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的兒子是MIT的高材生,去年升大四暑假到谷歌山景城總部實習,結束時谷歌以優渥的條件招攬,他倒好整以暇,沒當場接受,趁感恩節回家又安排了幾家公司面試,結果挑了一家最小的新創。公司雖小,給的薪水可不低,他卻嫌太高,跟老闆談條件,結果雙方同意薪水減少兩萬美元,股票增加50%。

新創公司年輕化是全球的趨勢。1968年英代爾成立時,創辦人諾艾斯及摩爾剛40歲。1998年谷歌成立,佩吉和布林25歲 。等到2004年祖克柏成立臉書時,他還沒滿20歲。凡是拿出來說的都可能是孤例,但若參加矽谷Startup500的選秀,或是參觀Techstars在紐約、波士頓、芝加哥等地舉辦的為期三個月的創業講堂,或者走訪Seedcamp在倫敦和柏林的加速器,放眼望去,多是從學校畢業沒幾年的初生之犢。 

就像我那朋友的兒子一樣,青春就是本錢,沒家沒累,一個人吃完飯全家肚子飽,運氣好,做了四年,股票也許值好幾百萬美金。即使失敗了,學了一身功夫,下一家公司還等著要人(因此有人說矽谷的創業風險不高)。說不定這期間靈光乍現,想到什麼好主意,自己開起公司來也是常見的事。

年齡軸上,創業本來向年輕這端傾斜,但是全球還有另一個相反的趨勢,就是年輕世代心理成熟年紀普遍延緩,宅男不再被視為不願面對世界的病態,反而成為獨居斗室睥睨天下的標誌。在這種「幼態延續」(Neoteny)、知與行嚴重落差的時代潮流裡,創業者的年紀仍然逐年下降(矽谷已經有高中生的商業企劃書競賽),主要由於幾個原因。

首先是傳統的大型企業多以短期營運成果為CEO績效指標,為了股價,必須追求利潤,為了利潤,最快的方法便是增加效率,為了追求效率,精實人力是必然的措施。同時因為社會整體失業率仍然偏高,大型企業在就業人口中挑選有經驗者,遠比從頭訓練社會新鮮人更為精準快速。這是全球年輕人失業率(12.5%)是整體失業率(4.5%)幾乎三倍的原因之一。

在這樣的大環境裡,年輕人對大型企業的失望和反感可想而知,於是創業成為就業之外的合理選項。如果找人投資不比找工作困難,何妨創辦一家公司,自己當自己的老闆?

或許由於祖克柏的光環耀人眼目,今天的投資界確實對年輕人比較友善。在互聯網或是移動應用一波一波的浪頭上,時下20、30歲的年輕人是原生的衝浪者,他們掌握了關鍵技術,對市場嗅覺敏感,稍有風吹草動,勢頭不再,馬上能夠「見風轉舵」(pivot)。不妨試想:一位對互聯網及移動有興趣的投資人遇見了兩個創業者,一人20歲,一人40歲,他會偏愛對Android原始碼滾瓜爛熟卻毫無商場歷練的後生小輩,還是百戰商場屢有斬獲卻從未用過Snapchat、Instagram的創業老將?

然而造成今天創業多新秀的局面,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現代社會似乎找到了創業成功的方程式。其中創意是最重要的元素,經驗只不過扮演催化劑的功能。

最近一期(Jan 18- 25,2014)的「經濟學人」將當今的創業環境比喻為5億年前地球經歷的寒武紀,當時的生物圈僅有簡單細胞生物,但是自然界發現了訣竅,像堆積木般分化突變出種種高級而複雜生物,「短短」幾百萬年的時間裡,發展出八百萬新物種。 依經濟學人的看法,今天的創業環境也跟寒武紀類似,到了百花齊放的時代。

這個比喻雖然有些誇張,但創業門檻越來越低也是實情,如今想要創業的人,如同玩樂高遊戲,人才、資金、技術、法律、財務都有現成的模組,不必從零開始。

募資永遠是個挑戰,但是現在管道越來越多,除了創投,許多友善的天使投資人聚集成群,掏出腰包之外還樂於分享經驗。如果題目合適,從群眾募資也是一個吸引人的選項,許多新創公司,透過群眾募資的平台不但拿到第一桶金,更得到寶貴的市場資訊 。

缺乏經驗也不是問題,每個國際城市都有許多育成中心、加速器,提供密集集訓、業師輔導、甚至於啟動基金。有人發現,何必花費十萬美元念個MBA?不如想個點子,透過選秀,進入加速器待個一兩年,若能拿到幾十萬元投資,人家出錢,自己得到比商學院更寶貴的實戰經驗,何樂而不為?

