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春以來,行政院長江宜樺丟出的核四公投議題瞬間震撼了台灣社會。表面上,政府很民主地將核四這個燙手山芋的後續發展,留給民眾做決定,但實際上,在核電資訊極端錯亂且不透明、安全風險與經濟利益嚴重衝突、且各方政治勢力機關算盡的情況下,大家簡直是陷入一個更大的核能黑洞之中而難以自拔。

的確,隨著民間廢核運動聲勢的急遽上揚,這個公眾議題在公投的壓力下,勢必考驗著每個公民自身的立場與必要時的表態。然而集體的公決,背後的關鍵卻是個人必須付出的深思熟慮。公投的票數固然重要,但一張票,卻不能端看它所代表的數字而已!更重要的是,它所承載的是民眾對於核能、核電、核安、甚至核廢這些概念背後的基本認識與態度。但,這些深思熟慮又該如何達成呢?

我認為這些思考終將回到我們對於自身家園的建造與生活態度的選擇之上。更重要的是,它必須從我們所身處的地方—島嶼台灣,作為思考起點。

一直以來,我很喜歡「我是人,我反核」的標語。對我而言,它不只是一句Kuso與反嗆的話語!一百多年前,日本學者為了帝國殖民的目的,遂行台灣自然資源與人類族群調查,當他們初次遭遇到陌生的原住民族群時,在「你是誰?」的問話下,所獲得的正是「吾等是人」的答覆。

Tao, Bunun, Tayal等,都是原住民族自稱為人的說法,甚至Sediq Bale更是強烈地表達出「我是真正的人」的自我認同意識。但諷刺且弔詭的是,這些作為人的莊嚴自我表述,日後卻反而被殖民者與國家機器轉變成一個個遂行其治理企圖的系統客稱,如:在行政院原民會官方治理架構之下的達悟族、布農族、泰雅族與賽德克族等。

有別於官方的統治思維,在歷經幾十年的反核運動中,我看到一支人數極少的隊伍,他們總是用最純真與自然的行動,堅定地提出他們的反核(廢)主張。他們是,生活在美麗蘭嶼的Tao。Tao被迫承受了核廢料的儲存與台電回饋金的威脅利誘,在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他們就一波接一波地援引文化中惡靈的象徵,強烈地進行社會運動的抵抗。

如今,台東、屏東的幾個原住民部落,也有族人透過施放狼煙的行動,極力抗拒成為台電未來核廢料選址地點,他們必須抵抗的不只是國家的暴力,更有幾乎是天價的高額回饋金的利誘手段。

事實上,他們的目的不只是反核(廢),而是要大聲地說出:「我是人」,這樣的呼求不能被強權與多數暴力所欺凌。更重要的是,在這些原住民族的訴求背後,都有一個超越族群界線的寬大視野,就是:守護我們共同的家園與環境。他們的家園想像與實踐也充分地凸顯了台灣作為一個海島的地理與生態特性。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從「我是人」的單純起點開始,但卻又不自我設限。

所以,說出「我是人」,不是凡事都要以人自己的利益為中心,而是一個從自己出發,迎向周遭的人與環境的開放態度,也是重新認識與肯定自我、群我以及它我的系列過程。其次是,「我反核」則是說出自己與生態環境之間的生活決擇,這也是個人與集體倫理與道德的判斷,每個說出此話的人心中都應該有一個正當的理由。

但是,在目前的氛圍下,「我是人,我反核」很容易變成一個不加思索,但叫喊起來卻很爽的口號或是教條。進一步想,口號或教條是無法促成核四公投背後所需的深思熟慮的。換句話說,「我是人,我反核」在相當程度上,是必須放在具體的生活脈絡當中,不斷地實踐、檢驗與反省的。這不得不讓我想到自己,作為大學生態教師的角色。

從這學期開始,我在台北醫學大學新開了一門通識課:「認識南島國家與民族」。幾乎沒有太意外地,一開始我發現學生對於這門課的想像,多是對於異文化經驗的好奇與喜好。但老實講,卻少有人能夠將現代國家興起與殖民主義以及台灣的南島民族文化脈絡放在一起思考。

南島國家,似乎就如斐濟、新幾內亞、紐西蘭等充滿異國情調與浪漫的島嶼,但談到殖民入侵與發展剝削的歷史卻顯得沈重。不過,島嶼與偏鄉,特別是南島民族的家園,真的是最容易成為國家粉飾發展榮景,但暗藏醜陋內在的地點。反過來講,這些地方正是戳穿政府發展謊言的最佳試金石,蘭嶼、台東、屏東等地都是鮮明的例子。

我也才發現,與其只是簡介南島民族與國家的文化特色,繼續強化表面與虛假的浪漫想像,何不就核四公投的討論時機,提出更切身以及更具有反思實踐性的南島民族與國家治理的核電公民議題呢?

現代國家發展對於在地原住民族所帶來的殖民衝擊與影響,毫無疑問地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賽德克.巴萊」的電影鮮活地描述了原住民族遇到現代國家的實存苦境,蘭嶼的Tao面對核廢料儲存場亦然。回到公投、反核、教師與公民的身分,當我面對這些二十世紀末九○年代中後期的年輕人,核四、核電、核能,甚至是與公投的關係,的確不是件容易解明的習題。

這次的廢核遊行見到前所未有的年輕族群走在街頭,他們明確地表達了對於社會的關懷與實際的參與。這是可喜的現象,但激情是一時的,終究必須回到對於核能的基本認識與態度上。更重要的是,未來自己的公民選擇,且不只是核四議題而已!

江院長既然已經拋出了核四公投的球,下一步要怎麼走下去,我認為光讓大家去投一張核四是否停建或是續建的票,是絕對不夠的。簡單的說,因為核能與核電,乃至於核廢處理的問題都不僅止是核四而已!再者,減核或是非核家園是一個已有強烈訴求的社會共識。那麼,各個與此議題相關的公民教育措施,應該是迫不及待的工作。

作為一個大學教師,我一方面實踐著我的南島文化關懷,但另一方面則是思索如何從自己的課程出發,深化教學課程裡的公民素養。我是人。反核,就從我們自己的具體生活實踐與反省開始吧!


瀏覽次數:12697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現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前靜宜大學南島民族研究中心主任,英國倫敦大學地理學系哲學博士。南島語族,是善於寓山御水、長時遷徙、適應生態、且廣泛分佈於南太平洋與印度洋的全球性族群。台灣,曾經是這群人的早期故鄉。更重要的是,現居於台灣的人口有超過一半以上具有南島語族的血緣。本專欄意圖勾勒這群人如何在排山倒海的全球化浪潮中,展現生存主體與進行抵抗的文化政治面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