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hoto credit:Yuri Samoilov

2005年,美國商業周刊登出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為何台灣舉足輕重?」(Why Taiwan Matters?) 文中盛讚台灣IT產業的實力,是美國PC公司不可或缺的軍火供應商。10年過去了,台灣的IT產業實力依然強勢,PC市場佔有率可能跟當年不相上下,然而面臨的窘況是PC市場停滯不前,許多其他的新興明星產品紛紛冒頭,台灣卻錯過一班班的列車。

硬體製造一向是台灣的強項。當年發展PC產業,從整機到外殼,從鍵盤到滑鼠,從母機板到半導體,台灣公司沿著瓜藤往上摸,一顆瓜一顆瓜摘,無往不利,造成台灣IT產業的盛況。

那個時候深圳只是一個新興的移民城市,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政策下,擔任起香港和台灣廠商加工廠的角色。經過20年,深圳及周圍城市人口迅速成長到2千萬人,與台灣相當,2013年深圳人均GDP高達22,000美元,已經超越台灣的21,000美元。  

為什麽深圳20年中能夠從無到有,甚至超越台灣?當然國家政策支持,成功引進外資,人力充沛素質優良都是重要的原因。但是若與台灣相比,不可諱言,深圳生猛不拘的創新能力,和企圖旺盛的創業活力,是燒起這把旺火不能缺少的薪材。

深圳早已認識到勞力密集的製造業發展前景有限,10年前便開始騰籠換鳥,逐漸淘汰低層次加工和高污染產業,鼓勵腦力密集的新興工業,現在戰略型產業的產出佔GDP比重已經超過1/3,對GDP成長率的貢獻更超越五成。最近幾年幾個重要的硬體發展潮流,深圳都有比較深度的參與,而台灣似乎仍在場邊觀戰(還是正在鴨子划水?),以下用幾個新興產業的發展為例,說明深圳在這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世界趨勢中,似乎佔了上風。

無人機是一個快速發展的市場,雖然軍事用途仍然佔據最大的市場份額,而且各國政府對於商業用途的無人機飛行遲遲沒有明確的政策規範,但是消閒用的無人機市場卻已經像火箭升天,剛過的耶誕節裡最流行的耶誕禮物之一就是無人機,其中DJI公司生產的Phantom 2 Vision+(定價約$1,000美元)和Inspire($3,500美元)是兩個最受推薦的款式。 

DJI何許人也?原來是總部設在深圳的大疆創新科技。 

大疆的創辦人汪滔1980年生,2003年從華東師範大學退學,後來轉學到香港科技大學,在那裡畢業而且進入研究所。他對模型飛機從小感興趣,一直想要解決控制模型直升機在空中定點不動、所謂懸航的關鍵技術。 2006年他創立大疆,經過兩年艱辛,創業夥伴紛紛離去,剩下他一人苦撐,直到2010年才收到香港科大 200萬港元的投資。

剛好當時歐美玩家發現無人機遠比模型飛機更為有趣,空拍的能力尤其具有吸引力。結果大疆的銷售金額三年間成長了150倍。2013年達8億人民幣,2014年預計30億,成長將近4倍,淨利約7億。目前公司已經發展成2500名員工的大型企業規模,其中400人屬於研發人員。

大疆雖然是一家販售硬體的公司,但是硬體的設計和製造能力並不是它的成功關鍵。它之所以能在全球消閒用無人機市場佔有70%的市佔率,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它像美國運動照相機名牌GoPro一樣,建立了忠實的使用者社群,同時又成為這些使用者發表他們作品的媒體渠道。因此從廣義來說,大疆和GoPro這些新一代的硬體公司,都已經脫離了過去純硬體公司的狹隘思維,而紛紛採用社群、軟體、內容、媒體來增加用戶的粘著性。第二個原因則是大疆跟好萊塢電影產業、以及其他無人機垂直性應用保持密切聯繫,這些職業級用戶的需要,往往成為大疆發展下一代新機種的最佳靈感來源。

由於這兩個重要因素,大疆大幅降低了未來掉入紅海競爭的可能性。

另一個中國大陸佔有全世界高市佔率的產品是電子煙,但和大疆在無人機市場中一枝獨秀不同,中國電子煙產業像螞蟻雄兵,處於戰國群雄的狀態。

電子煙是一個最具中國特色的產業。中國是全市界吸煙人口最多的國家,電子煙的專利由中國藥劑師韓力在2004年取得,但因為中國市場秩序混亂,加上電子煙的利弊有許多爭端,這個產業剛開始沒有受到太多矚目,在脫序狀態中成長,但也逐漸建立了中國從設計到製造的生態鍵。

隨著歐美國家開始立法禁止室內吸煙,加上據說電子煙可以幫助戒菸,從2009年至2012年期間,美國電子煙銷售量年成長率高達115%,預計2017年全球電子煙市場將達100億美金的規模。歐美各大煙草公司原本視電子煙為競爭對手,後來發現潮流無法逆轉,終於從對抗改為積極參與。

