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網路瘋傳一段法國人拍的「亞洲蹲挑戰」(Asian Squat Challenge)影片,似乎許多西方人不能完成這個簡單動作。

亞洲蹲,也就是香港人口中的「」(粵讀:mau1)。由於英國的長期殖民統治,不少香港人對「踎廁」感到陌生,不過其實這就是台灣各級學校、公共場所中普遍可見的蹲式廁所。既然從小經常使用,因此對大部分台灣人來說,亞洲蹲幾乎是「天然蹲」。

一個亞裔美國人的部落格引述研究統計發現,亞洲近乎100%人人可以做這個動作,但在北美洲只有13.5%的人能做得到,其中9%還是有亞裔背景,其餘的則是瑜珈運動的愛好者。歐洲和拉丁美洲的的情況亦相若,也因此西方人將這種全腳掌著地的蹲姿,命名為「亞洲蹲」。

那麼,既不是亞洲人也不好瑜珈,應該就跟亞洲蹲絕緣了吧?非也!美國的Judy Edwards和紐西蘭的Rob Wait分別聽從醫生的建議,為了 衛生、預防便秘和減少痔瘡的機率等理由,不約而同地設計了小板凳,置於馬桶前方,如廁時將雙腳置於板凳上,就能讓膝蓋和上半身呈35度角,形同坐馬桶,也做出有如亞洲人「蹲大號」的姿勢。

多數人聽聽醫生的話,可能自己照做就算了。但他們更進一步推而廣之,深信這款預防便秘控制痔瘡的簡易產品,既然讓自己的問題好轉,就應該對許多有同樣困擾的人有效。於是,美國的Squatty Potty以及紐西蘭的Lillipad Squatting品牌,就這樣應運而生了。根據香港媒體報導,在Squatty Potty品牌誕生的隔年,這種「蹲廁神器」的營業額就超過千萬美元!

自己長年在美國、香港等蹲廁幾乎絕跡的地方生活,對從小熟悉的動作幾乎快要淡忘。並且,成年後偶見街頭有人以此蹲姿吃飯,更是不自覺將「亞洲蹲」與不雅姿勢聯繫一起。但過了中年之後,新陳代謝減緩,身體機能不如從前,又看到物理治療師簡文仁所說,「藉由蹲下的動作,腹壓變大、括約肌放鬆,自然有助於排便;而且能常做這樣的動作,肚子通常不會太大,腹部脂肪、內臟脂肪也不會太多,間接對血糖、糖尿病、肥胖、代謝症候群有一些幫助。」看來,下次讀書或滑手機時應該多多拾回「亞洲蹲」的動作,也把成年以後下意識的負面印象拋掉,重新開機。

家裡的馬桶座墊,應該掀起還是放下?

既然普通家庭用的都是坐式馬桶,那麼問題來了,馬桶座墊該掀起還是放下?可能的情形有三種:(1)馬桶蓋與座墊都掀起;(2)馬桶蓋掀起,但座墊放下;(3)馬桶蓋與座墊都放下。

這看起來是件家庭裡夫妻會吵架的小事,哪是什麼經濟學問題呢?不過,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崔宰弼(Jay Phil Choi)看法不同。他在一篇論文〈Up or Down? A Male Economist's Manifesto on the Toilet Seat Etiquette〉裡以嚴格的數學推導證明,只要妻子把座墊放下的力氣不超過於丈夫的三倍,「保持現狀」(馬桶蓋與座墊都掀起)就會是最有效率的結果。

不過,或許極小化座墊移動次數及不便利成本的終極目標太過簡化。數學家Richard Harter有不同看法。他從賽局理論的角度,在「A Game Theoretic Approach to the Toilet Seat Problem」論文裡認為,除了掀起或放下的不便利成本之外,畢竟婚姻是個合作關係,雙方在從單身轉換到婚姻時所付出的代價等間接成本,也不容忽視。畢竟,婚姻的代價之一是雙方都要在生活習慣上做一些改變。

男性即使在單身時,也有必須放下座墊的時候,已經習慣了掀起和放下座墊的不便成本,生活習慣的改變代價不大。然而女性單身時從來不必掀起座墊,如果結婚後每次如廁得先看看座墊放下了沒有,否則一屁股坐到冰涼的馬桶上極不舒服,婚後這種掀起座墊的成本就平白增加了。因此,從代價總和最小的角度來看,由於男方讓步的代價小,座墊放下才是正確選擇。

英國《金融時報》經濟專欄作家Tim Harford在專欄裡回答讀者疑問時,除了引述這兩個研究之外,還補充了另一個角度:體貼的紳士比自私的豬頭,更容易受女士們青睞,在戀愛競爭中勝出。但紳士或豬頭的判別不易,女士們未必能一眼看出。因此對聰明的男士而言,如廁後放下座墊,就是一個釋放紳士「訊號」的簡單動作。

 讀完這幾篇文章,感覺三位男性學者專家都忽略了一個關鍵問題。如果男士們小便也坐著,馬桶座墊還有討論放下或掀起的必要嗎?

