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俗話說:「千金難買早知道。」各國政府、各大企業編列大把預算,聘用大量情報、智庫、研究人員,為的無非就是要避免「萬事皆因沒想到」。

然而,數百億美元、幾十萬人力的投入,無法保證精準預測。1961年,美國中情局精心訓練的游擊隊在豬玀灣登陸,「沒想到」羞愧完敗。2001年,美國世貿中心和五角大廈遭到「沒想到」的自殺式攻擊。2003年,英美兩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沒想到」完全找不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類似例子在商業領域也屢見不鮮。例如,偉大創新企業谷歌和蘋果推出的Google Glass和Apple Watch,「沒想到」市場反應如此之差,只能黯然下市。

我們比我更聰明

2007年,一群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與麻省理工史隆商學院的教授學生們,利用短短一年的時間,在網路的開放空間中撰文討論,最後集結出一本《我們比我聰明》,並且榮獲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最佳商業書(Amazon Best Book in 2007)。「我們」比「我」聰明,但「我們」在哪裡?在金融市場上,跟隨羊群心理的從眾心態,往往是賠錢的前兆。可見,沒有適當的平台機制,「我們」也可能是一群烏合之眾、就像無足輕重的一盤散沙而已。

榮獲《紐約時報》編輯選書、《經濟學人》雜誌2015年度最佳圖書的《超級預測:洞悉思考的藝術與科學,在不確定的世界預見未來優勢》(Superforecasting: The Art and Science of Prediction),作者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泰洛克(Philip E. Tetlock)同意預測何其重要;但對政府智庫產生精準預測的成本之高,感到難以苟同。他透過美國情報高等研究局贊助的「良好判斷」(Good Judgment Project,簡稱GJP)研究計劃,找到了高效能、性價比一流的超級預測員及超級預測團隊。

更驚人的是,他們找到的超級預測團隊以約15%到30%的更佳成績,打敗有多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理論背書的預測市場。

世界各國各種語言版本的預測市場,得益於網路技術的快速發展。例如,中文世界的「未來事件交易所」平台,以設計恰當的獎懲機制,滙集原本散落在全球各地的個人有限所知,由訊號釋放者帶動討論,引領價格走勢,產生制度性的訊息滙集管道。這種預測平台打敗市調、民調,成為即時、領先、連續、長期、性價比高的預測工具,從此打破「專家至上」的迷思。

但雖然預測市場以約20%的成績勝過GJP裡的一般團隊,但由於市場裡普通交易者的雜訊干擾,使其訊息匯集的準確度,不如GJP精心挑出的超級預測團隊。

而令人驚嚇的是,GJP裡的超級預測團隊,不過是一群包括失業工人、家庭主婦、退休編輯……所組成。這些如你我一般的普通人,擁有什麼特質,運用什麼技巧,可以精準預測出離常人生活世界很遠的問題:「明年會有任何國家退出歐元區嗎?」「誰會贏得2013年宏都拉斯總統大選?」「金價會攀升至1,850美元以上嗎?」「未來8個月內,會再有多少國家出現伊波拉病毒病例?」……

他們沒有超高智商,不是從事量化分析的超級寬客(quants),也不是像名嘴一般的超級新聞上癮者。為何看似普通人的「超級預言家」,在政治經濟國防等事務的預測成績斐然,遠勝過政府高薪聘請的專家?相反地,泰洛克教授在2005年出版《專家政治判斷》(Expert Political Judgment: How Good Is It? How Can We Know?),卻發現平均年齡43歲,有12.2年工作經驗,全部有碩博士以上訓練的政治、經濟、歷史及新聞學專家們,他們的8萬多件預測表現不比「丟飛鏢的黑猩猩」好到哪裡去。

永遠「β版」才是超級預測王

原來,超級預測員需要的思維是像白紙一樣,開放、無偏見、仔細、好奇,以及勇於自我批評、自我修正。而「所謂」專家們卻往往自以為是,欠缺「吾日三省吾身」的習慣。這種不斷自我進步的特質,《超級預測》書中用了一個很好的電腦術語來描述:「永遠的β版」。就像是電腦程式最終版發行前的測試版,超級預測王會不斷試錯、分析,無止盡地改善、更新最新的預測數值。

因此,「誰是超級預測王」的答案也就在此:一個人能否成為預測大師,關鍵在於其致力於「更新認知」與「自我進步」的努力程度,這比其聰明才智、學歷專業更加重要三倍!換言之,任何有智力、想法和決心、不被成見所囚禁的人,都可以學會和培養出超級預測所需的技巧。

原來,攬鏡一照,超級預測王就在鏡子裡。平凡的你我,也可以比專業預測人員更能預見未來。

所以,雖然6月底英國脫歐公投結果,跌破眾多預測及民調機構的眼鏡,但其結果是否就在你我的計算之中?

展望下半年,隨著美國11月大選日的接近,全球各界及金融市場莫不密切關注,大選結果會不會是另一個黑天鵝事件?有潛力作為超級預測王的你我,是否有個不斷更新的機率值在心中呢?

瀏覽次數:9151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