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無人島0円生活》臉書。

日本有個節目,名為《無人島的 0円生活》(よゐこの無人島0円生活) ,是由朝日電視台不定時推出的綜藝節目,由「よゐこ:濱口優・有野晋哉」這對雙人組合,有時加入特別來賓,一起挑戰無人島的三天兩夜生活。除了製作單位事先準備的調味料、麵粉、飲用水、食用油和睡袋之外,包括食材等生活所需,都要想辦法自己尋找和克服。

上個月底,「每日新聞網站」刊載了一篇《東京夕刊》的專題報導,提到近來以「追求不花錢的生活方式」為人生目標,似乎成為一種趨勢,甚至像《無人島的 0円生活》這樣的節目企劃都獲得很大的迴響。極度節儉的生活方式,為什麼日本人能接受呢?

住所沒有電視、沒有洗衣機,也不必買冰箱,希望以這種輕鬆沒有負擔的方式在日本生活,好像成為日本年輕人憧憬的目標。但要說憧憬,好像過於浪漫,有時候真的是被社會現狀所逼,非得妥協,否則就很難存活下去了。

只要有基本生活條件就好

2015年的日本流行語大賞入圍的「ミニマリスト」(minimalist),意思是「盡可能以最小限度的有形財產過生活的人」。尤其在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之後,因為東京電力福島電廠的核災事故,以「脫原發依存」(脫離核能發電依存)為目標而成為「ミニマリスト」實踐者,也大有人在。以「ミニマリスト」為關鍵字搜尋,甚至還出現以此為主題的部落格點閱排行榜。藉由部落格文章書寫,分享各種以「 0円生活」為目標的生活經驗,在年輕人之間,儼然是個重要分野。尤其在東京,反正再怎麼努力也買不起房子,也沒有能力組織家庭,那麼就盡量簡約,養活自己就好。

東京夕刊的記者採訪了一位居住在橫濱、30歲前半的年輕人,租金日幣55,000元,大約6疊榻榻米大小的公寓,獨自一人生活。原本2009年大學畢業之後,從事工程師的工作,因為雷曼風暴影響而離職,2011年重回職場,又因為體力無法負荷超長工時與加班,又辭去工作,目前在倉儲公司打工,加上在部落格書寫文章的廣告利潤分享,月收入大概在日幣11萬上下。受訪者表示,在都市生活,起碼要有20萬日幣收入才勉強可以支付生活基本費用,不過為了要謀得那樣的收入,相對要失去的自由與時間,以及要加倍付出的健康,讓他決定加入「ミニマリスト」的人生模式。

住家沒有床、沒有沙發、沒有洗衣機、沒有電視機。想看書的時候就去圖書館借閱,衣服大概20件就夠穿,空的紙箱當成桌子,步行5分鐘就有超市,所以家裡根本不需要冰箱。衣服就在住家附近澡堂洗澡的時候順便洗一洗,如果是大型垃圾回收日,從垃圾堆裡面仔細翻找,還可以派上用場的生活用品,比想像的還要多。

就算變得有錢,身體也只是這麼一個不會變大

2009年,日本「雷鳥社」出版了一本《東京貧乏宇宙》(台灣譯《東京貧窮宇宙》,時報出版),採訪了42位年輕人在東京租屋的狀況,平均租屋處的空間在3坪左右,租金都在日幣6萬元以下,多數不到日幣3萬,也多數沒有浴室。

來自福島會津、立志成為漆器藝術家的I先生,學生時期考慮到預算,住進屋齡40年的4坪木造屋,出了社會之後也沒打算搬走,故鄉的父親說,「沒有浴室也可以活啊」,他認為住慣了就是好地方。

而租屋在中野的山根先生,平日在醫院打工當清掃人員,同時還是已經出道的搞笑劇演員,他住的3坪大房間沒有空調,夏天的屋外比屋內涼爽,冬天的屋內則是冷到可以看到自己的白色吐氣。「無論自己變得多麼有錢,身體就這麼一個也不會變得更大,所以繼續住這裡就可以了。」

畫了17年漫畫的河合小姐,租屋處是1974年建造、不到3坪的木造屋,她以自己認為最愉快的節奏過生活,盡可能不去做各種不必要的消費,並非錢的問題,「而是不願意浪費物質和資源」。

而從事劇場型活動策劃的田中先生,住在西早稻田的外國人之家,8個人分居5坪大的空間,擺了4張上下舖。唯一可以放私人物品和躺下來睡覺的上舖,是他僅有的私人空間。受訪的田中先生說,「我啊,已經寫好遺書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掉(笑)。唉呀,反正死在路邊也無所謂,遺書上只寫把我的物品寄回我家而已。」

當「0円生活」成為一種人生態度

雖然說以「0円生活」為目標,可是在都市生活,真的沒辦法一毛錢都不花。譬如為了在部落格寫文章或以LINE聯繫工作的事情,起碼要負擔上網費用;即使是6疊榻榻米也必須支付房租;為了去打工也需要往返的電車交通費用。上澡堂洗澡、去超商超市採買便當飯糰或衛生紙等生活用品,基本的社會保險費用,等等,在人世生存,大抵是沒辦法不去麻煩到鈔票的。只是盡可能避免把不必要的物品搬回家,譬如網路就有不少討論串,類似「實踐這種財產最小化的生活,必須捨棄的5種家具排行榜」等等話題,類似斷捨離的概念吧!

「生活美學」在高檔的科技家電或奢侈品廣告的賣力炒作之下,變成一種昂貴的消費詞彙,然而,人生樣態百百種,有為了夢想或自由而將住居要求降到最低限度的「0円生活」實踐者,他們不認為是妥協,反而成為一種人生態度,只是從主流價值的視野看來,多少也有面對生活壓力不得不如此的傷感吧!

瀏覽次數:24638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