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電子展中華為的攤位。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消費電子展(CES)三天前剛剛落幕。我已經有四五年沒參加CES,今年抽空走馬觀花,重新探測了一下水溫。這個每年一月初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電子展,十幾年前便取代了以個人電腦為主題的Comdex 展,成為一年一度全球科技界的廟會 。

在個人電腦時代,科技的進步用CPU速度來衡量。在消費電子時代,再也沒人談CPU速度,或是記憶體容量。從智慧手機開始,平板電腦、4K電視、物聯網、無人機、虛擬實境,年年都有一顆明日之星誕生,無中生有,創造前所未知的市場,領導幾年風騷。

幾年沒有參觀消費電子展這樣的科技廟會有個好處,就是對於產業的變動、公司的競爭優勢、或是區域經濟實力的消長,對比更為明顯。這次觀展的感觸比往年為多,也許是這個原因吧。

一、烏雲籠罩下的CES

今年的CES似乎沒什麼亮點,全是熱炒過的題材回鍋,既沒有重大消息,也沒有能帶動話題的新產品。金融圈裡消費電子公司本來就冷門,過去六個月NASDAQ不見新公司上市,也沒傳出重大的購併消息。反倒是在6月份風光上市的Fitbit股票一路下滑,光在CES四天的會展期間就暴跌了30%。

Fitbit其實是池魚之殃。2016年股市開盤第一天,中國股市首次開啟熔斷機制,四天時間觸發了四次,兩天提前收盤,尤其是1月7日,股市開盤30分鐘便收盤,創下最短成交日的歷史紀錄。中國股市重傷風,美國股市也隨之感冒,由於時間正巧跟CES展期重疊,為十餘萬CES參展者心頭上撒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2016年股市開市不吉,是否意味景氣將開始由盛轉衰?

二、物聯網不是決勝關鍵,只是參賽資格

今年CES會場沒有物聯網專區,因為所有跟人有介面的產品,都被工程師加上連線功能。燈泡、牙刷、梳子、馬桶蓋都上了線,何況空調機、冰箱、洗衣機? 跟人沒有直接介面的各種幕後裝置,無論感應、資料收集、控制、維修的功能,當然也全都接上了線。

現代人能享受舒適的現代生活,乃拜數百年科技發展之賜,以科技為主軸的各種食衣住行育樂功能,已經緊密地鑲嵌在我們的生活中,雖然現在多還在離線(不妨稱之為1.0版),但不會被淘汰,只是需要更新(2.0版),未來一切食衣住行育樂功能都將成為物聯網上的一個節點。到那個時候,物聯網如空氣無所不在,擁有連線的功能不是競爭利基,只是能繼續留在競技場裡參加比賽的資格而已。

三、新創公司開路,龍頭老大收成

控制現代生活1.0版的市場龍頭老大擁有品牌、通路、龐大的資源、以及完整的產品線,當它們準備升級到2.0版時,缺乏的是靈活的創新,和對科技脈搏的準確掌握。新創公司正好相反,它們雖然具有打造現代生活2.0版的技術能力,也有顛覆市場的潛力,卻缺乏靠時間累積的領域知識(domain knowledge),因此公司發展到一個程度之後便遇到瓶頸,多半必須被龍頭老大收購,才能更上一層樓(例如Nest賣給Google, Oculus 賣給臉書,或是前一陣子穿戴式電腦新秀Misfit被品牌通路公司Fossil Groups收購) 。

在CES展中,這兩類公司的對比在不同的會場可以看出端倪。參觀CES,自然應該到展覽會主館走一圈,因為龍頭老大都在那裏,除了看看熱鬧和美麗的會場女郎之外,順便拿一些免費贈品。但如果不到Sand Expo看CES的經驗不算完整,因為不怕死的開路先鋒都在那裏。這些小公司,常常由年輕的CEO親自站台,跟他們交談最容易得到強烈的科技創新的臨場感。

四、猩猩體重越重,越會模仿

美國的龍頭老大公司常被稱為800磅的猩猩,行動不像人那麼靈活,但最好別擋它的路,它光靠體重就能把人壓死。

像微軟、谷歌、蘋果、亞馬遜這些公司都算是800磅的猩猩。其實這些大猩猩創新的能量都還很強,但是最近幾年來,他們為了快速成長,創新太慢,不如模仿對方。於是微軟做起硬體生意,亞馬遜開發搜索引擎,還賣手機,跟蘋果打對台,蘋果除了賣音樂也要賣書,谷歌不但進入購物,也開起宅急便。這些大猩猩除了各自還保持核心業務之外,非核心業務其實已經大量重疊,紛紛吃起對方的午餐。

