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7月底,美國兩個主要政黨分別舉行全國代表大會,確認了川普與希拉蕊的總統候選人身分。《經濟學人》雜誌以「再見,左右派之爭,現在關鍵的競爭在於開放與封閉」(Farewell, left versus right. The contest that matters now is open against closed)描述新的政治斷層,正在全球各地誕生。

同樣地,6月底英國脫歐公投之後,對自由的國際秩序念茲在茲的《經濟學人》也以類似觀點刊出多篇文章,例如「悲劇的分裂」(A Tragic Split)提到,這不僅是英國脫離歐盟的分裂,更是英國內部人民的內訌與撕裂。在政黨、公司、家庭、親友間,各人為此爭吵割蓆,甚至支持留歐的議員被刺送命,全球資產即時蒸發數兆美元。又如「憤怒的政治」(The Politics of Anger)指出,現在已到了「憤怒政治」當道的時代。全球化果實的分配不均,贏家與輸家的分歧日益擴大,嚴重受害意識使得許多人憤怒日增,正等待機會宣洩。歐洲各地本土主義色彩抬頭,反對移民的政黨紛紛勝選。然而,因憤怒而投票,因憤怒而執政,歷史經驗可以為鑒,這將是異常不穩定的時代。

不過,以「開放vs封閉」作為政治斷層的主軸,似乎帶點「精英vs民粹」的價值判斷色彩。或許比較準確的說法是「流動vs在地」,如此區分才能擺脫主觀唯心的開放或封閉取向,而是以客觀的經濟處境來捕捉人們的取向。

例如,一樣是億萬富豪,得益於全球化的企業家和主要在本地房地產發跡的川普,就有很不同的取向。前者「流動」,例如IBM、微軟、思科、蘋果、臉書等科技大咖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時,爭相排排站到西雅圖迎接。而後者「在地」,所以強調美國主義比全球主義更符合利益。

一樣是中產階級,在香港的金融、會計、法律等專業服務的提供者,更歡迎經濟活動的區域化、全球化,而醫療、社工等專業人士所服務的對象,主要以滿足本地需求為主,卻未必做如是觀。相對於「流動」的中產階級受惠於大陸與香港的經濟融合,「在地」的中產階級卻是兩地融合負外部性的主要承受者。

一樣是經濟弱勢的階層,在菲律賓有語言能力及其他技能「流動」到香港或大陸從事移工的人,會擔憂南海爭議的惡化,使他們被迫回到本國從事較低薪的工作,因此他們更認同和平解決爭議。相對地,農漁民和其他「在地」的基層服務者,可能更支持政府強硬處理爭端。

因此從各地的例子看來,歡迎開放是跨階層的,反對開放也是跨階層的。支持與否,並不是唯心或意識型態的選擇,可能更是「流動」與「在地」切身利害相關的必然。傳統的經濟階級、政治立場左右可能都無法精確捕捉這種全球化產生的新矛盾,一邊是有全球流動、適應能力及跨域視野的人,另一邊是有本土利益、在地情結,不希望或不願意流動的人。他們彼此的開放態度其實關鍵在於經濟地位的影響,因為其經濟地位可能受區域整合和全球一體化而上升或下降。

台灣是個移民社會,欠缺天然資源的先民很早就將對外往來視為繁榮之道。然而,在土地等既得利益逐漸累積之後,被保護的集團對開放與競爭毫無興趣,也是人之常情。另一方面,沒有土地但有移動的技能資產的人,善用跨界機會發揮優勢,更是人之常情。

也許從「流動」與「在地」的角度觀察美國即將到來的大選,以及台灣內部紛擾不休的許多政治分歧,會比互貼「小丑」、「騙子」、「賣台」、「鎖國」標籤更有營養,也更有洞察世局的分析力與預測力。

瀏覽次數:16136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