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某台北市長候選人拋出在夜市推行悠遊卡進行電子收費管理制度的議題。這個選戰中一閃即逝的話題,令人想起上個月成大副校長何志欽教授等人的研究,台灣地下經濟規模已達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的28.1%!

當時,Visa國際組織台灣區總經理麻少華在接受《自由時報》採訪時指出,「解決地下經濟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提高電子支付。根據國外經驗,電子支付使用率高的市場,地下經濟比例相對較低。台灣使用電子支付僅占消費支出的25.8%,遠低於亞洲其他國家,例如中國占55.9%、香港達64.5%,南韓及新加坡也均超過五成。」[註1]

學者與業界的數字,都顯示台灣的地下經濟規模龐大。傳統上,這龐大產值並不出現在正規的政府統計數據當中。然而,這個「傳統」正在被打破……。

五月底,英國國家統計局宣布,非法銷售毒品和性交易每年為英國經濟活動帶來100億英鎊產值,將納入國內生產毛額,估計能讓GDP增加4~5%。無獨有偶,義大利統計局也在差不多時間做出類似宣告。而且,比英國有過之而無不及,義大利甚至還計劃將軍火、煙酒走私所帶來的收入納入GDP。

2014年九月起,英國和義大利所發布的GDP中就將首次包含這些活動的收入。英國統計局預計,相比2013年英國GDP 1.7%的增速,2014年的GDP增速將因此達到4-5%。義大利則預計2014年GDP將因此增長2%。雖然在此之前已有其他歐盟國家將此類地下經濟納入GDP統計,但英、義兩國的最新公告,仍是讓這個話題再次進入爭議的前線。

地下經濟納入GDP,是否更能反映經濟真實?這是科學統計的新趨勢,還是債台高築的歐洲國家為滿足每年的財政赤字不得超過當年GDP的3%的歐盟要求,而出此下策?究竟哪些因素會影響這一「神秘的」地下經濟規模呢?

地下經濟還可細分為包含「非法經濟」和「隱藏經濟」,前者指法律所不允許的經濟行為,如走私、盜採砂石、販毒、賭博和色情業,又稱「黑色經濟」;後者指未經工商登記、所得申報或統計調查未能包含之經濟行為,如地下工廠、逃漏稅,又稱「灰色經濟」。

兩年前,三位分別來自義大利、英國和美國的學者發表題為《逃稅、地下經濟和金融的發展》(Tax evasion, the underground economy and financial development)的論文[註2],深入研究影響地下經濟規模的因素。他們的模型發現,金融發展程度越低,偷稅漏稅的發生率就越高,地下經濟的規模就越大。有研究表明,1988年至2000年間,世界經合組織國家(OECD)的地下經濟規模平均占GDP的14%-16%,而在發展中國家裡則平均占到35%-44%。[註3]

過往的學者認為,金融發展程度低會導致地下經濟活動增多,主要原因有稅制不健全、企業認為融資有困難等等,而Blackburn等三位學者建立了一個全新的經濟模型來解釋這個問題。他們利用逃漏稅和金融仲介機構關係的模型,來解釋灰色經濟和信貸市場發展之間的關係。模型假設企業或個人因投資需要而向金融仲介機構提出融資申請,借款方可以選擇公布一部分自己的資產,也可以隱藏一部分自己的資產。隱藏資產會產生一定的成本——公佈的資產越少,可用於抵押的資產越少,需償還的借貸利率越高。而這種效果在欠發達資產市場中更加明顯,因為在欠發達資產市場中,向金融仲介借貸的成本更高。隱藏資產也會產生一定的收益——被隱藏的資產可以逃避繳稅。實際上,由於偷稅漏稅產生的地下經濟規模相當可觀。以美國國稅局2006年統計顯示,該年因企業不遵守公司所得稅而造成的稅收流失約有300億,相當於17%的企業沒有遵守公司所得稅。而同樣的資料在其他發展中國家可能更為驚人。

由此可見,地下經濟實際上隱藏了大量的經濟活動,對國家造成了大量的稅收損失,也從某種程度上扭曲了GDP所反映的經濟發展狀況。究竟是否應該將「黑色經濟」納入GDP的統計雖然仍有待商討,但是國家政府可以通過健全金融服務市場、鼓勵網路金融創新、提高稅收合理性與執行力等方式來減少「灰色經濟」,從而使GDP的統計更加反映真實,減少經濟與人力資源配置的扭曲與浪費。

此外,對地下經濟課題的研究,關心的重點也許不應只聚焦在稅收或GDP計算等金錢面向的問題。對我們這個移民社會而言,台灣經濟的特質、活力、性格、結構等多元面向,是不是也與大規模未列入統計的經濟活動有關?毫無疑問,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課題。

【備註】 

[註1]:台灣地下經濟占GDP達28%,自由時報,2014年7月1日,記者李靚慧/台北報導。

[註2]:Keith Blackburn, Niloy Bose, Salvatore Capasso, 2012,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83: 243–253.

[註3]:Schneider, F., Enste, D.H., 2002. The Shadow Economy: Theoretical Approaches, Empirical Studie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photo credit:Moyan Brenn (CC BY-ND 2.0)

瀏覽次數:8122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