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的未來,矽谷說了算」,是遠見雜誌7月號的封面標題。出版界向來語不驚人死不休,這樣聳動的標題當然是為了吸睛。不過不能否認,矽谷天天接生無數的創意,今天一個小伙子的白日夢,明天便有可能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臉書、twitter,優步、airbnb,都是現成的例子。

無論「社群網路」、「共享經濟」、「人工智慧」、「無人駕駛」,這些浪潮都在矽谷醞釀激揚。即使是最近甚受台灣金融圈矚目的金融科技(FinTech),雖然美國的金融中心位於紐約,矽谷地處邊陲,但想要在金融科技圈子裡創業,矽谷仍是首選。加上金融科技跟區塊鍵(blockchain)技術結合,徹底顛覆傳統信用、驗證的機制,消滅中間人的角色(disintermediation),未來顛覆華爾街的後起之秀,恐怕還看矽谷今朝。

不過人類社會的文明推演,也不完全靠科技、創業或經濟發展。在飽暖之餘,思想、價值觀、社會理念、人文藝術,都是人類文明不可或缺的面向。矽谷在這些方面,也能領導全世界走向未來嗎?

雖然舊金山市區裡音樂廳、美術館、博物館應有盡有,也有交響樂團、芭蕾團等常駐藝術表演單位,但究竟美國西岸發展比東岸落後200年(例如哈佛大學建校於1636年,史丹福大學建校於1885年,整整晚了250年),跟東岸名城波士頓、紐約、華盛頓DC多采多姿的藝文活動相比,要說矽谷是文化沙漠也不為過。就在幾個月前,具有80年歷史的舊金山芭蕾舞團便因入不敷出,提出了破產申請。

不過千萬不要輕視財富的力量。富庶提供機會,機會吸引人才,人才創造文明。不少矽谷人累積財富時日漸久,關心的事務早已從商業擴大到公共領域,加上矽谷多元開放的先天環境,各種種族、宗教、性別及性取向平等、動物權、環保意識等議題,矽谷都有前衛觀點,因此吸引各式各類的人才在矽谷匯集,彼此激盪。

塑造未來解讀未來的好思者

矽谷人士因為站在新興產業的前沿,對科技可能造成社會、人文、人類未來的衝擊有最深刻的體會,因此產生了不少「好思者」(thinkers),其中大約可以分成三類。

第一類人由於連續創業成功,見多識廣,因而發展出一些創業的方法論,這些人的Twitter常有上百萬追隨者,所寫的博客是許多人的必讀,出版的書籍也往往成為暢銷書, 例如The Lean Startup(作者Eric Ries,創辦IMVU),The Start-up of YouReid HoffmanLinkedIn創辦人),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Ben HorowitzOpsware創辦人,被HP收購後與馬克安德森共同創辦了Andreessen Horowitz創投基金),Zero to OnePeter ThielPaypalPalantir共同創辦人)等。由於這些人樂意分享,他們的經驗和網路關係大幅提高了新創公司的視野,也增加了成功的機率。

第二類人可以稱為「未來學家」(futurist),其中以發展出奇點理論的Ray Kurzweil為代表,最近出版Rise of the RobotsMartin Ford也一時聲名鵲起,擁有相當的話語權。其他對探討未來具有濃厚興趣的業餘人士更是不計其數,並組織團體定期舉辦聚會。還有一位年近80歲的未來學家Stewart Brand主張人類應該用一萬年的眼光來檢視過去、透視未來,因此成立了一個Long Now Organization,網站上特別介紹該組織成立的時間為西元01996年。對未來的好奇不光是業餘者的消遣,許多企業對未來進行有系統的思考,Cisco與Intel 甚至正式設有首席未來學家(Chief Futurist)的職位。

第三類人屬於學院派的學者,主要是柏克萊和史丹福兩所大學的教授,其中包括結合理論與實務的商學院教授,在某學門領域中執牛耳地位的學者,或是獲得諾貝爾物理、化學、經濟各獎項的得主(史丹福有32位,柏克萊有22位)。這些學者雖然在象牙塔裡不食人間煙火,但他們崇高的學術地位從另一個角度鞏固了矽谷塑造未來、解讀未來的發言權。

以社會創新改善社會問題

矽谷人士不止關心經濟活動的生產面,對分配面也同樣重視。他們雖然是知識經濟的最大受益者,但對全球貧富懸殊差距擴大的現象更是憂心忡忡,因此從各個方向盡一己之力,希望所得不均的問題能夠有所改善。有人投資教育事業(例如CourseraUdacityKahn Academy),希望增加社會階級移動;有人建立智庫,以改善公共政策的品質(例如Nicolas Berggruen成立的Think Long Committee for California);更有許多人企圖結合社會使命與企業機能,創辦各種社會企業,或是在公司早期便取得B型企業的資格(一種衡量公司是否明確執行社會使命的驗證),加州政府也早在2012年便通過了共益公司法(Benefit Corporation),從公司治理機制上,界定企業願意擔負的社會責任。

