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新的速度越來越快,攪亂一池春水的力度越來越大,對人類社會的衝擊已經從單純的經濟層面擴散到法律、規章、制度。而且波及的不只是專利法令、智慧財產權這一類知識經濟下的法律問題,連攸關尋常百姓食衣住行育樂的各種法律面向,也開始遭遇前所未見的挑戰。

最近有許多件破壞性創新與現有法制交手的案例。

例如無人駕駛車。以目前技術發展的速度來判斷,在2020年前無人車完全可以應付各種路況的需求,雖然多數人對於無人車的安全性有很大的疑慮,其實無人車的一個重要訴求是它可能比真人駕駛更為安全,因為根據行車肇事統計數字顯示,大部分的車禍事故都出自於人為疏失,像是酒駕、打瞌睡、查手機訊息等等各種令人分神的內在外在原因,無人車不但完全避免,甚至在緊急狀況時還能及時採取更為適當的應變措施。

加州行車監理所前兩週曾經為無人車的有關法律問題召開了一次公聽會,邀請了汽車製造廠商、消費者、道路安全專家,以及谷歌參加。谷歌一向醉心於科幻未來,是無人車最有經驗的用戶,它的自動駕駛車車隊(限於法律規定,車裡還得有真人同車,只是用電腦自動駕駛)四處蒐集地圖資訊,已經行駛了超過百萬公里。 幾個月前它在灣區推出宅配服務,雖然坐在車裡掌握方向盤的仍然是血肉之軀,但不難想見未來無人車在馬路上行駛,類似工廠自動輸送帶左右穿梭的光景。

公聽會裡眾人提出了許多挑戰當今汽車監理制度的問題:

● 無人車可以完全無人嗎?還是一定要有真人在座?

● 人可以坐在後座嗎?還是一定要坐在駕駛座?

● 有人乘坐的自動車如果發生事故,責任應該由汽車製造廠商,還是由乘客負擔?

● 如何鑑定無人車的安全程度?

● 如何確保使用者知道如何正確操作無人車呢?責任在監理所、汽車製造商還是經銷商?

● 駕駛人是否需要經過考試取得專屬的無人車駕照?

● 公路上是否需要劃分出無人車專線,跟普通車分道而行?

凡此種種大約跟當年汽車剛問世時面臨的問題相似,例如車輛應該靠左還是靠右行駛,當年若沒有統一的規範,今天汽車無法成為日常交通工具,同樣的,現在若不及早規劃,無人車的願景未來也無法成為現實。

2013年裡股票漲了5倍的電動車明星Tesla最近也在法律戰線上遭遇重大挫敗, 原來美國東岸新澤西州剛宣布Tesla電動車不得在該州銷售。

美國許多州早年由於反托拉斯法的考量,禁止汽車製造商直接銷售,一概必須透過獨立經營的汽車經銷商代理銷售。在新澤西州之後,紐約和俄亥俄州也有可能跟進,禁止Tesla在該州銷售。這些負面消息傳出後, 原本一路上升的Tesla股價隨之滑落。

從Tesla的角度看來,透過經銷商銷售造成幾項不利因素。首先是一部分毛利必須跟經銷商分享,其次是Tesla一年僅銷售2萬輛電動車,跟底特律大廠年售數百萬輛建立的龐大經銷網路根本無法抗衡,更重要的是許多經銷商賣汽車只是微利,真正細水長流的收入是維修保養。而電動車遠比機械車故障少,維修費用低,雖然最終客戶受益,經銷商卻少了賺錢的機會,自然也減少了促銷Tesla的動力,這是Tesla 的創辦人及CEO Elon Musk始終堅持直銷的原因。他的堅持對公司有益,也符合最終消費者利益,卻傷害了經銷商的權益,因此四處遊說,終於以其觸犯現有法律的理由而抵制成功。

維持市場的秩序除了那一隻看不見的手之外,其實有許多類似的人為遊戲規則,越先進的國家越有許多規章制度,立法的原意總是希望保護多數人長遠的權益,雖然有時不免犧牲了部份人短期的利益。然而誰是多數人,誰是少數人,短期或長期,隨著科技發展、生活方式和社會生態的變遷,常有不同的量度。

