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岸的藝術創作,與海天合而為一。 圖片來源:本文圖皆由作者提供。

當我們太熟悉於身邊的事物、地景時,常常也讓我們天生的五感漸漸遲鈍、甚而退化不覺。這些年來旅行於國內外山水、城鄉間的經驗告訴我,似乎我們必須每隔一段時間讓自己的心靈「Reset」、轉換頻道,以「客人」、「外來者」的角度,去閱讀自己生活周邊的人事物與山川風土。心境與視角的轉換,可以讓我們對一切人事物景頓然敏銳起來,而這正是「旅行」好奇心所引發出的另類欣賞。

國外的山川美景確會提振旅人的心緒。無論是雪鄉或千年古鎮的砌石步徑,都訴說著各地區的人文歷史。

不是只有被旅遊指南列出的,才叫做「美景」

在東方文化中,經常會選出「八景」、「十景」、「十二景」之類所謂的「公共風景名勝」。一方面為詩人所讚嘆,另一方面也形成地方風貌行銷或提升自明性的方法。日本在這方面更有高明手法,經常會出版「百景」、「百水」、「百川」、「百湯」……等全國前100名的各種景觀,也成為旅遊時的關鍵指南。

當然就全球而言,還有所謂「世界七大奇景」的選拔,並結合「世界遺產」、「國家公園」等國家級的地質、地形、地貌、地景,乃至古文明遺跡。而其宗旨,也是讓世人對大自然所創造、人類文明發展所留下的景觀,得以珍惜、賞玩。

不過,這些冠以「最知名」或「最美」排名的景點,一方面會造成群眾盲目的朝聖心態,另一方面也加速了這些景點的壓力;而所謂的美景,更可能隨著地理形貌變化、時代與社會美學價值認知變化而有所不同。

例如清代《台灣府志》中有「台灣八景」,其中「雞籠積雪」近300年來幾乎未曾再現,但在大雞籠嶼(今基隆市和平島)卻因氣候變遷,於2016年春天再現雪景。相對地,和平島之美反而是觀賞旭日東昇、欣賞獨特「千疊敷岩」的各種海蝕平台、蕈狀岩、豆腐岩……等,成為今日觀光的吸睛點。

基隆深澳海岸線與和平島、野柳一帶有相同地質景觀,每個轉彎處處是景,不必擔心其名聲不如野柳。

又如日治時代的「台灣八景十二勝」中,有一景是「淡水夕照」。就自然景觀而言,河口夕陽輝映於觀音山、大屯山脈間,確實美麗。只是,若攤開台灣的地圖,得以觀賞到絕佳夕照的地方可能超過數百處。因為從不同地理區位、不同季節、不同海拔高度,只要方位對,其實都有機會欣賞到美麗的夕照。即使在建國高架橋上,都有可能看到動人的夕陽,似乎不必非到淡水朝聖不可。

若用心欣賞,全台各地均可找到優美夕照,有時也不輸淡水夕照。

看見自己不曾注意的「在地」

由此看來,民眾對於自我家鄉、國土山川景物的認識與關心,必須另有一套引導過程。

正如過去台灣推動「一鄉一特色」(One Town One Product)、以及十多年前《天下雜誌》的319鄉鎮自然與人文資源調查,當我們得更深入到以在地資源為基礎的人地關係探索時,也可以像歐美各國所推動的鄉野旅行、跨區域的長距離步道或滑雪徑,或者日本所推動的結合生態保育與鄉村田野生活地景、復育的「里山」倡議一樣。這些根植於土地、居住者與自然歷史變遷的生活行動,開拓了人們的單一視野,也能以再拓展的視角,發現更多元細緻的生態系與人文棲地多樣性。

茶園景觀是台灣茶區之特色。

「里山」理念的核心精神,正在於用更積極、正面的思考,去回應一般人易於遺忘、疏忽、或已遠離的都會與鄉村生態系空間認知,也因此出現更多品景、賞景、體驗多元文化鄉村生活景觀的需求。重要的不是統計數字排名,而是民眾被激發出的,對小地方、好場所的喜好。生態、生活、生產空間場域,與現代生活價值觀融合,甚而更提昇為「生態認知」體系的多元思考,並與現地住民參與形塑一種共同經驗。

內雙溪支流小景,卻有如畫的意境。

找尋地方的魅力故事

曾在日本書店中購得一本「探索原風景」的書,也找到一本「尋文學家、畫家作品再現地方美景故事」的書。透過繪畫景點、文學創作場景的考證,乃至音樂歌謠創作的空間驗證……,漸漸再發展出一種與歷史鏈結之場景再現故事軸,因為加入了人、事、物、景的「故事性」,讓地方性的深層故事得以重現,也成為人與地相互鏈結的一種藝術。

舉例而言,李澤藩先生繪畫中有關新竹的場景,讓我們看見已消失的潛園、北郭園之「實景」,再和鄭用錫《北郭園全集》的詩詞對照,更能為今人解惑。當然,這也包括如郭雪湖、陳澄波、廖繼春、楊三郎、李梅樹等畫家,對台灣各城鄉空間的關注與精采印證。在都市化過程中,許多歷史場景已經消失,若有具備歷史空間想像力的規劃者,就可以透過現代的空間規劃手法,讓歷史場景在特殊情境下與現代生活空間再鏈結。這也就是文化部現在推動的「歷史場景再現」。

香山一善堂隱匿於山林中,幾乎為世人遺忘,卻仍訴說著清代鄭用錫家族延綿數代的故事。

如果說〈清明上河圖〉精細描繪了中國宋代京城附近的生活場景,那麼,更細膩地探索爬梳昔時台灣畫家之作品,就可探尋更多攝影普及之前的台灣近代生活景象。透過相關詮釋、空間地景重整或影像技術互動,將有機會在科學調查分析下,再讓今人重溫各地具有溫度的人文景觀,比起「八景」、「十景」要貼近生活得多了。

台灣小鎮山城的原風景親切而有溫度。

從審美到地景保育

「捨近求遠」、「近廟欺神」,可能是常人的通病。因為常見,減弱了觀察欣賞的敏銳度與好奇心。我有一次看到基隆正濱漁港的水岸夜景,興奮得幾乎想衝到岸邊,一位在地人對我說:「看到妳的眼睛發亮,好特別、好新奇,但我們每日生活在此,幾乎都失去了這種熱情……」。

基隆正濱漁港的夕照,宛若塞尚的畫。

這應是可理解的慣性思考。也因此,如果在培養個人審美能力的過程中,也讓人們學會運用各種個人潛能,去欣賞、感知、珍惜在地美景,這份土地的情感依附,應該可以再促成在地的「榮耀感」,所謂「Sense of Belonging and Pride」,並激發出保護、捍衛、復育等責任感。或許地方的社區營造也將邁入另一進程,它將不再只是具體的環境改造,而是更深沉的地方場所精神與世代傳承,以及生活價值的再現。

搭花東縱谷慢車也得以欣賞到四季不同的田園風光。

瀏覽次數:5631

延伸閱讀

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曾在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擔任技正八年,並長期擔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熟知國家公園發展,也是國內研究國家公園的著名學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