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中被俘虜的一萬四千多名中國志願軍,在美軍管轄的戰俘營裡咬破手指畫國旗,把胸前背後手臂上刺滿反共標語,以示赤膽忠心,一心嚮往自由中國(台灣)。他們在1954年的1月23日到了台灣,這一天被訂為「一二三自由日」。

關於現在已經升格為「世界自由日」的「一二三自由日」,我原本只是依據老伯伯手臂上的刺青,粗糙敷衍地接受了官方說法。不過去年開始,因為跟著大學同學阿雄拍紀錄片,接觸了幾位「自由日」那天從韓國來到台灣的「反共義士」,才知道,他們身上的刺青,隱匿了多少故事。

不反共的反共義士趙英魁

這些我不在意的故事,對於現年80歲的趙英魁爺爺來說,卻是想忘也忘不掉。

趙爺爺大方地撩起上衣,秀出他胸前尚未抹去的歷史:中華民國國旗和和國民黨黨旗交叉,下頭寫著「在青天白日旗幟下勇往前進」。

趙爺爺是第一批「反共義士」,就是韓戰結束之後123自由日來台灣的那一批。傳說中,他們痛恨共產暴政,所以投奔自由中國,還在身上刺了「殺朱拔毛」、「反共抗俄」之類的標語。但是,至少對於趙爺爺來說,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山西人趙英魁,在中日戰爭結束之際成為中華民國的「國軍」。當時他才11歲。

而後他在國共內戰中被共產黨部隊俘虜,成了「解放軍」,加入共產黨。當時的他15歲。趙爺爺說,他從共產黨那裡學到了三項紀律八大注意,見識到解放軍的紀律嚴明。相較於先前的國民黨部隊,趙爺爺說:「國民黨輸得不冤枉。」

1950年韓戰爆發,中國抗美援朝,趙英魁被派去韓國作戰,被美軍俘虜。當時他17歲。

在美軍掌管的俘虜營裡,兩萬多名中國人龍蛇雜處,有曾經是國軍後來是解放軍的,有自始自終效忠共產黨毛主席的。當然,絕大部分是在時代與戰亂的浪潮下身不由己的平凡人。

韓戰結束,中國戰俘到底應該遣返「在大陸」的中國、或者送到「在台灣」的中國,成了難題。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內戰,在戰俘營裡赤手空拳地繼續廝殺,而有美國支持的國民黨佔了絕對優勢。國民黨為了在國際上顯示自己深得民心,動員營區裡的「反共者」,威逼利誘又打又罵甚至殺死「親共者」。而認同共產黨,也一心想回山西老家的17歲趙英魁,被迫刺上刺青,被硬拉來台灣,從一二三自由日那天,成了「反共義士」。

更無奈的是,的確具有共產黨黨員身份的趙英魁,在台灣的部隊裡被指控為「叛亂犯」。在綠島轉了一圈,恢復平民身份。而這時的山西老家,早已把他當作戰死韓國的「烈士」,直到1987年兩岸開放探親,烈士回鄉。

把橘子當柿子的張一夫

現在的張一夫是位醫生,但是他之所以成為醫生,只是因為當初年紀小。

也是山西人的張一夫,13歲為了躲避戰亂進入國民黨軍隊,但是年紀太小,被派去當衛生兵。被共產黨俘虜收編之後,他繼續當衛生兵。中國抗美援朝,而後被俘來到台灣,張一夫無數的野戰醫療經驗讓他當之無愧成為軍醫。在台灣退伍之後,他考取執照,在台北行醫至今。

過去的種種,都是張一夫談笑風生的材料。他說,第一次隨解放軍南下四川,向路邊挑擔小販買了幾顆「柿子」,咬了一口,急忙吐出來,真難吃!原來他買的是「橘子」,沒剝皮就咬下去,當然難吃。在天寒地凍的韓國戰場被美軍俘虜後,美軍給了他一杯熱咖啡。沒看過咖啡的張一夫喝了一口,心裡咒罵美國人,拿這種又黑又苦的水給俘虜喝。

在反共勢力控制的戰俘營裡,年輕的張一夫知道禍從口出,但是也不能不說些場面話。遇上被迫刺青,他也認了,一次刺一句,終於還是被刺得全身都是。

在山西老家,張一夫和趙英魁同樣是「在革命鬥爭中光榮犧牲」的烈士。張一夫領我們到隔壁房間,牆上掛了許多表了框的獎狀,有中華民國陸軍頒發的,也有毛主席頒發的「革命犧牲軍人家屬光榮紀念證」。

昔日的戰俘營,今天的戰俘公園

在60年前的韓國戰俘營裡,去台灣好、還是回大陸老家好,誰都不知道。

來台灣的,未能真如國民黨政府在戰俘營裡所承諾,讓他們解甲歸田當個平民百姓,一萬四千名「反共義士」打散到國軍各個部隊,在戒嚴時代的反共氣氛裡被監視著。運氣好的,享受到台灣的經濟發展,安度晚年,運氣不好的如同趙英魁,背上叛亂罪名,有苦難言。

而根據當年堅持回中國的志願軍戰俘張澤石的說法,回去中國的七千多名戰俘也沒受到良好的對待,例如張澤石本人就被認定為「變節者」,遭到開除黨籍的處分。

在一二三自由日前夕,阿雄和我從首爾直驅釜山,輾轉來到巨濟島,這是當年收容韓戰戰俘的小島。過去的戰俘營,現在已經成了戰俘紀念公園,即使天寒地凍,遊客仍一車一車不斷進來。

佔地半座山的公園裡,有二十餘處展示空間。無可厚非的,園方站在南韓的立場描述韓戰與戰俘營的始末,說己方將士多英勇,說己方對待戰俘多麼優厚寬容。其中也提到中國戰俘之間親共與反共的爭鬥,不過只是輕描淡寫。畢竟中國與北韓戰俘總數十多萬,兩萬多名中國戰俘只是少數。

看著戰俘公園裡「反共」、「滅共」標語,我想起小時候的保密防諜作文比賽。這些冷戰口號在台灣,已是遙遠的過往。但是在韓國,北韓的武力威脅與北韓滲透的間諜,卻是現在進行式。街頭隨處可見「111」檢舉間諜電話的海報,也的確有幾條從北韓通往首爾的地道,坊間還盛傳某些政治人物被間諜秘密帶往北韓洗腦,之後再派回南韓進行顛覆。我在飛機上看的電影「偉大的隱藏者」,故事說的也是隱身在首爾市井的北韓間諜,由韓國花美男明星演出。

應該慶幸吧,現在的台灣縱然還有萬般不是,至少脫離了那樣的時代。趙英魁爺爺的願望我萬分同意:「不要再有戰爭,死的都是小兵。」

瀏覽次數:18871

延伸閱讀

中文人。學了很多其他語言,不過都只學到皮毛。十多年來,想了不少辦法讓在台灣的東南亞移民工「還原」成為完整的人,目的,是為了讓台灣成為一個多元公平的社會。

曾任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四方報總編輯、中廣「越來越幸福」主持人、漢聲電台「來去東南亞」主持人。現為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負責人、東南亞教育科學文化協會理事長、文化部東南亞事務諮詢委員、電視節目「唱四方」製作人、移民工文學獎召集人、「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發起人、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秘書長。

著有散文評論集《外婆家有事:台灣人必修的東南亞學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