例如最近剛完成4億美金增資、市價高達100億美金的Airbnb (高檔旅館Hyatt的市場價值也不過80億美金)想要持續快速發展,最艱鉅的任務也是如何跟各城市有關旅館業或短期房屋出租的法令周旋。

2013年11月一位住在紐約一間公寓的年輕人收到來自市政府司法單位一張高達4萬美金的罰單,因為他在Airbnb上出租房間的行為,觸犯了紐約市管制短期旅館的規定。

原來每一個城市對於旅館和房屋租賃都有相當嚴格的法令規章,一方面為了增加市政財稅收入,一方面為了保障公眾安全,同時也為了維持租賃市價的穩定。當初的立法自有其良情美意,但是在共享經濟的新潮流下,卻顯得格格不入。對Airbnb的用戶來說,將我一間空房間出租幾個晚上,既賺些外快,又有機會接觸來自各地友善的陌生人,買賣雙方你情我願,又沒侵犯他人,何需用法律來約束?但在合法經營的旅館業者眼中,他們要符合各種安規標準,還要代政府收取住房稅,經營成本必然較高,Airbnb顯然是一種危害公安的不公平競爭。

就在一周前,推廣共乘經濟的Uber也吃了一記法令的悶棍。

所有大都會對於計程車都有全套管制和保護的法令。透過Uber,任何有車的人都可以出租自己的車和時間,收取所謂的「小費」,這算不算計程車呢?如果是,自然應該接受管制,這就是西雅圖市政府對Uber採取的基本觀點。

西雅圖的決定是對Uber選擇性開放,整個60萬人口的城市,僅允許450位「共乘車」司機,任一時間,只可以有150位在路上載客。西雅圖市政官員說,他們了解Uber之類共享經濟的潮流不可阻擋,但他們希望留給計程車業者較多緩衝和適應的時間。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事實上,創新越具破壞性,跟現存法律衝撞的機率越高,無怪乎矽谷許多新創公司除了技術和行銷之外,公司裡最重要的職位可能是法務長,負責跟政府部門溝通政策,以及策動公共意見的支持。

以上的例子遠在一萬公里以外的美國,台灣隔岸觀火,多數新創公司難以感受創新與法律的互動關係(這也間接說明台灣的創意多數缺乏顛覆性),廣大民眾多半覺得事不關己,政府部門也似乎只在袖手旁觀(雖然Uber和Airbnb都已在2013年進入台灣,列名Airbnb台北地區的民居有數千家之多)。  

台灣近年來朝野大力鼓吹創新,多半焦點放在科技的開發,少數放在心態的改變,卻幾乎無人談及制度的設計。其實台灣創新的能量無法迸發,制度缺乏活力可能是最大的路障。

所謂制度便是一個社會中的法條、命令、規章,其活力呈現在制度的設計、遵守、執行、以及更新。台灣的法令不可謂不多,但是民眾不以遵守為義務(以至於2013年底被選出的年度字是「假」), 政府無能、無力、無暇、或礙於現實無法執行(以至於清境民宿業者違法比例超過九成)。徒法而不能行,便喪失了制度存在的基本意義。

至於設計或變更制度所需要的活力,門檻更高。民主社會必須面對不同的意見,協調相互衝突的利益(這都是活力的來源),謹守尊重少數、服從多數、卻又避免多數暴力的分寸。縱觀台灣政府行政部門間的本位主義,立法部門的顢頇失能,民眾對公部門的喪失信任,以及朝野無法理性對話有效匯集意見,台灣不僅難以無中生有、設計具有前瞻性、未來性的制度,甚至連更動、微調現有的制度都難免左右掣肘,動輒得咎。

一個制度少有生機的環境,創新不僅難以著床,何況萌芽、茁壯。

創新提供破壞的能量,法律制度重建破壞後的秩序,破壞和秩序兩者相互交遞為用。只有秩序沒有破壞,一個社會難免墮入慣性,無法與時俱進。只有破壞沒有秩序,破壞的力量無法生根,造成深遠的影響。創新與法律制度之間的互動關係,可以做如是觀。

瀏覽次數:805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