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前些時候,有些教會團體舉辦了一場「愛‧饒恕‧和好──原住民族祝福音樂會」,主要是為了回應8月1日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的道歉文。會中,主辦單位邀請蔡英文總統致辭,並由原住民代表宣讀《和好宣告與饒恕祈禱文》。基督徒呼籲饒恕,原是基要的信仰實踐,也是宗教徒的根本美德,但是觀察整個進行的方式,卻是少數個人以族群代言者的方式與國家元首進行饒恕的神聖儀式。因為事涉轉型正義的相關議題,以下表達些許意見與看法。

禱文說了什麼?

這個禱文一開始,是以

我願意誠心的代表台灣原住民族群,接納總統與政府的道歉!我們原諒政府的無能與無知、暴力與權力、驅逐與壓制、剝奪與強取、隔斷與歧視。……

禱文中,強調了一種代表「台灣原住民族群」的集體身份,並揭露受苦的處境。此外,在禱文中也凸顯了某些特殊的基督信仰基礎與原住民社會處境的連結,諸如:

用祂愛子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帶來的饒恕,宣告台灣原住民族長子和南島母親的身分與命定,要用饒恕重新被啟動!

最後, 每一位宣讀代表再度以代表該原住民族族群的口吻,說出如下文字:

所有族群齊聲宣告:_______族訂意饒恕並祝福政府擁有上帝的賜福。

整體而言,這是一個高調且極具象徵意義的宣示。此一代表整體族群方式的演出加上蔡總統在場致辭,於是讓整個宗教儀式馬上轉變為一個具有高度政治意涵的展演。之後,在網路上開始出現「他們是誰?」「他們能代表誰來接受總統的道歉?」「如何饒恕?」等質疑的聲浪,這場集會也因此蒙上某種宗教政治操作的想像與陰影。

更關鍵的是,目前台灣原住民族議題中被熱烈討論的「代表性」政治再度浮上檯面。而這一次,更混入了基督宗教的政治語言如「台灣原住民族長子」、「命定」等語彙,讓這次的儀式值得進一步探討。

在饒恕之前,你看見過往的不公義了嗎?

饒恕,本為宗教徒高貴的情操,對應於最近轉型正義(transformative justice)的相關討論,更是極為重要的議題。但問題是,個人的饒恕本來就難,更不要說在這場宗教集會中所訴諸的、具有族群代表性的集體饒恕。

以幾個教會團體來代表整體的原住民族,且擅用宗教語言如「台灣長子」、「為命定饒恕」等語詞,向最高政治領袖表達「饒恕」的行動,如果當成是一個啟動「饒恕」過程的社會運動,如過去南非的屠圖主教所投入一系列的轉型正義作為,或許有其意義,但在此脈絡下,真相的揭露與事實的追尋將是重要的檢驗關鍵。可是以目前來看,在真相未明的狀態下,沒有調查與充分的內部溝通,所展開的單一饒恕,可能並非最佳的道德與政治行動。

相較之下,在福音派教會界相當有影響力,曾經任教於牛津、劍橋大學且望重士林的聖經歷史學者賴特主教(N. T. Wright),在他的書《邪惡與上帝的公義》(Evil and the Justice of God)中對於饒恕的真諦曾經有一段相當精闢的表達。他說:「饒恕並不等於容忍……饒恕也不等於漠視,無論是個人或道德上的漠視,饒恕不等於我們輕看邪惡。……饒恕表達了我們堅定不移的決心,要把邪惡指出來,並且厭棄它。」誠哉斯言!

賴特主教指出邪惡,是必須認清它的本質與相應的不公義結構。厭棄它,是必須透過實際的社會行動去力抗以及阻止。非常可惜的是,這場集會中的禱文,除了模糊且缺乏歷史意識地指出政府的無能、無知、暴力、權力等空洞的譴責與委屈話語後,很快地就遁入一些所謂「台灣長子」與「命定饒恕」的宗教論述。跟著就是反差頗大的感人詩歌、祝福與音樂,似乎過去長久且沈重的不公義,就要在一場宣示與讚美之後,像裊裊青煙一般,飄然而過去了!但問題是,道歉與饒恕果真如此之廉價嗎?