史丹福大學商學院在十年前便開始了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的課程,甚至還出版了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SSIR)期刊,每季出刊,專門刊登社會創新的方法或介紹現況的半學術性文章,在社會企業圈內小有名氣。另外天主教創辦的聖塔克拉拉大學的米勒中心(Miller Center)也跟商學院配合,每年招收來自全球的20位社會創業家,給予長達10個月的訓練,以放大他們的社會影響力。

10年前,一位從史丹福商學院畢業的MBA學生Jessica Jackley,不像一般同學,畢業後加入谷歌或臉書陣容,反而跟朋友一起創辦了Kiva,用P2P的方式從事微型貸款,讓全世界的微型創業者,可以借到從250到10,000元美金的無擔保貸款,從事一個可以維持家計的營生。10年之間,Kiva總共借貸出接近300億台幣,幫助了150萬名微型創業者,改變了幾百萬人的生命。

因此在矽谷,創新不止可以致富(do well),也可以行善(do good)。

除了超級富豪還有超級慈善家

矽谷孕育了許多獨角獸,隨之也產生了許多身價超越10億美金的創業者。根據2014年的統計,矽谷一共有56位這樣的超級鉅富,其中包括像Oracle創辦人兼執行長Larry Ellison這樣的資深富豪,也有像運動照相機廠商GoPro創辦人 Nick Woodman這樣的科技新貴。許多獨角鉅富創業時年紀輕輕,早早便名聞利養,對成功、機遇、社會有不同的體認,他們視金錢為工具,而不是目的。因此跟前一輩的創業家不同,他們往往事業與公益同步進行,以捐款或成立基金會的方式,成為新一代的超級慈善家。

就以臉書的首任總裁Sean Parker為例。他今年不過37歲,但身價已經高達24億美金。2015年他捐出6億美金,成立Parker Foundation,其中一項追月(moonshot)計劃便是加速抗癌免疫學的治療方法。基金會動員了美國東西岸各大醫學研究機構,資助300位以上一流的研究學者,進行一場為癌症找出徹底治療方法的戰爭。當年Sean Parker以MP3格式顛覆了音樂產業,現在他站在第二線,準備用雄厚的基金,進行另一場顛覆癌症治療的革命。

還有像eBay的創辦人Pierre Omidyar及第一任總裁Jeff Skoll。他們在十幾年前便分別成立基金會,這些年來兩個基金會各捐贈出接近10億美元的龐大金額,支持各種媒體、公共政策和慈善組織。特別是Jeff Skoll成立的Skoll Foundation,一直是社會企業最忠實有力的支持者,Jeff Skoll本人也響應巴菲特和蓋茨The Giving Pledge的呼籲,在有生之年或遺囑中承諾捐出50%以上的財富,作為公益用途,他在捐款申明信中說到:「我曾有幸追尋夢想,現在希望我的捐獻能夠對世界的永續和平和富庶做出小小的貢獻。」

未來,需要靠資源打造。這方面,矽谷人不吝嗇。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夢想行動者

我在《究竟該向矽谷學什麼》這篇文章裡提到幾點值得我們學習的矽谷文化,其中包括既敢作夢又能起而行之的夢想行動者(dream doer)。矽谷也許比其他地區人士樂觀,因為他們經驗過打破慣性、顛覆傳統的可能;他們也很實際,因為知道失敗是成功的隔壁鄰居;他們追求的不是10%的改善,而是10倍的跳躍,即使失敗了,也不忌憚別人嘲笑自不量力。

其實對未來的描繪,並不困難,在科幻小說中比比皆是。但只有在矽谷,有人當真,努力付諸實現,也有人附和,以財力支援。例如矽谷有一個非營利研究單位,名為SETI Institute(SETI 是 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的簡寫),裡面有將近有100位科學家,顧名思義,他們的使命是在太空中企圖找尋生命跡象。

事實上,太空科技正是矽谷另一個熱門的投資領域。例如Moon Express準備在2017年將機器人送上月球,Deep Space Industries也計畫在遊蕩在太空中的小行星上開採稀有元素。

這樣的例子,在矽谷很難窮舉。都靠這些不信邪的夢想行動者,捲起袖子身體力行,未來才會成為現實。

我們的未來,真的矽谷說了算嗎?

依勸人勵志的說法,每一個人的未來,都應該掌握在自己手裡。一個社會或一個國家,對自己的未來也有一定的主控權,不可能任其他地區左右。但當代全球經濟實力已經形成錯綜交織的因果之網,沒有任何個體或社會能置身於這因果之網之外,差別只是當浪潮來時,我們將是乘在浪頭上的弄潮兒,還是被浪潮席捲而去?

世人看矽谷,多半談論的是它的科技與創業,若只從這個角度了解矽谷,便低估了矽谷。矽谷對人類文明的深遠影響,也許從科技與創業開始,卻必須透過其他面向如思想、價值觀、社會理念來完成,這也是台灣為何要跟矽谷接軌的真正原因。了解矽谷,我們更容易看見未來。 

瀏覽次數:707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