,而且這項專案歷時13年、參與單位達60多個,前後共有兩、三千人參與的大計劃,也證明「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國模式有其難以抹滅的優越性。

傳統中醫藥的支持者則跳出來大談傳統中醫藥的優越性,畢竟屠呦呦是從東晉葛洪的《肘後備急方》一書中受到了啟發。該書記載了「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的內容,屠呦呦由此得到啟發而降低了萃取溫度,改用比乙醇沸點更低的乙醚,成功萃取了青蒿素,從而對鼠瘧和猴瘧的抑制率達到100%。不過,因為從傳統中醫藥得到啟發就說是傳統中醫藥的勝利,其實還是一廂情願的說法,已經被諾獎委員會評審漢斯(Hans Forssberg)否認:「我們不是把本屆諾獎頒給了傳統醫學。我們是把獎項頒給被傳統醫學啟發而創造出新藥的研究者……。因此,你可以說受到了傳統醫學『啟發』,但這個獎項並不是給傳統醫學的。」更何況,用植物作為藥方在150年前是普遍的現象,就連阿司匹靈也是從柳樹皮裡萃取的水楊酸而研發出來的。難道說,阿司匹林也是傳統中醫藥的勝利嗎?

而她的「三無教授」的身份,一無出國留學經歷,二無博士學位,三無中國科學院院士身份,特別是她多次被提名、卻未被選上院士,令許多人感到不平。

餘如土博士、或是無博士學位的支持者,或是對中國科學院院士遴選制度和部分院士學閥特權作風有所不滿的人,也紛紛利用這個機會大談不留學的正確性,或是博士學位無用論,以及院士遴選制度的不公……等等。

屠呦呦將獲得今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獎金800萬瑞典克朗的一半,大約相當於新台幣1600萬元。當媒體記者詢問她將如何使用這筆獎金時,屠呦呦不無幽默也很坦率地回答:「這點獎金還不夠買北京的半個客廳吧!太少了啊!」同一期間被媒體瘋狂炒作、耗費新台幣10億元的「黃教主」(黃曉明)和Angelababy的奢華婚禮,被拿來與屠呦呦的相對清貧PK,並猛批中國人的價值觀出了問題。但這種把橘子和蘋果相提並論的說法,似乎也只是借題發揮的文字遊戲而已。

以上從屠呦呦得獎引出的各種爭論,並不是很有意義。真正有意義的討論應該看到:屠呦呦獲獎,不只是中國的成就,也不只是中國女性的成就,而是女性的成就,證明女性在任何領域的表現並不輸男性。直到有一天,當各種源於制度和文化的不平等限制消除了,中國女性可以達到的卓越成就,將不會只有一個屠呦呦。而涉及制度和文化層次的反思,至少有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大國崛起」雖然是事實,但中國對當代人類福祉的貢獻仍顯得太不成比例。在屠呦呦得諾獎的這個時刻,「錢學森之問」(「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也還未消解它的意義。2005年,時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總理看望錢學森,錢學森感慨說:「這麼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夠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錢學森當然不是「國粉」,而是點出了當代中國高等教育和學術界的實際問題:為什麼中國培養不出對人類文明能夠做出更大貢獻的傑出人才?要回答這個問題,也還是無法迴避中國缺乏學術和思想自由的根本體制問題。

第二,雖然中國大專院校的女教師比例已經近半(48%),比二十年前增加了18%,但女性教師和研究人員的揮灑空間還是受到制度限制。除非取得主管職務,絕大多數女教師和研究人員依規定必須在55歲屆齡退休,比男性提早了5至10年。雖然較早退休也有好處,但這一僵硬的制度限制壓縮了擔任主管/幹部階層的女性比例,也限縮了女性原本可以在專業表現上取得更高成就的機會。直到今年初,中國政府才開始調整政策,公佈了《關於機關事業單位縣處級女幹部和具有高級職稱的女性專業技術人員退休年齡問題的通知》,自今年3月起實施新規定:具有高級職稱的女性專業技術人員包括副教授以上的大學女教師和研究人員可以延後在60歲退休,才終於開始取得了與男性同齡退休的平等地位。

最後,還是性別歧視的變形與持續,已成為一種文化的潛意識,這次因屠呦呦獲獎又再次發酵。怎麼說呢?屠呦呦這次獲得諾貝爾獎,來自各方祝賀的信函不斷,其中包括中國總理李克強、全國婦聯、科技部、中科院、中國工程院等政府和科研機構發來的,也有來自於她的母校(寧波)效實中學、寧波中學和北京大學的祝賀信函。這些祝賀信函中,有稱屠呦呦為「教授」、「研究員」的,也有稱其為「尊敬的屠呦呦先生」的。「先生」在民國時期的中國是用在蔡元培、胡適和陳寅恪這些大師身上的尊稱,現在用在屠呦呦身上固然是表示尊敬,但仍顯得時代錯亂或甚至是一種反向的歧視。難道說,只有得到諾貝爾獎的女性才能夠被稱作「先生」,而普通男性不需什麼驚人成就就自動擁有「先生」的稱謂了呢?說到底,為什麼就不能是「尊敬的屠呦呦女士」呢?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