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矽谷玉山科技協會舉辦了一次座談,題目是:第二次創業。三位與談人雖然年輕,卻都是創業老手,其中兩人首創的公司分別被大公司以超過一億美元的金額併購,另一位的公司則成功上市,市值超過數十億美金。事過數年,他們三位不約而同重做馮婦,第二次創業。

矽谷有許多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創業的冒險家,雖然經歷了輝煌騰達,他們也不戀棧成功,願意重頭再來一次。這種特殊的矽谷文化,十分引人好奇。

二次創業的故事屢見不鮮,自然跟矽谷的特殊環境有關。一則因為新創公司被併購比上市的機率高,每一次併購,創業團隊不免回流到人才庫,尋找下一次創業的機會。此外創投資金充沛,有時支票追著人跑,特別是擁有成功紀錄的創業者。

然而最重要的外在原因可能是──矽谷到處充滿了創意。當創意比資金多,資金比人才多,創業者自然容易發現二次創業的機會。

縱使外在的環境一再召喚,也得創業者為之怦然心動。享受過成功的創業者,早已錦衣玉食,金錢只是一組數字,二次創業無論多麼成功,也不能增加生活品質。何況他們深刻了解,第二次創業不一定比第一次容易,見識雖然長了不少,但是經驗往往也是陷阱,第二次創業,成功的機率不見得比第一次更高,失敗了,還可能壞了名號。

那麼,他們為什麼還會心動?

有些人因為還年輕。(例如座談會的三位與談人都才四十歲出頭。)

有些人高爾夫球打膩了。(結果他在第九洞放下球桿,回家開了一家公司,六年後又上了市。)

有些人不想讓青少年的兒子看到爸爸成天待在家裡無所事事。(於是他先投資了許多家公司,後來自己加入其一當CEO。)

有些人想讓更多的人像他一樣,賺夠多的錢。(因此他開創的新公司裡,給員工的認股期權格外慷慨。)

快樂的賣鞋人謝家華想要藉此打造一種獨特的公司文化。(他現在又在悄悄地改變賭城拉斯維加斯的城市風貌。)

第三次創業的Evernote 的總裁 Phil Libin 說,他終於有機會改變世界。 (聽起來有點陳腔濫調,不過他說得很認真。)

PayPal的共同創辦人之一 Elon Musk開始做起別人不敢做的夢。(也說服了許多人跟他一起投資電動汽車,以及到火星觀光旅行。)

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當別人問起:為什麼要二次創業?他們總可以很快的回答,滿足旁觀者好奇的提問。

但有一個理由不容易說出口,說出來,旁觀者也很難體會。

現在我終於成功了,但是探索仍然存在:往後如何繼續發揮我的價值?

第一次創業者,多半需要證明自己的價值。等到第二次創業,才發現原來價值是一個時間函數,過去的軌跡不能保證未來, 即使不再需要證明, 還是得持續探索:我未來的價值何在?

正因為如此,也許二次創業的故事更能回答第一次創業就該問的問題:為什麼要創業?成功的意義是什麼?我需要什麼樣的成功?

*本文來自「獨立評論@天下」網站http://opinion.cw.com.tw

瀏覽次數:1033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