深圳是全球電子煙的兵工廠,至少有600家以上的廠商聚集在深圳,從工作條件極其惡劣、一二十個人的仿作坊,到設有無塵設備、擁有6000員工的大型集團,每年生產3億根電子煙,提供全球90%的需求量。

電子煙產業發展尚在早期,可以預見未來必定會發生不少整合、淘汰、重整、或是轉型再出發,但是其他國家或地區恐怕不容易超越深圳在電子煙產業的掌控。我在矽谷曾經接觸過幾位來自深圳、從電子煙上賺到了第一桶金的85年後,他們身懷經驗,言談自信,四處積極物色下一個讓他們可以再度一顯身手的機會。談轉型,他們比台灣的IT業者更為靈巧輕快。

六七年前,台灣宏達電當紅,中國只有受盡訕笑的山寨手機,不過當時不少人已經看見山寨文化不過是能量累積的前奏曲,總有一天會井噴而出,就像當年台灣禁電玩,抓蘋果仿冒,結果資源和能量全被引導至PC產業一樣。

年前小米剛宣布募集了10億美金,作價400億,成為全球有史以來身價最高的未上市公司。400億是什麼樣的概念?大約相當於3家廣達電(市值100億美金)加上2.5家宏達電(40億美金)。

不過如果只把目光放在小米身上,不免會錯判中國在手機產業中逐漸掌握難以被取代的優勢。

因為除了像小米這樣的一軍和勢力仍然龐大的山寨三軍外,手機二軍已經儼然成形。例如加一手機(OnePlus)2013年成立,團隊國際色彩強烈,產品才推出就被紐約時報評論記者譽為最好用的智慧手機之一。魅族(Meizu)產品定位在年輕族群,消費力有限但追求最酷炫的功能,最近也隨著中國製造逐漸被國際市場接受的潮流,積極向外開拓,在Android Authority網站最近有一篇評價中上的報導。 艾優尼(IUNI)則走低價路線,4.7吋視屏,16M相機,售價還不到兩百美金,讓平常要付600美金買iPhone的使用者咋舌不已

更讓台灣廠商忐忑不安的是中國大陸正在全面佈局,積極掌握手機中重要的零組件- IC、CMOS image sensors (CIS), LCD、鏡頭等完整的供應鏈。清華控股公司於2013年收購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手機晶片Spreadtrum,從公開市場下市,隔年又收購另一家上市公司RDA,合併後與英代爾達成合作協議,英代爾將陸續投資15億美金,佔公司20%股份。不難想像,這家合併公司的假想敵顯然是台灣的聯發科。

大陸原本就有一家海歸創業的CIS公司 – 格科微 (GalaxyCore),一年營業額已達3億美金左右,每天出貨超過一百萬顆,但營業額仍遠遜於CIS業的龍頭老大哥OmniVision,結果上海浦東投資聯合其他中國的投資人,出了個好價錢,準備把在Nasdaq上市的OmniVision也買下市(現在這個交易仍在進行中)。

台灣掌握PC市場30年不衰,也許正因為嚐到甜頭,對於新興的手機市場沒能及時掌握,讓中國後發先至,全面建立從品牌、技術、供應鏈、甚至於商業模式的優勢,這種優勢必將持續。往者已矣,只是不知道來者是否可追?

許多未來的重要產品趨勢,例如可穿戴式電腦,物聯網(IoT),3D打印機,機器人,都還在起步階段,台海兩岸廠商目前各略有斬獲,但距離勝負分曉還很遙遠,台灣仍然擁有許多機會。然而看得見的產品世界潮流多是兵家必爭之地,將來競爭難免慘烈,什麼是台灣贏的藍海策略呢?

這個問題恐怕只有靠台灣全島2200萬人,在未來5年裡尋找答案。不過在尋找藍海的過程中,大約有一些蛛絲馬跡也許可以依循:

•台灣原本擁有的許多優勢(例如執行力的優勢)正在逐漸消失或差距縮短中,不足以為恃,反而需要改弦易轍,發展某些新的、較可以持久的優勢。

•現在是一個全球比速度的時代,進步或改善固然可喜,但比別人慢就是落後。台灣資源和本地市場有限,爆發力不足,比快之外,更要像龜兔賽跑,比耐力和氣長。

•中國既是市場也是競爭者。如果《經濟學人》在兩年前便開闢專門版面討論中國事務,台灣更應該務實地面對中國的崛起,深入了解中國的商業環境和經濟競爭力,在貪婪(中國市場)和恐懼(中國競爭)兩種經濟動力之間,取得一個適當的平衡。

•在淘金的熱潮裡,賣圓鍬的人發了財。熱門的產業炙手可熱,營業額高卻難以獲利,反倒是周邊的商業機會可能更有吸引力。

•在任何情況下,持續的創新能力是贏的基本條件。除了技術和產品創新之外,商業模式的創新,組織制度的創新更不容忽略。

10年前中國剛起步不久,今天深圳已非當年吳下阿蒙。10年後,台灣是否仍然舉足輕重?誰也沒有水晶球,事在人為,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瀏覽次數:2194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