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秋天,英國曼徹斯特大學一群年輕學子們,由於不滿在課堂所學的經濟學與現實嚴重地脫節,因而組成了一個名為「後金融危機時代經濟學研習社」(The Post-crash Economics Society)的學生社團,希望透過舉辦演講、讀書會等活動,探索經濟學的本質,並省思大學經濟學教育究竟應該包含哪些內容。今年十月底,這個社團的學生們發動連署要求學校改進經濟系的課程內容、不再獨尊自由市場至上的經濟理論,英國衞報(The Guardian)對於此事大幅報導。

無獨有偶,約莫兩個星期後,英國財政部舉行了一場研討會,學者、官員、學生以及企業界人士聚集一堂,討論如何改變大學課堂裡的經濟學教學,並於會中發起一個簡稱為「核心」(The CORE project)的大學經濟學課程改革計畫。學生們不滿的聲音被聽見了。

2008年的金融危機發生至今已有五年,對於課堂裡所教授的經濟學理論存在諸多問題一事,大學教授們並非渾然不覺。遲遲未見重大改變,主要是因為改變的困難重重。

經濟學圈本身的權力分配結構可說是進行變革的最主要障礙。在英國,每個大學能獲得的研究經費與其在全國性的研究成果評鑑中的表現有著密切關係,教師的聘任與升遷自然也深受其左右。儘管金融危機以及全球景氣的持續不振引發大眾對主流經濟學理論的嚴重質疑,但經濟學圈裡的權力架構以及分配資源的遊戲規則並未一夕翻轉。被視為是最重要的國際級經濟學期刊仍舊是以數理或計量模型為主的英文期刊。因此多數的經濟學家仍得服從掌權的數理經濟學家們主導的遊戲規則,這也就不難想見何以改革難以從經濟學界內部產生。

採非主流研究方法及研究非主流議題的英國經濟學教授們雖然被邊緣化,但他們仍存在於英國各大學的角落裡,而且他們努力地在既有的崗位上去改變現狀。例如,在媒體批露了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學生對經濟學教學內容的不滿後,分屬「後凱因斯經濟學學會」(Post Keynesian Economics Study Group)及「非主流經濟學學會」(The Association for Heterodox Economics)兩個不同學會的教師們便陸續在報上刊文聲援學生。任教於劍橋大學的韓裔經濟學者張夏準(Ha Joon Chang)更是在報導未出現以前即已親臨曼徹斯特大學,對這群求知若渴的學子們進行演講、介紹非主流經濟學的知識。

在英國,經濟學教師們豐沛的知識與能量是存在的,只是暫時被現行的制度壓抑下去。一旦檢討的聲音出現,這些能量就會被釋放出來,加速改善現狀。另外,像是經濟史及經濟思想史之類的課程在純粹的經濟學程中雖不普遍,但在牛津、劍橋、倫敦政經學院、華威克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這些頂尖大學內仍有許多專門研究與教授此類課程的教授們散佈在各學系。

這讓英國對經濟理論與經濟問題的認識,長期以來保有多元的聲音。例如,華威克大學政治經濟學榮譽退休教授史紀德斯基(Lord Robert Skidelsky),也是三卷凱因斯傳記的作者,對經濟問題有著異於新古典學派的獨到見解。歷史學者背景出身的他現為英國國會上議院議員,在實務政策上,其屬於左派傳統的發言在英國學界及政界是極具影響力的。相較於英國,這種多元的聲音在台灣的經濟學界是極度缺乏的,以致於往往國內對於經濟學理論的諸多問題不曾察覺,更別說是討論或辯論了。

值得一提的是,真正出錢贊助這次英國大學經濟學課程改革計畫研究的並不是政府,而是一個名為「新經濟思維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的民間智庫。這個組織最初是由金融大亨喬治索羅斯於2009年出資成立的。對照其在金融市場上的行徑,索羅斯對於資本主義市場體制的諸多批評或許讓他遭致偽善的風評,但其對於現今金融市場體制的批評往往一針見血,且對於經濟學教育改革的投入也超乎只是做做樣子。試想,在台灣又有多少企業家在既有市場體制中獲得好處與利潤後,仍願意像他一樣花大筆資金去投資一件百年樹人的事,而不是只有批評大學教育無法培養企業所需人才呢?

這次在英國發起的經濟學教育改革運動,究竟能促成多少實際的改變尚未可知,畢竟這場改革挑戰的不僅僅是經濟理論本身,更牽涉到一個與研究資源分配相互糾結的權力結構。但這至少是一個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存在、並試著採取行動是促成改革的第一步。由台灣近年來的經驗我們不難理解,失敗的經濟學教育如何扭曲一個人對現實經濟問題的認知、並透過不當的政策影響一個國家的國計民生。相較於英國,台灣的經濟學教師與學生們被制度綑綁得更緊,使得制度與政策的改變成了大學經濟學教育能否突破現狀的關鍵。

經濟理論並不總是如經濟學家們設想地那般中立,隱藏在主流經濟理論背後的經常是自由市場至上的意識型態。諷刺的是,那些自由市場至上的主張,卻在不知不覺間透過在經濟學教育與財經政策形成過程中的「獨佔、寡占與聯合行為」,造成了當前大學經濟學教育的困境,並成了金融海嘯、不動產價格高漲、經濟發展成果分配不均等諸多經濟與社會問題日趨惡化的病灶。

英國經濟學界這波的轉型聲浪所訴求的,並非由一個舊典範移轉至另一個單一的新典範,而是一個讓不同的理論見解能夠公平競爭的機會。如果那些經常向民眾、學生或政府鼓吹市場開放、自由競爭與法規鬆綁的經濟學教授與官員們,不願意正視多元思維的自由競爭對經濟學教育與經濟政策形成過程的重要性,那麼自由市場能夠使社會福祉極大化的理論,終究是只有在經濟學教科書裡才行得通的痴人說夢。

(作者為獨立評論英國特派員)

瀏覽次數:1598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蘇慧君,經濟學者。為探索經濟學與倫理學的關係而來到古典政治經濟學的故鄉─英國。曾任教於倫敦政經學院(LSE)等大學院校,目前為倫敦大學大學學院(UCL)榮譽研究員。著有«經濟正義與自由»一書(英文原題: Economic Justice and Liberty)。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