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6年5月20日,中華民國第14屆總統蔡英文女士正式就職。在未來四年,她將有很多機會展現女性特質的領導魅力。她的領導風格,對所有華人女性都將有深刻啟示,鼓舞更多「有為者亦若是」的女性,努力成為領導者的豪情壯志。然而,新內閣中女性首長的比例偏低,卻也不免令人失望。

不是不要,你得先是桑伯格才要得到

3年前,臉書(Facebook)營運長桑伯格(Sheryl Sandberg)出版《挺身而進》(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在半自傳、半女性宣言的著作中,桑伯格鼓勵年輕女性在職場上追求成功,期待更多職業女性打破男性壟斷公司高層的局面。雖然書中主旨立意甚佳,但論點卻讓一些女性主義者不悅。

原因在於她過於強調個人努力,卻少談制度障礙。她認為企業女性無法往上爬,是女性普遍缺乏自信,不敢要、不敢爭。她在書中主要著重個人的成長經驗,因而比較像是一本「成功學」的勵志故事,而不像是真正推動男女平等的倡議。誠然,桑伯格出身富有,擁有許多其他姊妹們所沒有的背景條件。紐約時報專欄作家Maureen Dowd就批評,有時候不是你要不要,而是你得先是Sheryl Sandberg才要得到。

到底如批評者所言,在制度困境下的女性成功只是個人條件優秀的特例,非制度變革不足以改變現狀?還是如桑伯格所言,「領導志向的差距」(leadership ambition gap)是職場男女平等的主要關鍵?或許,經濟學家不能從成功個案裡過度推論,而需要更充分的樣本,更多的統計數據來說服與被說服。

男性真的比較喜歡競爭?

許多研究發現,男性比女性有更強的風險偏好,但也更容易陷入賭徒謬誤。那麼,男人比女人更有豪情壯志,更爭強好勝嗎?在一般人眼裡,喜歡競爭往往被認為是男子漢必備的氣質,而迴避競爭則可能會被認為是懦弱的表現。那麼,爭強好勝真的是男性的專利嗎?

就此,學者們做過很多研究,發現則是五花八門。總體而言,很多研究發現男性確實比女性更喜歡參與競爭,原因可能是男女本身的性格不同。但當人們知道其他人的表現之後,女性參與競爭的傾向與男性並沒有明顯差異,所以原因可能是女性自信不如男性[1]但在某些非男性傳統強勢的競爭領域,例如文字方面,女性的好勝心也絲毫不遜色與男性。因此競爭領域的不同,也會影響結論[2]

兩位女性經濟學家Linda Kamas和Anne Preston在《經濟行為與組織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的論文裡[3],從性格特點、風險厭惡及自信程度,對男女競爭心做了細膩的研究。而自信程度又可以更細緻的分成三類:對自身能力的預測(如自己能夠得幾分或多少時間內完成)、對自己預測準確度的信心(如是否有五成把握自己的預測是對的)、以及對自己在所有人中排名位置的預測(如在所有競爭者中自己能否成為前五名)。

透過實驗樣本的精細控制,兩位經濟學家以幾種統計方法發現,影響是否爭強好勝的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對自己排名的預測。相較女性而言,男性對自己的能力、預測的準確度、以及自身排名的預測都高於女性。但最終結果,男女的實際表現並沒有太大差異。也就是說,男性很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和位置;而女性則更加保守,對自己的估計並未盲目樂觀。因此,最重要的變數其實是對自身排名的預測,控制住了這一變數之後,男女之間爭強好勝的差異,就變得微乎其微了。

她們需要的是更多自信

換言之,如果對自身排名的預測是影響參與競爭的最重要變數,那麼在企業領域,女性如何看待自己在職場所能晉身到的位置,以及在政治領域,女性如何看待自己在權力競爭中所能攀爬到的高度,就會影響其爭強好勝的進取心。而這種排名預測的「自信」程度,除了取決於自身能力與主觀目標之外,制度上的客觀條件也不容忽視。

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男性本身所具有的好鬥、佔有欲、勇於冒險等特徵,也確實存在,因此過於「自信」或許不是男性更爭強好勝的全部原因。並且,隨著男女平等的程度愈來愈高、教育水準愈來愈高、資訊傳播越來越快速,在大多數「性別中立」的領域,男女之間的好勝心的差異,很可能會越來越變得微不足道。

但在仍存有性別不平衡的企業高層、董事會、政府內閣等領域,法規及制度上的保障力度還有待加大。因為,性別多元化的現狀,會影響女性對自己在職場地位的預測,從而影響其參與競爭的預設心態。畢竟,男女平衡不僅在公正平等的哲理上站得住腳,從增進社會福祉的政治角度以及增進公司價值的商業角度來看,一樣言之成理。

     

[1] D. Wozniak, W. T. Harbaugh and U. Mayr, 2014. The Menstrual Cycle and Performance Feedback Alter Gender Differences in Competitive Choice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32(1): 161-198. 

[2] C. Gunther , N.A. Ekinci, C. Schwieren and M. Strobel, 2010. Women Can’t jump? – An experiment on competitive attitudes and stereotype threat.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75(3): 395-401. 

[3] Linda Kamas and Anne Preston, 2012.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confident; gender, career choice, and willingness to compete.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83(1): 82-97. 

瀏覽次數:5635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