更重要的是,開發產品的時候,現代技術工具箱裡的工具一應俱全。需要伺服器或頻寬,可以找雲端資料中心,用多少付多少,省掉了大筆的資本支出。開源碼(open source code)隨手可得,程式環境如Ruby on Rails、微軟的 .NET省去寫程式的許多麻煩,找不到工程師,可以找eLance,程式寫完了需要測試,有UserTesting.com提供服務。在這樣完善的環境下,一家新創公司只需聚焦在自己的原始創意、最有競爭力的強項。

過去需要花費上千萬美元才能完成的工作,現在也許不到百萬就能搞定。時下又正流行「精實創業」(lean startup)的理念,創業資金需求減少,創業自然相對容易,失敗的風險也隨之降低。加上外部有各種可以運用的資源,創業成功的勝算當然大了不少。

因此觀察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成立的許多新創公司,如Dropbox(公司成立時創辦人25歲), Pinterest (27歲), Stripe(22歲),Airbnb(27歲), Snapchat(22歲)等公司迅速能夠登上身價美金10億元的金榜,除了創業者獨有的創意外,不能不歸功於創業環境的長足進步。

不過以上所敘述的基本上是美國的現狀。台灣也有創業年輕化的趨勢嗎?或者說,台灣適合年輕人創業嗎?

答案應該是肯定。不過年輕人在台灣創業,整體環境究竟跟美國大不相同,他們面臨了許多現實的限制,我們應該認真看待。

其一是與父母期望的相互妥協。當一個績優大學的畢業生在台積電、聯發科與一個名不見經傳只有五個人的小公司做選擇時,絕大多數台灣的父母都會強烈建議選擇大公司,因為「大公司有制度,既有保障,又可以開眼界」。即使年輕人堅持己見,加入了小公司,當公司經營遇到瓶頸時,父母親的標準反應則是:「看吧!我早跟你說過。」在這樣的壓力之下,他能堅持多久呢?

其次是產業與市場規模的抉擇。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將創新分為薄創新與厚創新兩類。厚創新如材料、生技、能源等,常需要「老師父的手藝」,剛出校門沒幾年的都算菜鳥。年輕人擅長的互聯網或移動,多屬於薄創新,例如前面舉例的10億美元俱樂部公司,說穿了不過是靠一個新穎的點子罷了。可是同樣的創意放到台灣,哪裡去找上億個用戶呢?

薄創新需要以大市場做腹地,台灣太小,再好的創意,靠兩千三百萬人口無法充分體現它的價值。加以台灣創業生態遠遜於矽谷,好點子也無法產生加速度,稻子還沒熟,可能就得讓人收割。因此台灣的年輕人在創業時,對於薄創新與厚創新不同的遊戲規則,所需要的爆發力或續航力,要有清楚的認知,對於市場規模的大小,更要敏感地估計。

最近台灣對於創投界的短視和缺少天使投資人的機制有許多檢討,這些都是事實,有改善的空間,但也不能忽視另一個現象,就是台灣近十年來的新創公司,成功的多是一二壘安打,跟美國新創公司不是高飛球、就是全壘打的特性完全不同。美國的創投可以期望10倍,100倍,甚至1000倍的報酬, 台灣的創投卻只能看到3倍,5倍,10倍的回收。報酬高低不同,承擔風險的能力自然大小不一。

市場小,創意不足,創投裹足不前,創業者洩氣,這是台灣經歷過的負性循環,正好跟矽谷、倫敦或北京的創業圈中,市場 + 創意  +  創投推波助瀾 + 創業者意氣風發的正向循環相反。還好台灣這兩年似乎看到些許反轉的曙光,其中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得回到年輕世代最擅長的寧鳴而死的創意,和不默而生的創業精神,當然「大人們」創造一個適合台灣的創業環境,搭建舞台的責任也是責無旁貸。

瀏覽次數:1766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