這一陣子原住民獵人與保育團體、政府機關為了黑熊與穿山甲爭吵不休,平埔族控訴政府的正名行動跳票,社會上普遍認為平埔族群僅是一族的誤解都未解決之際,教會的幾個代表竟然可以三言兩語且不經深思熟慮就輕易地「饒恕」了?事實上,筆者在過去也未見這些教會真切關心過這些熾熱難解的社會議題,甚至提出教會在這些公共議題上的真知灼見。如此的饒恕,真的就可以解決轉型正義的諸般問題嗎?

宗教詞彙,可以直接套用在原住民身上嗎?

此外,「台灣長子」與「命定饒恕」是這個禱文中最特別的部分,不要說一般非基督教社群的人士不容易了解,就連基督徒可能也會有一些詫異。究竟這是什麼意思?

依其文脈,此一論述應該是要凸顯原住民族作為台灣主人的尊榮身份,以及強調過去所受難以言明的屈辱。但問題是,台灣原住民族在歷史上根據不同的遷徙處境,多達幾十族,就連目前政府所認定的族群都還有16族。這些族群是一起為長子嗎?還是仍有長幼大小之分呢?另外,那些還未被認定的族群該怎麼辦呢?

畢竟,目前在台灣分佈的不同原住民族的歷史與社會處境還是有所不同,例如平埔族群與高山族群的差別。「原住民族」這個稱謂本來就是一個政治集合名詞,是由許多文化語言都各有不同的民族所組成,這要如何統稱為一個「長子」呢?所以,這個名詞出現在一個總統所出席的具有高度政治宗教意涵的集會中,確實引人好奇與疑慮。

還有,「命定」這個宗教詞彙。「命定」的背後,是否有「選民」(chosen people)(即在聖經中上帝所選召的猶太民族)的暗示呢?猶太民族雖然歷經幾千年的流離失所,但由於他們堅信自己是上帝所選召來完成救贖任務的民族,這個信仰價值於是跟近代以色列的建國與猶太社群的團結有著密切的關聯性。「命定」可以是非常個人層次的信仰歸屬,所以每個人都可以依其信仰體會有其「命定」。但是在這篇禱文中,教會所訴求的卻是原住民族的集體,而且是以「台灣長子」的名義來宣稱。如果確實有此「命定」,這些教會更有必要提出一個清楚的歷史過程來交代為何原住民族是「選民」?而她的歷史與信仰使命究竟為何?

至今為止,這兩個帶著強烈政治與宗教混用名詞的擅用,可能會造成更多的混淆與不解,而不是真相的揭露。然而結果是,在這場儀式中我們的國家元首卻已經在其中就被「命定」的「台灣長子」代表給饒恕了!同樣,前面所提代表性的困局在此又產生了,這個被「命定的台灣長子」是由誰?如何被封立的呢?這個禱文的用詞相當值得細究。

當輕率的論述掩蓋了信仰真義

其實,以上的討論縱然有高度的政治意涵,但基督教內部社群所關心的還是信仰的層面。筆者認為,凸顯這個「命定台灣長子」的論述其實很容易會遮蓋住另一個更為根本的饒恕基礎,就是基督信仰中一貫強調上帝饒恕世人、接著代贖赦罪的主題。

基督信仰對於人的罪性一直是毫不掩飾的,任何高舉人的重要性的說法都有危險,且易於落入邪惡的引誘,這是賴特主教再三強調「饒恕不等於輕看邪惡」的重要性。這場饒恕的儀式,似乎缺乏了一種對於追求真相背後不義的勇氣,粗糙地試圖要代表所有原住民族群饒恕,且很快就進入歡慶與讚美的階段,這說明了這些原住民代表對過去不公義的歷史認識並不嚴肅,縱然總統在致詞中確實表達了些許她的決心,這些代表是否真有決心長期監督到底,也值得持續觀察。

