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不好意思,借用這個梗。

在現實世界,很討厭講話的人,總覺得文字可以表達的,就不必靠說話來逞強。

可是在網路,卻有很多話想說。網路發聲不必運用聲帶,比較接近文字的流出,不但可以編輯修飾,可以增列連結,也可以刪除。放大絕的時候,甚至可以關閉帳號。

手頭有twitter、plurk、facebook,三個性格不同的微網誌平台。不愛噗浪同步到推特的設定,也不愛推特同步到臉書的功能,即使同一條訊息可以在三個平台同時發佈,也還是堅持「複製」「貼上」的滑鼠右鍵剪貼,甚至幾個字的調整與標點符號之間的修飾,說話的口氣,或結論的收縮,儼然是寫作的練習,也有謹慎的修辭用意。

twitter、plurk、facebook就好像在同一棟大樓,分屬不同樓層,即使當中有某些人是重複的,但是他們用了不同的ID與暱稱,就該當成不同的分眾。

其實最早加入的是已經消失的buboo(巴布),因為是小眾,類似秘密洞穴,既神秘又愜意,玩得不亦樂乎。但小眾小規模的下場通常是撐不久,buboo消失了,一群人搬家到plurk。

在plurk走跳的時候,也加入twitter。至於facebook,始終有體質不符的問題,類似牛奶喝多了就會拉肚子的那種腸胃敏感。

一直無法適應所謂的網路實名制,有可能是從網路暱稱時代一路活過來的網路老骨頭脾氣,實名制就像扒了一層皮,或裸體沒穿衣那樣尷尬。譬如彎彎、譬如酪梨壽司、譬如工頭堅與史丹利,就該保持那樣的暱稱,才夠親暱。

而facebook最恐怖之處在於那看不見的「蜘蛛絲」,硬要把好幾年沒有聯絡的親朋好友師長同學全部綁成一串,已經好幾年不見了,在網路加為好友之後,要把幾年之間的人生風霜做個完整的交代真是好折騰,同學已經是國際大廠CEO了,自己還在網路打嘴砲,情何以堪。

不同的微網誌平台為什麼會形成不同的人格特質呢?而且是集體的成形,那才叫做恐怖。

twitter最左派奔放自由,plurk適合家常聊天,facebook儼然有實體世界人際關係的縮影。

想要大鳴大放耍賤耍狠耍幽默,就盡量留在twitter,那裡有許多「切‧格瓦拉」的信徒;要尋求集體溫暖,在plurk比較妥當,雖然那裡也有不少機器人;至於facebook,千萬不要開太深奧的玩笑,因為有些長官上司同事同學親戚叔叔阿姨,會非常認真跟你討論玩笑的破綻,他們的心臟比較脆弱。

舉個例子,譬如你半夜去佔領內政部,上網打卡還自拍,沒想到臉書某某「好友」恰好是嬸婆的孫子,嬸婆又剛好清早出門遇到你阿母,阿母就算沒有臉書帳號也可以打手機來問你,妖壽骨,你去拆政府喔……

在不同微網誌平台,有時大暴走,有時謹言慎行,不是耍心機,也不是膽小,或者怕麻煩,只是沒有時間去處理每個人的憤怒與誤解,這時候才知道小時候國文考試的閱讀能力測驗多麼重要,即使某些微網誌有140字限制,讀不懂就答錯的時候還是很棘手。

我們每日為了存活下去必須努力掙錢,因為許多內心必須舒放的那些無處可以傾倒的話語,即使是現實世界極為親密的人也未必說得出口的種種情緒或稱之為秘密,倘若沒有網路這個神秘洞穴,可以像梁朝偉在電影「花樣年華」對著洞穴竊竊私語,可能會因為心靈累積太多沒辦法排放的毒素而變得浮腫虛胖。

所以被block被unfollow被列入黑名單的時候,別急著否定彼此之間的友情或親情,有些時候,做了這個決定只是想讓彼此未來碰面都不至於太尷尬,一切都是因為想要友誼長存,想要「流水年華今宵多珍重」……(不好意思,借了「總舖師」的梗)

如果在網路,一個多話的人。沒別的意思。因為,現實的世界,有苦說不出!

瀏覽次數:34207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