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869年,法國拿破崙三世提出懸賞,廣徵全國高手,開發牛油的替代品,提供給士兵與窮人。結果化學家莫里哀(Hippolyte Mège-Mouriés)成功地用牛脂肪和脫脂牛奶,開發出便宜的替代品,並取得專利。

幾年後,他將專利授權給一家荷蘭公司,這家公司幾經併購,成為聯合利華(Unilever)的前身。150年間,聯合利華鯨吞蠶食,發展成全球三大食品公司之一,年營業額高達700億美金。而當年莫里哀開發出來的人造牛油(margarine),歷經研發改進,動物成分逐漸被植物油取代,成為今日食品界不可或缺的食材。

這一兩年自動駕駛汽車受到大眾廣泛的關注,雖然無人車早已出現在科幻小說中,但真正刺激無人車技術快速發展的因素,還要歸功於一項科技比武大賽。

2004年美國國防部主導的高級計劃研究局(DARPA)提出一項懸賞,第一輛能在加州沙漠中行駛150英哩的無人駕駛車,可以獲得100萬美金獎金。結果參加的15個團隊中,行駛最遠的無人車才開了7英哩,自然沒人過關,大家明年再見。

這15個團隊中有一隊來自柏克萊大學, 他們設計了唯一的一輛無駕駛雙輪摩托車,可惜才剛一起步便倒地不起。團隊中有一位工程師Anthony Levandowski後來加入谷歌無人車團隊,2016年一月他成立了Otto,開發能加裝在卡車上的自動駕駛系統,不到一年時間,優步(Uber)便宣布以6.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這家收入掛零、只有90位工程師的新創公司。

那些科技創意「比武招親」的條件

在互聯網世代,全球規模的創新選秀比賽越發流行。大體上選秀可以分成兩類,前述兩個例子由主辦者出了題目,尋求最佳的解答,有如待嫁閨女物色如意郎君,不妨稱為「招親賽」。另一種沒有預設題目,純粹較量誰的創意最佳,有如眾多美女爭奇鬥妍,這姑且稱之為「選美賽」。

招親賽裡有兩類題目,一類題目超越現在的現實世界,創造對未來的想像,例如無人車,另一類題目則著眼當下,解決目前遭遇的現實問題,例如人造牛油。

DARPA是招親大賽的典型代表,它出的題目全都在前瞻未來。當年互聯網概念的誕生,便出自於DARPA希望建立一個沒有中央指揮所的通訊系統。近年來除了無人車之外,機器人技術也是DARPA招親的重點之一。

另一個著名的招親大賽的主辦單位是XPRIZE。XPRIZE是一個非營利的基金會,成立於1996年。基金會宗旨是以競賽刺激創新,運作方式是大膽提出高難度的技術挑戰,然後提供鉅額獎金,激勵全球高手爭相角逐,以加速創新的腳步。20年來,XPRIZE提供了許多獎項,有些達陣,有些放棄,還有許多現在進行式,其中包括以下幾個獎項:

2007 Google Lunar XPRIZE

本獎由谷歌提供,獎金2,000萬美元。目標是鼓勵民間團隊開發無人太空船,登陸月球,月球車在月球表面不但需要行走500公尺以上,還能將高清畫素的影片傳送回地球。

2011 Tricorder XPRIZE

本獎由高通(Qualcomm)在2012年提供,獎金1,000萬美金。高通既然是全球最大的手機晶片廠商,近幾年又對醫療服務投入龐大的資源,因此這個題目放在移動裝置與醫療的交集。一支移動裝置,是否能像整組醫療團隊一樣專業,提供完整的醫療診斷?誰能第一個開發出這種裝置的團隊,便是這個獎項的得主。

2014 The Global Learning XPRIZE

本獎項的美金1,500萬元獎金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完成,目標放在利用科技迅速改善非洲落後地區的教育水準。由於手機功能越來越強大,如果一支手機能夠像一位老師,教導幼兒讀、寫、及算術,貧窮落後地區的教育水準便能獲得大幅改善,便是這個獎項的目標。