比較諷刺的是,在聖經中關於長子的名分往往是爭端的開始,而不是單純的祝福。著名的希伯來族長,以色列人尊稱的祖先雅各就是以紅豆湯騙取到他的長子哥哥以掃的長子名分,而鑄下了他與哥哥的恩怨情仇。另一個廣為人知的例子是,新約聖經中耶穌所說「浪子回頭」比喻裡的那個長子,故事中當他看到父親慈悲地接待與饒恕那個浪蕩潦倒的小兒子時,心中卻充滿了自義的情緒,不願與父親一起接納他的兄弟。相當程度上,這個聖經上的「長子」印象,確實遠不如歷經滄桑,最後悔改投入慈父懷抱的浪蕩小兒子。

對於原住民族而言,教會,與國家一樣都是外來的侵入力量。當原住民族開始意識到自己文化的重要性以及身受的歷史苦難時,這些現在出來代表原住民族的教會在哪裡呢?作為一個外來的組織與團體,教會是否曾經選擇跟國家的現代化思維同步,參與過山地平地化的同化政策,蔑視原民文化與價值體系呢?如果這有丁點的事實,那麼教會代表要做的並非馬上施行饒恕,而是必須跟蔡英文總統一樣謙卑地反省,深思到底有哪些地方必須尋求道歉才對。美國總統柯林頓曾經向夏威夷的原住民族慎重地道歉,但在此之前美國的教會已經反省到過去參與殖民的惡行,所以在總統之前就率先道歉。

台灣到目前為止,尚無教會做出類似反省,反而看到這次這些教會看似「超然」的舉動。其實,耶穌的比喻彰顯出饒恕的主體與根源不是被「命定」的人與那些教會的代表,而更重要的是上帝無比的慈愛與在十字架上捨命的重價犧牲。當我們要饒恕之前,必定要深知也有需要被饒恕,可惜的是在這個集會中,高調與廉價的「台灣長子」與「命定」論述卻遮掩了這個更嚴肅的信仰真諦。

真正的饒恕,有待更多準備、溝通與反思

最後,再回到饒恕的主題,筆者想起了聖經的教訓。新約馬太福音18:21-22記載:

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7次可以嗎?」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7次,乃是到70個7次。」

耶穌深知真正的完全饒恕並不容易達成,所以用70個7次的說法來教導彼得,必須用不斷地饒恕來鍛造此一基督信仰的至理與要求。這在一般人來看,其實也是遙不可及的道德要求。筆者不願意揣測當天的原住民基督徒代表是否已經完全饒恕了,或又饒恕了什麼?但是從8月總統道歉以來,筆者所觀察到的原民社會的反應也還充滿了許多不信任以及質疑,前面所提的狩獵議題相關爭論就是例子。這些處於憤怒與不解的原住民都尚未決定是否要饒恕?但,他們都被代表在儀式當中饒恕了!

其實,教會界提出饒恕的主題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醞釀與執行的過程卻讓人覺得並未有充分的準備、溝通與深思。只是操作一些表面的代表性政治,恐怕會引發更多內部的不滿與不解,並無益於真正的和解。

真正的和解,是來自面對過去不義的真相揭露,這必須經過長時間原住民內部各族群的充分討論與共識,很難以政治操作來達成。所以,作為一個真正的、具有集體饒恕與和解意義的追求,其實耶穌所講的70個7次,實在一點都不為過。因為必須持續不斷進行的饒恕反思,將會一次又一次啟動與挑戰不同原民社群集體對於過去歷史不正義的深度認識,以及更多真相的探求。

筆者猜想,或許要真實面對更多無法馬上饒恕的複雜事件以及族人困境,才是這次儀式中的原住民代表必須認真思考的課題。而也只有在這樣的處境下,才會真正碰觸到基督教信仰的饒恕真諦,轉型正義才有其可能。

瀏覽次數:10931

延伸閱讀

現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前靜宜大學南島民族研究中心主任,英國倫敦大學地理學系哲學博士。南島語族,是善於寓山御水、長時遷徙、適應生態、且廣泛分佈於南太平洋與印度洋的全球性族群。台灣,曾經是這群人的早期故鄉。更重要的是,現居於台灣的人口有超過一半以上具有南島語族的血緣。本專欄意圖勾勒這群人如何在排山倒海的全球化浪潮中,展現生存主體與進行抵抗的文化政治面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