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農委會主委曹啟鴻在蔡總統對原住民族道歉之後,明快地釋出對原民的善意,預告了「原住民族採取傳統領域土地森林產物管理規則草案」。消息一出,不少媒體紛紛以大突破作為標題報導,作為蔡總統向原住民道歉後的破冰行動,這個草案的提出相當值得進一步深思。它的內容請參考以下網站。其要點包括:

第一、它切割了森林主產物的「貴重木」以及副產物中包括野生動物、珍貴稀有植物的部分,先許可爭議性相對少的野生植物與菌類。

第二、它給予原民採集空間的傳統領域尚未劃定之前的彈性做法,即是以部落指認,並協同農委會與原民會共同公告的做法暫代之。

第三、它賦予部落主體自主列冊申請許可的做法。

相較於以往機關的保守作法,這次的草案有一定的務實性,但其實離原住民族自治的理想還是有一段相當的距離。根本來看,農委會的心態主要還是從管理的角度出發所做出的資源釋放動作,但仍然缺乏對於原民社會與文化的深度認識。

首先是,原住民對於森林產物的使用跟國家對於植物/動物,珍稀/平常,貴重/普通的區別是不同的。國家的區隔是從外來管理者、科學與資源利用的角度著眼,但原住民的傳統角度卻是從生活空間、文化以及對於土地的情感、倫理與靈性來看的。所以,原住民進入森林時,自然會整體性地關注被草案排除的野生動物與稀少珍貴物種。同時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並不僅是採集與狩獵,常常他們也會種植與保育,例如:泰雅族會在部落周邊種植桂竹與赤楊木等,甚至會將苦花魚的魚苗從這條溪帶到另一條溪繁養,稱之為「種」魚。野生動植物,就像是原住民在野地與上天一起照護的資源,並不是國家控制下的財產,所以我的原住民朋友喜歡戲稱森林與河川為他們的「冰箱」,漁獵與採集則是去冰箱「拿」與「裝」東西出來,這是一種與土地的親密關係與互動,是在文化生活中展現,但當它轉變成國家的管理辦法後就走樣了!

林務局暫時排除爭議性物種是權宜的做法,但將來終究還是必須面對爭議的狩獵議題。首先開放採集,從爭議小與局部的物種使用來建立彼此的信任,這一點我可以肯定,但它絕對是一個起點,而不是林務局的底線。加拿大人類學者,世界上傳統生態知識與韌性機制的研究權威 Fikret Berkes 前次來台,也特別指出原住民與國家的共管機制宜從爭議小,解決共同問題的角度建立合作共識。農委會此一舉動有此效果。除此以外,原住民族對於資源使用的概念基本上是超越僅是「採集」得利的動作本身。更深入來看,傳統上任何原住民族的「採集」動作其背後都蘊含了社會分工、家族關係維繫、利用技術甚至宇宙觀的內涵,這些原住民的智慧統稱為「傳統資源權」,這些知識都值得相關單位認真體會與深入學習,更應該作為下一個爭議階段協商的認識基礎。

其次,關於採集的區域,此草案明確指出傳統領域為終極的規範區域。但在尚未劃定之前,暫時的做法是由部落指認,且由農委會與原民會公告。其實,問題不在部落指認,而是在公家機關的公告。過去原民會一直不願公告傳統領域的原因之一是,有些傳統領域的範圍是模糊的,必須透過部落內部、外部甚至整個族群協商才能做出。而此一部落或族群協商必須有部落主體的參與才可實踐。就我所知,在過去原民部落之所以遲疑或是疏於參與,主要是對政府沒有信任感。簡單地說,就是不知道劃設傳統領域以及連帶的部落族群協商所為何來?根本來看,就是不相信國家會釋出傳統領域的權益。這次,農委會公布此一採集草案,或許會有實質的鼓勵作用,但卻需要謹慎部落指認的區域在部落內部、部落之間以及族群之間的既有土地矛盾,否則輕易公告後,將有可能製造更多的部落內部衝突與心結。

最後,是部落的主體建構。這個草案將授權部落以計劃書的方式造冊,主動規劃採集的地點、種類、數量、時間,看似給予相當多自主的空間,但實際上審核還是在林務局。也就是說,這是一種許可制,許可的主權在於林務局,林務局有相當大的操弄空間讓計畫書符合他們對資源利用的想像。

其實,早在十年前司馬庫斯的櫸木事件,林務局就提出過類似版本,只是行政流程與主導性更複雜更強。當時司馬庫斯部落悍然拒絕,主要的理由就是失去族群文化的主體性。我的想法是,如果要落實蔡總統的主張,就是必須尊重原住民族的自然主權,自然主權不是私有財產的概念,而是一種共享、共榮、共同分擔的共有財概念。由此來看,林務局不應該採取許可制的國家單方面主導的方式,而應該更進步地以「共治」(co-governance)的方式,邀請熟識原住民傳統領域與傳統生態知識的族人與人士,在各林管處底下成立「共治委員會」來共同決策與處理這些部落採集的行動。

在這個「共治委員會」中,部落代表與有識之士可以參與自然資源的決策、協助釐清傳統領域的內涵、協助各自部落族群組織森林資源調查隊、守護隊、解說隊等,甚至推動部落的微型互助經濟模式。在這個「共治」過程中,林務局的執行人員也才能真正有機會跟原住民文化接近,相反的,這也是原住民確保政府善意提升信任的絕好平台。我不贊成目前這種許可制,它不但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而且繼續包藏一種操弄陰謀的可能性。更麻煩的是,它很難營造信任與互惠的關係。

其實,農委會可以做得更好,更能夠體會蔡總統向原住民道歉的真諦。而關鍵就在於,用心去聆聽,就像是蔡總統走出總統府去聽那些這次無法進入道歉儀式族人的心聲一樣。如果蔡總統可以溫柔地說:「進來,進來一起討論。」為什麼農委會不行?林務局不行呢?

瀏覽次數:3514

延伸閱讀

現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前靜宜大學南島民族研究中心主任,英國倫敦大學地理學系哲學博士。南島語族,是善於寓山御水、長時遷徙、適應生態、且廣泛分佈於南太平洋與印度洋的全球性族群。台灣,曾經是這群人的早期故鄉。更重要的是,現居於台灣的人口有超過一半以上具有南島語族的血緣。本專欄意圖勾勒這群人如何在排山倒海的全球化浪潮中,展現生存主體與進行抵抗的文化政治面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