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創業者轉換跑道成為創投家的人不少,像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這樣兩邊都能如魚得水的人卻不多。他在23歲創辦Netscape,掀開了互聯網時代的序幕,隨後成為活躍的天使投資人,37歲正式下海成立創投基金,短短7年的時間,管轄的資金已經超過40億美金,在創投界裡幾乎能夠呼風喚雨,喊水會凍。

做了幾年創投,看遍天下英雄好漢的商業企劃書,安德森在2011年作出「軟件即將吞噬世界」(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的驚人之語。雖然當時金融風暴尚未完全過境,但是軟件產業已經春江水暖鴨先知,產業下游,大型軟件公司營收開始回甦;中游,Nasdaq每年上市公司裡總有幾家軟件新秀崛起;上游,軟件的新創公司更是撒豆成兵,前仆後繼,成為創業圈裡最活躍的族群。

逐漸吞噬世界的軟件產業

根據美國資誠會計事務所舉辦的MoneyTree統計, 從2015年第一季到2016年的五個季度裡,全美國創投界在軟件產業的投資接近300億美金,佔創投總投資金額的40%左右,遙遙領先排名第二的生技產業(約佔14%)。平均下來,每季度約有60億美金的資金,流向大約400多家公司,其中一半以上都跟互聯網有關。

(美國創投業投資%,2015 1Q至2016 1Q,資誠會計統計)

(美國創投業投資軟件新創公司$,2015 1Q至2016 1Q,資誠會計統計)

根據這些統計數字,軟件即使現在還沒吞噬世界,至少已經吞噬了40%的創投資金。三五年後,這些軟件新創公司成長茁壯,成了氣候,真要吞噬了大半個世界也不足為怪。

軟件產業之所以如此蓬勃發展,有幾個背景因素在推波助瀾。

首先是摩爾定律在過去40年造成電腦運算能力呈指數成長,計算、通訊、儲存都不再侷限人的創意,連圍棋九段高手都下不贏電腦了,軟件可以幫人服務(解讀:取代人的工作)的清單自然越來越長。

因為硬件速度又快成本又低,軟件工程師構建的虛擬世界越來越有魅力。這個存在於網路的世界既沒有實體世界空間和時間的限制,又有無窮的變化和使用者完全的主控權,於是人們每天生活的重心逐漸從實體世界轉移到虛擬世界。而搭建這個虛擬世界的材料不是磚瓦,而是軟件,搭建的人不是泥水匠,而是編碼工程師。

最後則是軟件新創公司的起始投資需求越來越低。創業者不需要老師傅多年的手藝,只要有幾年的編碼經驗,加上敏感的市場嗅覺,大學畢業生也很好用。資金不夠也可以精實創業,或是儉樸創新,不像硬體新創公司,動輒花上幾百萬的開模成本,或是上千萬的IC光罩費用。

因此軟件產業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越滾越結實。先從應用開始,無論電子商務、社群網路或是移動,眼尖的人看到處處都是商機,然後資料累積越來越多,裡面蘊藏著不少可以變現的礦產,於是又有一些聰明人開發了許多工具,賣給想要挖寶的人。如此從點而線而面,形成了整體軟件產業蓬勃發展的生態。

新世紀的軟件趨勢

我在過去一年中,看了數百份商業計劃書,也挑選了好幾家進行投資,其中軟件新創公司的比例大致符合上述的統計數字。從這些取樣中,可以看到幾個非常明顯的趨勢:

1.軟件服務化(Software as a Service, 以下簡稱SaaS)已經成為軟件的標準商業模式。過去軟件一律賣斷,每一次新版上市,想升級的人得再付一次錢,微軟20年來賣Window 或Office,都採用這種模式。新的SaaS模式則只租不賣,軟件賣進了一家企業,便可以收一輩子的房租,若是客戶不想繼續使用,也隨時可以退租。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的SaaS 軟件都儲存在雲端,客戶隨處可以使用,軟件廠商也容易維護和管理版本升級。這種商業模式,遠比舊有的軟件銷售方式容易放大規模。

由於SaaS的流行,無論大型以及中小型企業,或是零售、醫療、餐飲、旅遊、服務各個不同的產業,或是企業裡的會計、銷售、行銷、人資各種功能機制,幾乎每一個可以想像到的應用,都能看見軟件新創公司的蹤影。

