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計劃趕不上變化」成了現代人的口頭禪。其實世事多變的感嘆古已有之,不是現代人的專利。但若談到變化的速度,恐怕不能不承認今天的世界,變化已經不是等速運動,而是加速度,變化越來越快,振幅越來越大,不但令人目不暇給,甚至還為之暈眩。

為什麼變化不會減緩,反而一直加速? 首先當然是由於科技的進步,工具越來越精良;其次是資訊傳遞的障礙越來越低,減少了變化的摩擦阻力;三則是全球化後競爭的壓力,公司與公司的競爭、國與國的競爭愈演愈烈。在這三股相互催化的力量後面,那一隻看得見的推手便是創新。創新是加速度的能量來源,有時創新主動出擊,星火燎原,觸發了一連串的變化;有時創新來自被動反應,為了生存,不得不自我蛻變,甚至於斷尾求生。

在這樣爭相創新的氛圍裡,光談創新已經不夠,還得講究創新的速度、創新的效率。

在創新的方法論上,矽谷最具實驗精神,如何加快創新的速度,矽谷最有經驗。一二十年前矽谷便有許多育成中心(Incubator),近幾年號稱為加速器(Accelerator)的機構如雨後春筍,處處冒頭。 著名的 Y Combinator, 500 Startups等,或者剛成立的 Alchemist (鍊金師),既有理論基礎,又有成功的案例 (例如2007年自Y Combinator畢業的Dropbox現在的市值已經到達40億美金),紛紛成為各國爭相模仿的對象。西歐、中國的育成中心(大陸稱之為孵化器)多到不勝其數不在話下,許多經濟邊緣的國家,無論土耳其、蒙古甚至迦納,談到推動創新,往往第一個想到的政策便是成立育成中心。

至於台灣,雖然稱不上創新的資優生,到底還是個本分的好學生,有樣學樣。根據中小企業處2010年的資料,台灣共有116所育成中心,其中80%設立於大專院校,換句話說,台灣162所大專院校中一半以上都設有育成中心,它們的經費來源,不消說,主要依賴政府補助。

如果將創新力的競爭比喻成賽跑,不妨大致分成百米短跑和萬米長跑兩類。百米短跑強調爆發力和衝刺,萬米長跑講究耐力和配速。「點矽成章」上一篇專欄曾經探討「薄創新與厚創新」,薄創新技術成分低,市場導向高,有如百米短跑,厚創新技術投資大,需要時間長,更像萬米長跑。

當薄創新在賽百米時,育成中心的主要功能在幫助加速,當厚創新在比持久力的時候,育成中心的功能在聚集資源。這兩者,恐怕都不是以學校為後台主力的育成中心的強項。

提供靜態的場地、IT及行政支援,是傳統育成中心的功能;未來的育成中心,更需要的是附加價值,特別是商業諮詢和資源的媒介。要強化這兩項功能,台灣發展育成中心,有幾個值得思考的方向。

一是逐漸調整育成中心的主力,由學校慢慢移轉至民間,鼓勵民間自辦育成中心,以商業手段運用民間和政府的資源,透過有效的育成中心運作,推動新創事業。

其次是鼓勵民間企業或個人參與校辦育成中心的管理(有如台大育成中心模式),此舉不但可以借重民間資源,更重要的是可以彌補產學研間的鴻溝。

最後則是政府應該認真思考,以台灣創新的能量和投資的口味,究竟需要多少育成中心?當50%的大專院校都擁有育成中心,它們的素質自然不難想像。更何況一所健全的育成中心有其經濟規模,進駐的新創企業必需多到某一程度以上,彼此才能觀摩學習甚至於競爭。所以量少而傑出的育成中心,反而能讓新創企業產生群聚效果。

在創新的全球徑賽中,創新的能量有如運動員,育成中心是一雙新開發出來的跑鞋。台灣創新想要不落人後,當然不能打光腳,但也不可讓育成中心這雙跑鞋僅是聊備一格,不知善加利用。

瀏覽次數:613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