2014 A.I. presented by TED XPRIZE

這是一個人工智慧的題目,細節尚有待明確定義。近幾年人工智慧突發猛進,這個獎項的目標是用 AI 在TED上做15分鐘的演講,但有個條件,必須在演講結束後獲得全場觀眾起立致敬。

2015 Shell Ocean Discovery XPRIZE

這個獎項在2015年底由XPRIZE的董事長 Peter Diamandis提供,獎金700萬美金,以3年為期,繪製出整個地球海底的3D地圖。

2015 NRG Cosia Carbon XPRIZE

這也是Peter Diamandis提出的獎項,獎金2,000萬美金,以4年半內為期,將發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碳轉換成具有其他經濟價值的產品,價值最高的團隊獲獎。

2015 Adult Literacy XPRIZE

本獎項著眼在成人識字教育,以改善全球頑固的文盲問題。能在12個月內將成人的識字率提高幅度最大的團隊,便能成為美金700萬元鉅額獎金的得主。

台灣能否也走向「開放式創新」?

像DARPA 或 XPRIZE 這類描繪未來的招親大賽不少,但在現實環境裡,許多迫在眉睫的技術問題層出不窮,企業內部研發創新能量有限,紛紛求助外界的力量,因此不少群眾共創的網站應運而生。例如 InnocentiveNineSigmaKaggleIdeaConnectionYet2.com等。

國際大型企業看到這個趨勢,也視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為重要的研發策略,除了跟以上的網站合作外,也主動公佈公司面臨的技術瓶頸,徵求各方好手共同參與。例如前面提到的聯合利華,便建立了網站專頁,尋求能夠減緩油脂氧化、新的食品材料、冷凍冷藏方法等技術。其他如食品巨人General Mills,製藥公司AstraZeneca,以及不可勝數的大型企業,也都熱情擁抱開放式創新。

據統計,全球每年有3萬件獎項,實際發出獎金超出20億美金,全球參與開放創新的各領域科學家至少200萬人,形成了一個龐大的交易市場,媒合待嫁閨女(企業面臨的技術瓶頸)以及青年俊秀(具有技術創新能力的科學家),創造情投意合的機會。這樣一個龐大的市場,從此技術創新的能量不必桎鎖在實驗室裡,而能與現實世界接軌,解決實際面臨的問題。

台灣各種公民營單位每年舉辦許多創新創業競賽(至少有30種以上吧),學研單位也常主動徵求研究專案計劃書(call for proposal),但這一類活動多半屬於選美賽,無論參加者美醜如何,最後總是能選出第一名。

此外台灣產學研各環節各自形成自我獨立的穀倉,雖然近些年政府大力鼓吹產學合作,推動各種大聯盟、小聯盟計劃,但是慣性需要更大的能量打破,而能量又需要時間和資源累積,不免讓人憂心是否緩不濟急。

台灣更不缺乏各種政府主導的主題型研究計劃,生技、大數據、雲端、奈米、太空等,都成立了 專門的研究單位,提撥專款支援,但因為缺乏明確的目標,或不知道想要解決那些具體問題,嚴格的說,這樣的研究多在培養人才和能量,而不一定能真正對症下藥,解決實際的問題。

大家都知道,提出問題的能力比解答問題的能力更可貴,在全球科技人才都可以為我所用的時候,提出好問題的能力更為重要。台灣不是沒有科技創新人才,但嚴重缺乏能認清市場需要、定義科技問題的眼光。同時台灣雖然是一個民主開放的社會,但對於開放型的企業合作、資源互補、產官學互通聲氣還大半停在自掃門前雪的階段。

正因為如此,開放型創新更是台灣一個值得努力的方向,最卑微的起步是開.始舉辦一些招親大賽,鼓勵各公民營事業機構勇敢地指出當前遭遇的技術瓶頸,然後重金懸賞,徵求最佳解答。只要有窈窕淑女,天下俊士哪會不動心呢?

瀏覽次數:128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