 計入清潔成本的理論模型

為什麼坐著小便?據專欄作家劉黎兒引述日本mynavi株式會社的研究,如果男士們平均一天站著小便7次,飛濺出來的尿水高達2,300滴,清潔的勞力與用水成本相關可觀。該數字是否誇大我不確知,但自己在美國留學的切身之痛確實可以提供佐證。

留學第一年住的是獨居的studio,這種臥室、客廳、廚房合而為一的套房很小,但至少有獨立的衛浴。我用在台灣習慣的站尿姿勢,幾天後就隱約聞到洗手間裡有絲絲異味傳出。心想不對啊,這一人使用的洗手間,自己衛生習慣良好,味道哪裡來的?讀博士班時間繁忙,但幾週也得因此要打掃一次廁所。不過,每次打掃後不需幾天,陣陣異味又如魔味衝鼻。一年後退租時,單單洗手間就花了4個多小時反覆清潔(但最後還是被房東公司扣少許押金),也驚訝尿液飛濺的無遠弗屆,以及清潔頑強尿漬之費勁和困難。

後來,為了省錢住進一位美國老太太房東家。那是洗手間裡乾濕分離嚴格的環境,甚至浴室舖了張超大地毯。由於這木造平房裡只有房東和我兩個人住,任何將洗手間弄濕的責任將完全落到自己身上,只好入境問俗隨房東坐著小便。誰知從此以後愛上這種習慣,因為洗手間不容易弄髒,所需的打掃勞動力也大幅減少。

由此可見,如果在理論模型裡考慮清潔飛濺尿漬所需的勞動時間與金錢成本,或許模型解的答案更加完整且更具有說服力。

既然有清潔衛生的好處,也難怪有些(沒有提供男性站式小便斗的)店家開始在洗手間貼出「男士禁止站立小便」的標籤,這不僅是為贏得女士芳心的目的性體貼,更是對打掃廁所的清潔人員具有同理心的無私體貼。

考慮健康效益的行為建議

隨著消費能力的提高及衛生習慣的升級,日本衛浴廠商研發的「免治馬桶」愈來愈普及,而這也有助男士養成坐式小便的習慣。免治馬桶在感應到使用者靠近時,會自動掀開馬桶蓋(但非馬桶座墊),並在使用完畢後噴出水柱洗滌、以暖風烘乾,最後自動沖水並闔上馬桶蓋。換言之,免治馬桶預設的「現狀」是馬桶蓋與座墊都放下。

當然,在網路上也可以輕易看到,有些男士(醫師)為維護尊嚴,祭出了健康的大帽。認為男人身體結構適合站著小便,坐著尿偶一為之可以,但長久可能會導致攝護腺腫大,甚至影響性機能。不過,這種臆測不但缺乏科學統計依據,事實上可能恰恰相反。國際上嚴謹的臨床研究認為,坐著小便對膀胱有利,特別對有下泌尿道症狀群(Lower Urinary Tract Symptoms,簡稱LUTS)如頻尿、小便不夠有力及小便後膀胱仍有尿液殘留的男士,結果顯示坐式小便更有益攝護腺健康。

另一個研究也證明,雖然健康男性站或坐小便的影響效果不顯著,但對有LUTS問題的男性,坐著小便可以放鬆膀胱,排盡膀胱內尿液,減少或控制住LUTS發生的症狀。此外,雖然坐式小便提高男性性能力的理論未被證實,不過由於健康的膀胱及LUTS被證實影響男性性能力,坐著小便仍可視為間接對男性性能力有間接助益。

在捷運站或提供站立小便斗的公共場所,男士貪快求方便站立小便情有可原,不過在家裡或只提供坐式馬桶的店家,考慮到「亞洲蹲」對健康的好處,考慮到清潔衛生的額外成本、對女士及清潔人員的體貼,也考慮到對膀胱、攝護腺,甚至性能力的間接好處,很明顯,男性經濟學家只考慮極小化不便利成本的「部分均衡」分析失之偏頗。

全面顧及各項因素的成本效益之後,男士如廁姿勢的最適解彷若不證自明。而這最適解,也附帶解決了「座墊掀起或放下」這個引起眾多夫妻口角的「小」問題。

瀏覽次數:383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