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兩年多的籌畫,同志運動團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完成了「同性婚姻、伴侶制度、收養、多人家屬」民法修正草案,希望「讓不同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乃至不以性關係為基礎的結合,都可以依據自己的需求選擇結婚、登記為伴侶或多人家屬,合法地建立自己的家,追求、定義屬於自己的幸福」。他們同時也推出了「多元成家」的連署活動,活動的主張則是要讓「同志可以平等結婚,多元家庭獲得合法保障」。

活動一推出,就受到廣大的支持與聲援,到上個週末為止,連署支持人數已近十二萬人。反對的當然也不是沒有,以宗教團體為大宗。在此我倒不是要析辯兩造說法的優劣高低、價值取捨,而是同志運動我一向支持,但這連署的「多元成家」主張卻讓我很是困惑,我想說明這困惑的由來。

在我們這個時代,「多元」這詞取得跟「民主」差不多一樣的神聖地位。反對同志婚姻,或許你還可以說是出自宗教因素,宣稱這個社會應該對差異、對宗教自由、對不同意見有所尊重(有趣的是,一樣是「多元」的大樹底下好乘涼),最多最多,也不過就是被歸類為保守派份子而已。

但如果你膽敢說你反對多元呢?那就跟你承認你反民主也沒多大差別,獨裁與集權的帽子,幾乎是沒有人可以承擔的。

所以呢,學習要多元智慧、學校要多元入學方案、社會要族群多元參與、補助要考慮多元文化,政治上絕對正確,一片世界大同景象。那麼,多元延伸運用到成家或結婚這檔事,似乎也是順理成章之事?

在我看來,多元這個概念應用到婚姻制度,卻帶有自我消解的況味,同時也反證了我們對多元概念全盤接納的虛矯性。

性別關係的真正多元是什麼?就是我們也接受三人或四人合組家庭,或是其他更有想像力的性別關係組合,才是「真正的」多元成家方案。但是一旦我們跨越了「兩人合組一個家庭」這個疆界,甚至走得比穆斯林國家還遠,這也就意味著,婚姻這個制度幾乎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當我們相信,一種取向的價值並未高於另外一種取向,一切都只是「不同」而已,我們有該如何評定一種取向的價值?就好像如果你真心相信這世界的種族真平等,沒有那個人種的長相比另外一個人種來得好看,你又何來美白、隆鼻、或是豐胸之需求?一切不是只是「不同」而已嗎?我們覺得皮膚白晰、鼻梁尖挺的美感標準又是哪裡來的?

在個人容貌改進與多元種族平等信仰之間,我們還可以狡猾地不去思索與連結這當中的矛盾性,但是當性別多元的信仰遇到民法修正的法律問題,卻是個無從閃躲迴避的火杯考驗:法律是一體適用於所有人,而我們真的準備好要接受真正的多元性別關係嗎?如果我們真的透過法律來保障多元成家的權益,實質上我們也是在瓦解傳統婚姻的界定與價值,同時也很弔詭的是,這樣的多元成家制度,既然各種性別關係的法律權益都被保障了,真正被懲罰的,反而是選擇單身的人。

這次的多元成家運動,不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因為他們是以多元之名,行同志運動之實。這從該聯盟推出的草案,針對民法第985條「有配偶者,不得重婚。一人不得同時與兩人以上結婚」之規定,僅修正為「有配偶者、伴侶者,不得重婚或締結伴侶。一人不得同時與兩人以上結婚或締結伴侶」就可以看出端倪。

那麼,這運動為何不稱之為同志成家,而是多元成家呢?或許是這樣的團體認為當下的法案修正訴求,是更遠大的、更有包容的遠程計畫的一部份,或是這個團體很機巧的知道,多元是一個無人敢站在其對立面的「正確」概念。

小說家米蘭昆德拉經常引用猶太諺語:『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為什麼人們一思索,上帝就要發笑呢?因為人們愈思索,真理離他愈遠。當代人自認的對多元價值的信仰,實則只在我們當下夾纏不清、行動與思想脫節的情況下,我們中的多數人才能真正與之安然相處,真要將它理性地推到極致,落實到我們生活中政治、經濟、社會、法律、與典章制度的每一個面向,其終點的蒼涼荒蕪、或是狂暴激烈,可能是遠超過我們多數人對多元的民主想像。

人類這樣的思索能力,上帝如何能不發笑呢?

瀏覽次數:19746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