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依隆馬斯克(Elon Musk)可以說是21世紀的創業奇葩。他以一抵三,同時經營三家公司。特斯拉,開電動車風氣之先,有機會在30年後 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公司;太陽城(SolarCity),在全美屋頂上廣建太陽能發電站,即將被特斯拉以28億美金併購,到時候,特斯拉車主開車就不再需要消耗任何地球能源;SpaceX,追求人類往返太空旅行甚至移民外太空的天方夜譚(依隆曾經宣稱他準備到火星退休)。

幾年前,當加州居民在為修建從舊金山到洛杉磯的高速鐵路爭論不休的時候,依隆又異想天開,提出了另一個科技神話──超迴高速膠囊列車(Hyperloop)。

「超迴」的構想是在兩個城市間建築一個金屬管,裡面接近真空,乘客乘坐在一個小膠囊裡,在管內穿梭,時速可以高達每小時1,000公里,跟波音777的速度相當,從舊金山到洛杉磯只需要半小時。

「超迴」結合三種概念:磁軌砲(railgun)、超音速協和號飛機、和桌擲球(air hockey table)。如果成功,堪稱是人類在火車、汽車、輪船、飛機之後發明的第五種運輸工具。本來大家還在半信半疑,美國太空總署NASA卻公開背書了「超迴」的技術可行性,更是引起各路人馬的好奇。

協力創新的開發模式

根據依隆豐富的創業經歷來判斷,他是否又要開始第4個追月(moonshot)計劃呢?沒想到,他一開始就把「超迴」的構想公諸群眾,一則他在經營三家公司之外再沒有多餘的時間,二則這種劃時代的新交通工具需要各種不同技術的整合、無比的財力和耐心、以及公共政策的配合。再說,自己的夢,由別人來圓有何不可?

依隆出招之後,果然有兩家新創公司接招,開始了一場長跑競賽。

Hyperloop One (原名 Hyperloop Technologies)是一家典型的新創公司,募集了9,260萬美金(投資人包括大陸天使投資人徐小平),組織了一個明星團隊。另一家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 (簡稱HTT)卻別出心裁,創辦人廣發英雄帖,一方面透過群眾募資,找到了600位投資人,一方面採取群眾協力創新發明的方式,在全球號召了520位各領域的技術專家,每人只要承諾每週工作10小時以上,便發給認股權證,卻不給予任何現金酬勞。

像HTT這樣大規模的技術發展專案,採用協力創新的方式是否能夠成功,現在時間還早,很難驟下斷論。不過因為互聯網通訊發達,雲端計算和儲存無遠弗屆,組織間的高牆逐漸拆除,利用組織外群眾的力量來彌補組織內專業或資源不足,已經成為研發的正常選項之一,無論協力創新、或開源研發都將會是未來的趨勢。

開源共享的軟件世界

以軟件而言,開源碼運動已經勢不可擋。多年來,軟件圈子受夠了微軟、甲骨文等軟林霸主予取予求的商業模式,終於揭竿而起,主張一切軟件都可以變成人類公共資產,於是成立了Open Software Initiative之類的非盈利組織,推廣集體開發、共同維護、大家享用的軟件創新模式。

最近軟件創新的速度越來越快,有一部份的原因應該跟開源碼的流行有關。目前領先技術前緣的軟件,基本上都建構在開源碼的平台上。例如:

Apache Hadoop:分散式資料儲存和計算平台,是處理大數據的基本工具。最初構想從2003年谷歌發表的一篇論文開始,經過谷歌、雅虎、臉書各公司的支持,正式V1.0版本在2012年推出。

Docker :開發出軟件集裝箱(software container)的概念,簡化一般運用程式在數據中心(data center)推出時所需要的各種資源。最早的想法在法國提出,2013推出V1.0 版本。負責推廣Docker 軟件的公司(也稱為Docker)一共募集了1億8千萬美金,是當前最熱門的軟件新創公司。

Blender:這個軟件早在1995年便開始開發,經過軟件圈多年來的共同努力,已經成為處理3D模型最受歡迎的軟件,不但功能廣泛,而且免費。負責推廣及維持的Blender 基金會,總部設在阿姆斯特丹。

