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Gimi Wu@flickr, CC BY-NC-ND 2.0

新的一年,聽說新一屆的新住民發展基金委員已經核定了,不過網路上照樣還是找不到名單。新的舊的都找不到。

一年3億元預算的新住民發展基金,經歷藍綠執政,持續由一群匿名委員默默把關,名單裡究竟有什麼玄機?是一直把案子給自己(人)的學者?是列名其中的媒體高層?還是因為一年花1,600萬做一個網頁有點害羞?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一年3億,穿越藍綠

過去6屆「外籍配偶照顧輔導基金」及最近3屆「新住民發展基金」,從2004年扁政府時代游錫堃院長開始,每年編列3億元預算,穿越藍綠一脈相承,歡迎大家來申請,用在新住民相關事務。

這筆基金的最高權力機構是委員會,官方代表1/3,學者專家1/3,NGO代表1/3。其中幾位學者專家和幾個NGO代表連任的次數,連先總統(空格)蔣公都自嘆不如。

連任未必不好,也沒有規定不能連任,只是怪,莫非現在是動員戡亂時期?我問了幾位委員,他們說會議很多呀,南北奔波很辛苦,不但要每兩個月要審查一疊像山一樣高的各方活動提案,平時還要審查研究案,也常常下鄉訪視,多的話一個月10次會議,簡直是一份全職工作了!

這麼辛苦,僅支領每次2,000塊出席費,為什麼要做?

名單裡的園丁與礦工

委員名單裡不乏學有專精的學者,也有素孚聲望的NGO,我相信他們是貢獻心力的園丁,用這筆經費耕耘更合宜的新住民環境。但是名單裡也穿插著令人皺眉困惑的委員,我擔心,他們是把這筆基金當作金礦的礦工。

例如一位曾經擔任委員的媒體高層,由於基金會常常發包動輒千萬的媒體案(3億之中,有大約5千萬的媒體預算),他的存在難免讓人想入非非。我並不反對媒體人擔任委員,有媒體經驗的委員在審查相關案件時,確實更能夠切中要害,但仍希望名單公開,以昭公信。

這位媒體前輩得知我在網路上公開追問此事之後,與我聯繫,表示他並不知道名單是個秘密,「其實我一直把委員當成榮譽職,應該詔告天下啊,哈」。而他經手的案子,也「幾乎都和我所屬的報紙媒體未扯上關係」。他說,「我自認在委員任內,對此大筆遇算都能善盡媒體人之責」。他應該不是新一屆的委員了,可惜的是,他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公開身分。

也聽說某些連任委員下鄉時有如欽差出巡,頤指氣使要求地方接待。還聽說有些道貌岸然的委員,總是把案子給自己人、甚至「自己」!但畢竟大家都是連任的委員呀,而移民署不也常常「自己向自己申請經費」嗎?即使現場迴避,迴避之後還是要同桌開會,何況十多年連任下來,彼此已親如家人,怎好為難彼此。

還聽到一位只當了一屆的委員說,他是擋人財路,所以就不被續聘了。不過都是聽說,就不方便指名道姓了。

實在不懂,如果名單沒有鬼,為什麼不能公開呢?是擔心公開之後交叉比對過去的案子,會有驚喜?我相信大部分拿到基金補助的方案,都是經過審慎審查的好方案,這些委員應該引以爲傲才對。但是過去一年我擔任行政院新住民事務協調會報的委員,不斷要求「公開歷屆外配基金和新住民基金的委員名單」,卻一再被官腔回擊,說委員們當初沒有同意公開名單,說公開名單會讓委員們受到壓力(厚,未免太脆弱)。然而,真正想要關說走後門的人,豈會拿不到名單?

罷了,為了避免造成「礦工」的壓力,就暫且按捺納稅人的好奇、擱下公開透明的理想,名單繼續保密吧!以後立委民代的名單也不要公佈,法官都垂簾審判,總統迴廊談話時更要打上馬賽克,以免被關說,我也不想再聽說。

瀏覽次數:344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中文人。學了很多其他語言,不過都只學到皮毛。十多年來,想了不少辦法讓在台灣的東南亞移民工「還原」成為完整的人,目的,是為了讓台灣成為一個多元公平的社會。

曾任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四方報總編輯、中廣「越來越幸福」主持人、漢聲電台「來去東南亞」主持人。現為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負責人、東南亞教育科學文化協會理事長、文化部東南亞事務諮詢委員、電視節目「唱四方」製作人、移民工文學獎召集人、「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發起人、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秘書長。

著有散文評論集《外婆家有事:台灣人必修的東南亞學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