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美國可能是世界上最會做夢的國家,從升斗小民到總統候選人,人人都有夢。

有的夢追求富裕,卻不一定盼求國泰民安,升官發財 ,而是夢想人人有公平的機會。無論社會哪一階層都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不受制於眼前的匱乏,向上移動,未來擁有更好的經濟條件和社會地位。

有的夢渴望自由,卻不是毫無限制、任所欲為,而是可以免於無謂的恐懼。任何人只要遵守法律,秉持公民的權利,就不必擔心外界橫加、無處申述、一己之力難以抗衡的威脅及迫害。

有的夢追求平等,卻不是一視同仁、消弭差異,而是擴大人與人間的同理心。經濟的平等可冀而不可及,人權的平等隨著社會規範的改變而與時漸進。平等是一種相對的衡量,而不是絕對的標準。

美國夢裡還有一個重要的元素。

雖然今天或明天,世界上充滿了困難和障礙,卻不能阻斷人們做夢的權利、喪失做夢的能力,人人仍然斗膽做夢、勇於做夢,並且相信有一天夢想可能成真。

中國人是一個實際的民族,不習慣做夢,經過了百年屈辱,逐漸忘記了還可以做夢。不過當民族信心開始高漲,習大大恰如其時的點撥:中國人做夢的時代來臨了。

中國夢希望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一雪百年來的恥辱,讓中國人真正站起來。

民族復興不能造成對世界其他民族的威脅,因此中國夢必須追求世界和平,除非造成對中國利益的威脅,中國永遠不會以武力相向。

追求中國夢,不能忽略為人民帶來實際的好處,因此中國夢裡要全面建立小康社會,人人可以溫飽,打造未來美好的生活。

中國夢是一個國家層級的戰略思維。

中國夢跟美國夢相比,美國夢充滿感性,容許各種聯想,中國夢具有理性結構,可以用邏輯闡釋。美國夢由個人出發,終於團體,中國夢卻從團體著眼,覆蓋個人。

美國向來有夢,中國也開始做夢,台灣呢?好像很久沒聽到台灣人的夢,台灣還有夢嗎?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曾經是詩人的文案,政治人物的口號。但究竟是什麼樣的夢呢?文人留下了想像空間,政治人物也刻意模糊。

夢想應該不是夢魘,不斷在歷史的漩渦裡輪迴,無法走向未來。

夢想也不該是白日夢,找不到階梯,供人向上攀爬。

擁有資源的人往往失去了做夢的能力,做夢的人卻經常一無所有。擁有資源的人總是冷漠、譏諷、自以為是,和做夢的人彼此不關心、不了解、不信任。如果台灣有夢, 是否可以夢想:失夢而有手中掌握資源的人,與有夢而手無寸金的人,相互搭建起溝通的橋樑,資源與夢想開始有一個交流的管道?

做夢的人與偏執狂只有一線之隔,與狂熱份子是隔壁鄰居。雖然有人說只有偏執狂才能成功,但不是所有成功的人都同意自己是偏執狂,何況一路上因偏執而跌落深淵的做夢人歷歷可數。如果台灣有夢,是否可以期望做夢的人戒慎恐懼,莫輕易越過偏執或狂熱的紅線,造成難以挽回的失誤?

做夢是否可以排他?雖然人人口裡都說要追求雙贏、甚至於三嬴,但當競爭過於激烈,追求夢想可能演變成零和遊戲。如果台灣有夢,但願人人都認識到資源有限,時間不多,零和並不會創造價值,如果自己的成功必須以別人的失敗為代價,零和遊戲中自有一項隱藏的遞延成本,總有一天會從自己的成功中扣抵。

我有夢,別人可否有他的夢?什麼時候,個人的夢可以變成集體的夢?甚至於:集體的夢是真的夢嗎? 個人的夢想可以天馬行空,人與人夢想的差異是社會創造力的來源。希望自己的夢想成真,便不能打壓、霸凌別人的夢想,剝奪別人夢想成真的機會。如果台灣有夢,可否夢想:但願人人有夢,百花齊放,各展風豔,在最大公約數中構建集體的夢想,從實現最小的共同的夢中建立信任? 

夢想之所以為夢想,是因為不一定能成真(否則便是趨勢),卻有成真的可能(不然就是白日夢)。台灣失夢久矣,可不可以要求一個卑微的起點?

瀏覽次數:734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