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兩年來,台灣經濟景況不佳、社會爭議事件不斷,網路上的連署聲援活動一波又一波,街頭上的抗爭遊行也幾乎未曾間斷。

要大家站出來的街頭運動組織者都會說,光在臉書上按讚是不夠的,人民要勇敢地站出來,人民的意志才能充分地展現,掌握權力的人才能聽到人民的聲音。

這樣的說法大家視為理所當然,但似乎很少人能告訴我們,那為何會是這樣呢?畢竟,如果街頭遊行抗議是一種意見的表達(超越意見表達的「暴力」行為,可能就要遭到譴責了),臉書不也是一種可以清楚表達意見的工具?如果遊行靠的是人多勢眾,臉書上可以集結的人數絕對不遑多讓,甚至在統計上還更精準明確,不像遊行人數的估算可以相差數倍之譜。

要回答這個問題,或許我們可以先來比較一下:1988年發生的520農民運動,已逾25年的事件,年紀夠大的人迄今可能都還印象深刻,但是我們可以試著回想一下,我們是否還記得任何一起去年的網路連署活動,即使是自己也參與的?應該是頂難的。

記不住,當然跟數量龐大有關,但不只是這樣。期待按讚跟走上街頭發揮一樣的功效,是對意見表達的思考太過扁平,覺得所有的表達都可以等量齊觀。會有這樣的思考,是我們認為意見的表達,也就是把意見說出來,然後就結束了。後現代式的眾聲喧嘩,似乎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各自表述,不尋求共識。

我們經常忘了,表達意見,是為了尋求回應,尋求改變。問題的關鍵也正在於此,聲音那麼多,該回應那一個呢?這就牽涉到一個個人或團體在社會中的社會資本高低:我們會回應那最大聲、最有力的聲音。

在臉書上,如果你能得到三十萬人按讚,聲音大則大矣,卻是一種單薄、輕盈的聲音。鄭南榕當年為了爭取言論自由引火自焚,雖是一己之身,日後卻成了台灣爭取言論自由的標竿型人物,原因就是他的壯烈犧牲,為他累積了深厚的社會資本。我們當然也可以按讚表達支持言論自由,一樣也是意見表達的一種形式,只是這樣的表達是那樣的輕巧,那樣的不著痕跡,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也就沒能為按讚這樣的行動爭取到什麼樣的社會資本。

人們為何會回應有高度社會資本的行動,卻可以對按讚的意見表達視而不見?毛斯(Marcel Mauss)以降的人類學家一系列關於社會關係的研究,或許可以提供一個可能的解答。毛斯在其名著〈禮物〉一書中指出,在許多原始部落都有禮物交換的傳統,收受禮物的人如未回禮,在這些部落的文化傳統中,被認為是有可能會遭逢惡靈降身的厄運,因此禮尚往來雖然不像貨幣交易那樣帶有強制性,贈禮者往往也可以得到受贈者更大的回禮。後續的人類學家也發現,在沒有惡靈概念的社會,有來就該有往的認知與文化傳統,乃是普遍存在所有人類社會的現象,因為社會關係中的互惠精神,是文明社會得以維繫的根本關鍵。

按讚為何改變不了世界?因為沒有犧牲、沒有付出,這樣的行動也就沒有社會資本的累積,這個社會也就覺得對你無所虧欠。跟按讚比起來,出趟門總是不容易的,要頂著大太陽、要放棄原本的度假行程、要冒著被熟人貼標籤的風險等等,但也正是這些付出與不方便,讓上街頭不同於用滑鼠按個讚。

要聽到空谷足音,我們自己得先踏出那一步。

瀏覽次數:11947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