ROS(Robot Operating System):2007年史坦福大學一個參加太陽能自動車競賽的團隊,開發出一系列的軟件,以方便機器人的設計和操作。雖然計劃並不成功,卻培養了許多人才,目前許多開發機器人的新創公司,都來自這個團隊,而當初開發的ROS軟件,也成了所有機器人公司第一步的踏腳板。

以上只是整個開源碼運動裡極為少數的例子,類似的軟件不計其數,顯示了開源碼運動背後的潮流和時代意義。

開源碼源於智慧開放、全民共享的理想,實際的執行經驗也證明成效卓著。因此許多大型資料分析及資訊服務公司,如IBM或GE,都很明確地表示,未來軟件開發一律採用開源碼的技術平台,封閉性的軟件不再加以考慮。

硬體設備也能開放

其實開放共享的作法不只適用於軟件,在硬件圈子裡也逐漸蔚為風氣。以下也簡單介紹幾個較為知名的開放硬件。

Arduino:這張單晶片微控制卡大概是最成功的開源硬件設計,估計每年將近100萬張Arduino卡被用在各式各類的產品裡,扮演大腦的功能。 

Raspberry Pi:當硬件越來越智能化後,許多硬件產品都內藏一片主機板,這便是Raspberry Pi的設計出發點。這張主機板只有信用卡大小,可以用來教學、設計原型機、或是少量生產。英國最知名的Raspberry Pi供應商Premier Farnell剛以接近9億美元的價格被收購。

OpenROV:這個海底無人車由兩位工程師設計, 所有設計圖在網路上都可以下載,經過授權便可以合法生產。

對非硬件工程師而言,這幾家公司或許不代表太大的意義。對圈內的硬件工程師而言,開源硬件代表了機會,也帶來了挑戰,當重要的新產品趨勢,例如3D 打印機、 無人機設計機器人設計,全部都有開源社群進行研發時,技術開發的價值何在?

過去30年,知識經濟崛起,智慧財產權成為最有力的競爭利器,所有的科技公司都以專利為護城河,專有技術(know-how) 為城牆,無論軟件硬件設計都是無比珍貴的私有珍寶,必須以重兵保護,避免被人掠奪。但在開源運動之下, 遊戲規則被徹底顛覆,私有財變成了共有財,智慧不是沒有價值,只是要被公眾分享,這對人類的科技發展意味了什麼,對台灣而言有哪些啟示?

開放智慧,台灣欲迎欲拒,是喜是憂?

追根究底,人類智慧來自於群體,最終應該回歸群體,這是所有智慧財產保護都有期限的原因。不過在資本主義推動下,過度保護已經成為全球競爭中先馳得點、贏者通吃現象的根本原因,開源運動正好扭轉了這個趨勢。

台灣的產業結構硬重軟輕,兩者比重懸殊。全球軟件的開源運動對台灣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現在起步還不算太晚。只是在開源社群裡,光享受不貢獻,便無法得到尊敬,如果只知道下載各種由社群共同開發的軟件,卻把改善後的版本據為己有,不回饋到社群,這種搭免費便車的投機客,是開源社群中最為不齒的心態。

但對硬件產業而言,乍看之下,硬件開源運動似乎是一個具體的威脅, 如果人人都能取得免費的硬體設計,台灣廠商的貢獻何在?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思維,其實台灣硬體產業真正的價值是製造技術,原創技術本來不是台灣的長項。許多設計不是由客戶提供,就是競爭者之間的差異有限,在這種狀況下,台灣的自主設計跟開源硬件的差別不大。同時開源硬件通常是模組件(module),用它作為一個起點,可以加速進入市場的速度,也可以迫使公司將資源投入真正能夠掌握獨特價值的方向。

智慧財產權是知識經濟背後一隻看不見的手。開源運動拿開了這隻手,未來知識經濟的運作模式想必非常不同,技術先進公司和技術落後公司的距離必將拉近。到那個時候,彼此會有更密切的合作?還是產生更激烈的競爭?當技術更容易取得時,我們會創造更大的價值?還是價值被嚴重稀釋?如果科技發展因此更為迅速,人類會用來解決更重大更長遠的問題?還是設計出聰明聽話的人工智慧取代冥頑不靈的血肉之軀?

顯然這些都是沒有現成答案的問題,不過,當鐘擺開始由獨佔智慧向共享智慧擺動的時候,我們最好做好準備,別被鐘擺砸壞了後腦勺。

瀏覽次數:217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