在CES 展覽主館繞一圈,大猩猩症候群十分明顯。許多大猩猩長得都差不多,像是LG,Samsung, Sony,或者是大陸的海爾、長虹,家家都有4K電視,智慧家庭,個人保健電子等。再小一級的猩猩好像也都讀了同一本IoT市場預測,打開各家產品的藍圖,大家似乎都通往相同的未來。

五、虛擬實境即將成為真實

展覽會場南館有一個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專區,旁邊則是擴增實境區(augmented reality),大大小小總有三四十家參展廠商,其中攤位最大的是2014年初被臉書以20億美金天價收購的Oculus VR。由於定價$599的Oculus Rift 3D鏡即將在3月出貨,觀展者迫不急待想要先睹為快,因此在攤位外排起長龍,等待進場。

3D虛擬實境從內容製作、影像擷取、傳送到觀看,每一關都是環節,都有技術瓶頸,最怕的是速度不夠快,造成觀賞者的昏眩。VR原本是科技小說裡的想像,經過這幾年硬件計算速度的指數成長和軟體的突飛猛進,在Oculus Rift 出貨之後,虛擬大概會逐漸變成真實。

臉書旗下的Oculus。

到那個時候,3D內容的製作、傳播、銷售必然會顛覆了現有媒體的生態系,從事電玩、運動、新聞、音樂、藝術表演的公司,人人都在摩拳擦掌。至於對於我們的生活、娛樂、人際關係可能會產生什麼衝擊?時代雜誌有一篇頗為值得參考的報導。 

六、從無人機到有人機,中國通吃

無人機展區有29家參展廠商,雖然沒有經過正式統計,但大概有20家以上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品牌。除了大疆已經成為業界領頭羊之外(2015年大疆完成一輪增資,公司估值為一百億美金),其他公司也來勢洶洶,不甘示弱。

例如零度智能(Zerotech)得到5千萬人民幣投資,然後跟騰訊展開戰略合作。零度智能負責硬件和生產,騰訊則負責軟件開發及市場運營,同時以建立無人機愛好者的社群。

其他如優力電能(Yuneec)在去年8月得到Intel公司6千萬美元的投資。億航(EHANG)也前後拿了5千萬美元投資,在CES展出了唯一一架載人機,時速每小時100公里,續航距離大約30公里左右,並且被TechCrunch選為今年CES最酷的十項產品之一。 

據說大陸共有300家無人機公司,從休閒到商用,從零組件到整機,從控制軟件到各種無人機的商業用途,中國已經在無人機產業建立了全球無敵的整體產業鏈,並且因此掌握了其他相關的關鍵技術,例如航拍、3D攝影、各種感應、電池、通訊等,可以拓展到其他未來產品。

這班無人機列車,好像已經被中國公司佔據了最好的位子。

億航單人機。

七、中國前進,台灣後退

中國挾全球製造基地和廣大內需市場之賜,許多國內品牌躍躍欲試,積極開拓國際市場。在展覽主館中,華為、長虹、創維、海信、海爾、TCL的攤位大到當年PC全盛時代台灣廠商在Comdex展都不敢奢想。而今年的CES 展中,台灣大廠多數退守旅館套房,企圖以小搏大,用B2B的經營模式,減少B2C所需的大量行銷資源。

即使在Sand Expo參展的新創公司,也以中國團隊居多,來自台灣的公司零星四散,雖然號稱共有186家廠商參展,但是似乎沒有看到什麼亮點。

中國與台灣,參展廠商有這樣的消長,觀展的人潮也如是反應。四處聽到的中文交談多以大陸口音居多,偶爾聽到台灣口音,回頭一看,也多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

產業像人,上了年紀是看得出來的。

八、創業成為全球運動,菁英薈萃矽谷

中國總理李克強去年喊出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其實不只大陸,全世界都在實踐。到了CES Sand Expo會場更有體會,除了許多國家都有專區之外,大概有1/3的小攤位參展廠商來自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他們的創新也許不太起眼,創業也不一定能夠成功,但不能不佩服他們的膽氣。

在一個小攤位上,我便遇到一位女性CEO,她原本來自克羅西亞,博士沒念完便投入職場,兩年前開創了這家公司,開發體型辨識技術,可以分析預測人的健康狀況,雖然現在公司員工分處克羅西亞和倫敦,但她準備今年搬到矽谷。我問她為什麼,她的回答很簡單:矽谷對市場最敏感,何況人才和資金都在這裡。

CES已經將這個展覽的正式名稱改成International CES,舉辦單位也從原來的Consumer Electronics Association改為Consumer Technology Association。雖然只是一字之差,卻可以窺見未來全球化以及科技的走向。

消費電子本來是人口大國的擅場,台灣向來著墨不深,加上台灣ICT產業轉型,革命尚未成功,如果景氣真的遲緩下來也不見得是件壞事,台灣廠商可以多一些時間思考如何重新配置資源,採取跳島戰術,尋找下一個戰略目標。

瀏覽次數:629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