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壓抑著興奮之情走進這所久仰大名的動物中途之家。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大型噴水池,池裡的蓮花優雅地沐浴在水氣中。走進行政區,辦公室裡的鮮紅色服務櫃檯有多達4個受理窗口,可見來訪的人數不少。

我走上前,請教這裡的收容動物數量與營運制度。一位工作人員見狀十分親切地回應我,不過從她身後經過的工作人員則有點嚴厲地表示,陳列在架上的導覽手冊上已有資料,訪客可以直接拿來閱讀(問題是,我根本看不懂上面密密麻麻的德文啊……)。我困惑地接過了導覽手冊。或許工作人員希望將時間心力用在照顧動物上吧。

讓被收容的動物都獲得尊重

這間歐洲最大動物中途之家的腹地約有30座足球場大,每一區的空間都很寬敞。四處還設有避免訪客迷路的路標,我像走進主題樂園般興奮不已。呈圓柱型狗舍的正中央有一處空間,訪客一走進這裡,就彷彿被每一間獨立狗兒房包圍起來,可以360度觀賞狗兒的可愛姿態;外頭環繞狗舍的水池,則有阻絕狗叫聲的隔音效果。

我們接著去了貓舍,這裡的貓可以自由出入庭園。在寬敞的戶外區,設有很多木造的遊戲設施,年輕的貓四處奔跑,老貓則躺在蔭涼處躲日曬。室內以玻璃隔開,裝潢設計得十分時尚,3、4隻貓在約6疊榻榻米(約3坪)的空間滾來滾去。這裡似乎經常打掃,非常乾淨。貓跳台上掛了幾條色彩鮮豔的毛巾,想休憩的貓可在底下呼呼大睡。

兔子和倉鼠區也是採取讓自然光從天花板灑落的明亮空間設計;接著是令人驚異的爬蟲類區,可以看見烏龜、蛇、變色龍等各種爬蟲類在大房間裡緩緩移動。包括重現熱帶環境的小河、綠油油的小森林,連照明設備也十分氣派;我在其他國家的動物中途之家,從來沒有看過像這樣收容爬蟲類的專區。

我們再次走到戶外,位於園區最裡側的是家畜區,養著鱷魚和豬的小屋旁是一座足球場大的草原,兩隻馬獨占了這片青草地。頓時我還以為自己身在動物園,也再次認識到,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的動物種類竟然那麼多,以及遭人類棄養、虐待,等待救助的動物又是何其多。

家畜區旁有一處綠意環繞的閑靜空間,這裡是在所內死去的動物墳墓。大大小小、刻著動物名字的墓碑前總是擺著新鮮花草。儘管全世界的國家以及過去的日本,都將遭飼主棄養的動物(無論有無戴項圈)一律關進毒氣室撲殺,並將骨灰視為垃圾處理。但在這裡,每一個生命都受到尊重。

參訪途中,我發現工作人員的態度都顯得很冷淡。雖然在櫃台時已經有感覺,但是連正牽著狗進行訓練的工作人員,也感受不到他們歡迎訪客的熱情。其他動物中途之家的工作人員都會笑著對即將離去的訪客說:「謝謝你們來參觀!」這裡卻不同。

對於私人動物中途之家來說,要是沒有善心捐款根本撐不下去,要是沒有願意領養的人,收容的動物只怕會越來越多。我認為工作人員的冷淡,並非只是出於德國人一貫的認真嚴謹,畢竟對於中途之家本身和來訪的認養人來說,最重要的並非笑容可掬的親切態度,而是這裡能夠「一直營運下去」。

野鴿子與馬戲團大象

人類保護無家可歸的動物是理所當然的事;捐款支持這樣的機構是理所當然的事;來到動物中途之家,領養動物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想和動物為伴,來這裡與牠們邂逅是再自然不過的選擇。一旦社會出了問題,構成社會的成員——每個公民必須同心協力,一起想辦法解決,這也是德國社會的一大特徵。

一位駐外人員的妻子聊起德國生活經驗談,光是買花栽種、居家布置就花了不少錢,還曾被鄰居好奇詢問:「為什麼不讓妳先生一起做家事呢?」在德國,「家事」不只是為了保持居家環境整潔,更象徵著每個人是社會的一分子,對社會共同負起責任。我感受到,這股共識──希望讓社會變得更好的強烈意念,也落實在動物保護的面向。

離開柏林的動物中途之家後,我隨即造訪亞琛市立動物中途之家。一抵達這座歷史悠久的小鎮,便受到德國綠黨政治家克娜烏芙女士的熱情迎接。我請教她亞琛市正在推動的動物保護政策。其中之一,就是禁止毒殺鴿子的法案。

