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Yohana

有一次搭計程車,我才說要到某某大樓,司機馬上回我,他知道,是XX路399號!哇,這麼厲害?難不成這位司機記得了全台北市每棟大樓的門號?他嘿嘿笑兩聲之後回答:

「399吃到飽,好記!」

當然,現在沒有399這個價碼,不少飯店老早一路衝向2000元大關。不過,吃到飽,仍然是台灣餐飲業的傳奇。食物堆得像山一樣高,馬不停蹄的及時補滿,看起來豐盛富足,看穿了,就會知道它是社會貧窮之後的異形。

吃到飽,提供了富足的假象

每年我們公司有兩次聚餐,我已多年不參加,為什麼?因為公司裡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同事,每次票選出來的餐廳,無一例外,都是吃到飽,海鮮吃到飽、燒烤吃到飽……,我堅持拒絕吃到飽,理由有兩個,第一我認為聚餐為的是聚會聊天,每個人走來走去拿吃的,怎麼聊天?第二我根本吃不了那麼多,更何況我也不想吃那麼多,因為吃到飽餐廳的食材都是次等,並不好吃。

年輕同事感到奇怪,忍不住來問我,怎麼捨得不吃?這可是難得的大餐!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年兩次望眼欲穿的小確幸!聽到這裡,我心裡飄過一絲悲涼,這一代年輕人低薪,扣除房租與吃飯交通,手頭沒多的錢,能夠到餐廳,放眼望去,各式各樣的食物,什麼都吃得到,愛吃多少就吃多少,是一種富足,也是一種暢快!

聚餐之後,隔壁部門的主管見到我,笑著跟我說,你沒來太可惜了,應該看看你部門的同事是多麼狼吞虎嚥。我沒說什麼,看了看他的同事,都是當地人,住家裡、吃家裡,而我的同事以外地來的居多,這樣的結果,我一點也不意外。

吃,是一種滿足,是口欲的滿足,也是心靈的滿足。對有錢人來說,吃是文化,吃的是精緻。對窮人來說,吃是忘懷,忘記生活的苦、人生的難;也是安慰,安慰疲憊的心、困頓的身,吃的是飽足。

珍珠奶茶,負擔得起的平價奢侈

中國大陸經濟還未全面起飛時,我讀他們的文學作品,談到文革時期,成篇累牘都在談一個主題:肚子有多餓!後來到大陸,看到他們吃飯,人人捧個大碗公,連女生都是,感到很驚奇,心想怎麼吃得下?可是很快的,每個碗都吃到見底,一顆米也不剩。那時候我就懂了:

當一個人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只能剩下吃。掏空了,填滿它,在空與滿之間,緊緊抓住瞬間稍縱即逝的滿足感。

有一位女同事,也是從外地來,畢業十年,非常節省,能搭公車,絕不搭捷運。她從未搬過家,一直租在大學時期頂樓加蓋的雅房。可是她每天買三杯飲料,一百五十元,每月喝掉八分之一薪水。這種飲料就算無糖,也不是好東西,增加身體負擔。

不論從金錢或健康來看,我都看不懂這個算盤是怎麼打的,不過她回答我的那一刻,我滿恨自己的,早知道就不問。她說:

「這是我生活中,僅剩的幸福,否則我不知道生活有什麼樂趣、工作有什麼意義。」

喝飲料,成為日復一日、單調無聊的日子裡,唯一她負擔得起的平價奢侈,讓她有感地活下去。

吃,可以解決各種人生問題?

現在年輕人都知道,貧窮只會繼續下去,難以翻身,所以不婚不生,拒絕貧窮世襲。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希望過得貧窮而充實。有一位男同事燒得一手好菜,一到假日就辦趴,死黨有人負責採買,有人負責切洗,窩在他的租處大快朵頤,吃得實在也便宜,再加幾手啤酒,天南地北,輕鬆愜意,覺得才像在過日子!

很多大人們看不懂這一代追求小確幸,每天盡是吃吃喝喝,其實真相是,貪吃的背後,是悲傷的貧窮。

《過度飲食心理學》這本書,​由美國華盛頓塔科瑪大學臨床心理學教授​基瑪‧卡吉兒(Kima Cargill)​所撰寫,​同時具有營養學與心理學的雙重背景,跨領域提出創見「過度飲食心理學」,從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開始,一路談到精神醫學、心理學,剖析現代人過度飲食背後的社會結構與個人心理之間的糾結,原因錯綜複雜,論述完整,值得一讀。

當工作壓力大,就買一杯珍珠奶茶來喝;當心裡抑鬱苦悶,就買一瓶酒來喝;當覺得外形不佳,想要減重,就買果汁來做輕斷食;當睡不著,就吞個助眠劑…也許是時候,我們該靜下來,思考這個問題:

「為什麼我們的人生,都用『吃』來解決問題?」

難道除了吃吃喝喝之外,我們的心靈無法滿足、生命找不到意義?也許在《過度飲食心理學》這本書,可以嘗試解開一些困惑。它解釋了目前台灣追求美食的狂熱現象,說明大家透過吃喝來滿足、麻痺對生活的苦悶抑鬱,達到一種暫時的小確幸,背後複雜深沈的原因。

瀏覽次數:924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