2.軟件越來越智能化。電腦處理的資料不再只有文字或數字,還包括了圖像和影音,而且資料量每年以數量級成長。處理這種海量資料,軟件除了需要模擬人類的認知能力,還要具備自我學習的能力。因此利用人工智慧、機器學習、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技術,從龐大的資料量中擷取或匯總最重要的資訊,幾乎是每一個軟件應用程式必需具備的基本能力。

3.開源軟件成為開發軟件的樂高積木。開源軟件運動經過20年的推廣,已經創造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軟件生態環境。現在軟件工程師開發程式,每一行編碼都靠自己寫的景況幾乎絕無僅有,無論是作業系統、資料庫、工具軟件、人工智慧、機器人、甚至於應用程式,幾乎都可以在開源碼社群中找到堪用的免費程式,然後像使用樂高積木一般,組合成符合自己需求的程式。

台灣的軟體產業何去何從?

軟件一向是台灣資訊產業的軟肋。雖然許多硬件或IC公司,例如宏達電或聯發科,工程部門裡軟件工程師的人數可能比硬件還多,但在OSI的七層模型中,這些人開發的軟件都位於較為底層,搭配硬件的功能(所謂嵌入式軟件)。

談到台灣的軟體產業,總是不免提起趨勢科技或訊連,再加上智冠、橘子遊戲等20家左右的電子遊戲公司,以及眾多以提供軟件服務或代理為主要業務的公司,如精誠、零壹科技等。根據資策會的統計,台灣軟件產業每年產值約3,000億新台幣(約100億美金)左右,其中只有20%外銷,絕大產值來自於內銷。這樣的產業規模,比起美國每一季度投資60億美金到軟件新創公司的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因此我們不免要問:如果真有一天,軟件會吞噬世界,台灣是會吞噬別人呢,還是被別人吞噬?

對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軟件有兩種貢獻。一是發展成為產業,直接創造具體產值,另一是應用在一般企業的運營,以增加生產力,間接增加產值。這兩者之間有正向關聯,但在理論上,一個經濟體可以完全採用進口或開源軟件,雖然沒有本國軟件產業,卻還是可以建立高度的企業營運自動化。

台灣的軟件產業一向欲振乏力,有先天原因也有後天因素,人才不足,本國市場太小,創意不夠突破,整體產業基礎不夠,缺乏進軍全球市場的雄心壯志等等。期望未來有亮眼的突破,可能不太容易。

但是在軟件應用方面,台灣絕對不能落後,因為這攸關國家整體的生產力。

不妨以數字舉例說明。台灣軟件產業佔全國GDP約2%,如果卯足了勁衝刺,這個數字加了倍,不過是4%。但是如果在其他98%的企業裡,善加利用或開發應用軟件,只要生產力能增加2%,也可以達到相同的GDP成長。

反過來說,如果企業不能及時引進尖端軟件技術,生產力不能提升,遲早會喪失全球競爭力。特別是印度和中國的軟件外包產業發達,軟件人才遠比台灣充沛,台灣更需要發奮圖強,加強軟件能力。

可能的追趕捷徑

所幸開源軟件是軟件業界前所未見的典範轉移,具有洗牌效果,是軟件落後國家可以迅速追趕的捷徑。掌握這樣一個契機,台灣朝野可以考慮以下幾個發展的方向:

1.軟件運用優於軟件產業。除了如前所述,加強軟件在企業的應用對台灣GDP貢獻比發展軟件產業為大之外,更重要的是先要知道運用工具,才能學會如何製造工具。一般企業越能廣泛使用軟件,發展軟件產業的機會越高。

2.積極發展開源軟件社群。台灣不僅應該積極參加全世界各種開源軟件組織, 更需要發展島內的開源互享機制。開源表面上跟保護智慧財產權的觀念衝突,卻是共享腦力結晶最短的路線,如果每一個人都能佔在別人的肩膀上,社會整體一定進步得更快。

3.大學資訊教育調整課程,除基本理論之外,大幅增加各種開源軟件工具的學習,並且增加實作,撰寫程式解決實際問題,完成後開放原始碼,以方便未來的維護和改善。

軟件確實在鯨吞蠶食其他的產業,美國的軟件實力更是有增無減。如果沒有軟件技術,台灣的硬件遲早會失去優勢。台灣最可貴的還是擁有平均水準以上的軟件人才,加上普遍求好心切的心態,如果選擇擁抱開源社群,「聯合世界其他幼小民族」,應該還可以一搏。

瀏覽次數:262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