由於鴿糞造成部分居民的困擾,所以發生了有人企圖放餌毒殺鴿子的案例。在克娜烏芙女士的奔走下,終於確立了讓民眾與鴿子和平相處的方法,那就是建鴿舍。將鴿舍設置在公家機關的屋頂,以替換真假鴿蛋的方式控制鴿子的繁殖數量,藉以取代毒殺的非人道做法。這麼一來,居民就能與鴿子和平共存,也能改善生活品質。雖然鴿子對塑膠製的假蛋多少會產生排斥感,但至少能拯救牠們免於被毒殺。

另一項對策是,嚴禁市內的馬戲團利用野生動物進行表演。有些馬戲團會訓練本來就不適合馴養的野生動物表演危險才藝,並將牠們關在狹小的籠子裡四處移動巡演。美國曾經發生馬戲團為了訓練大象坐在小檯子上,以前端附銳利金屬的棍棒毆打事件,殘忍的訓練過程影片曝光後,才引起社會大眾關注。

人類本來就不該對動物施以精神壓力,造成牠們健康上的危害。歐美國家立法嚴禁馬戲團利用所有動物及野生動物表演的聲浪,已然急速升高。將這樣的法令引進亞琛市的克娜烏芙女士,她的努力不僅廣受肯定,還連續兩年榮獲動保團體頒發「動保獎」。

如果不絕育,2隻貓可以在4年內變成2萬隻!

參訪當天適逢週末,不少爸媽帶著孩子排隊等候入園,十分熱鬧,就連預約觀摩的我們也必須等待入場。看著滿滿的人潮真是令人開心。等候入園時,克娜烏芙女士的話匣子依舊不停。她表示德國目前只剩下一家寵物店在販售狗貓,並持續受到動保團體的強烈抨擊。儘管店家沒有違法,但很顯然地德國市民無法容忍販賣動物的行為。

這裡收容了約40∼50隻狗、150隻貓,還有20隻兔子,是一所施行「NO KILL」的動物中途之家。我詢問工作人員,真的有可能實現「NO KILL」、也就是所謂的零撲殺嗎?

「德國的動物數量不多呢!」年輕的工作人員史黛菲這麼說。儘管很多人飼養寵物,但因德國沒有大量繁殖寵物的管道,也幾乎沒有未結紮的流浪動物,所以流浪動物的數量能自然減少。可收容約50隻狗的狗舍,大半都是空的。我佩服地想著:「收容在這裡的動物還真少啊!」

來到收容了15隻貓的貓舍,一張大大的海報隨即映入眼簾,上頭寫著:一旦有2隻沒有接受絕育結紮手術的流浪貓,4年內就會增加2萬隻以上的貓!為了讓民眾理解絕育結紮的重要性,這裡也認真向民眾宣導貓的驚人繁殖力。

許多動保團體大疾呼對流浪動物徹底施行結紮的重要性,但不少日本人對此仍表達反感或質疑。我當初對於這種剝奪動物本能的方式也抱著疑慮,直到深入了解流浪動物的撲殺問題後,儘管我還是無法大聲地說:「我贊成結紮!」但至少已經不再如此反感。人類必須認真面對動物的驚人繁殖力。從數千年前就和人類一起生活的貓,不同於許多靠一己之力就能在城市存活的野生動物,牠們一旦成為流浪動物,就會飽受飢餓、病痛之苦。我就讀京都大學時,曾發現一隻因眼睛感染導致眼球渾濁、瘦骨如柴的流浪貓,於是我把牠帶去看醫生,並定時餵食牠;但我也很清楚,當流浪動物越來越多(想想看2萬隻流浪貓!),可就不是少數人的力量所能負擔的了。

況且要是流浪動物的數量一增多,吠叫與發情聲、翻找垃圾及排泄物等問題……勢必會引起居民的抱怨,甚至向相關單位投訴。而且事實上,就算是官方也很難管理數量如此龐大的流浪動物;如此一來,聚集在收容所的動物們遲早會面臨撲殺的命運。為了阻止這樣的惡性循環,絕育結紮這種「控制數量」的方法是絕對必要的。

平成24年度(2012年),日本全國撲殺的流浪貓數量中,有60%是幼貓。由此可見,光靠收容與領養,遠遠追不上牠們的繁殖速度。換句話說,若能徹底絕育結紮,應能將撲殺量一口氣降到4成以下。如果不能像德國做得如此徹底,絕對無法有效減少流浪動物的數量,也不可能落實零撲殺。撲殺與絕育結紮,只能二選一,人類要選擇哪一種?

     

好書推薦:


書名:世界的浪浪在找家:流浪動物考察與關懷手記
作者:本庄萌
譯者:楊明綺、葉韋利
出版:木馬文化
出版時間:2018/07

瀏覽次數:234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