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10月,中華民國被譏為賭場民國。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股市突破萬點的捌玖年,我才剛步入職場一小段時間,因為定期存款12%利率加上每月五千元跟會的小小累積,和兩個朋友湊足一筆錢,加入暴走的全民大賭盤。

那時候,已經不是「憨膽」的問題,而是眾人都處於瘋狂狀態,如果自己堅持冷靜旁觀,就顯得瘋狂了。

天下資料,曾明惠攝影。

上午的辦公室,同事們都焦躁不安,許多人把小型AIWA收音機藏在抽屜裡,再從抽屜縫隙抽出一條黑色耳機線,左手掌再押著耳朵,專心收聽成交價與大盤指數播報,注目的股票編號報過一次,要再等下一輪,那些數字沒有高低起伏沒有情緒,可是聽眾不會昏昏欲睡,反倒眼神炯炯,隨時準備好拔刀出鞘,殺進殺出,短線居多,濃濃的殺氣。

一開始,主管可能有點意見,可是辦事員買股票賺了錢,專員也開始加入,課長接著跟進,襄理也拜託人買了AIWA收音機,副理因為把投資交給老婆處理,那就跳過,經理上面還有個協理,角落單獨寬敞座位,也不必親自偷聽股市廣播了,直接大嗓門打聽,那個誰誰誰,幫我聽一下,台塑多少錢……

無須對個股或產業研究,線圖看不懂也沒關係,隨便的路邊耳語都能迸出明牌。有些人乾脆辭掉工作,以為這輩子靠股市賺錢大概沒什麼問題。公司開始成立籌備小組,準備上市上櫃之後股價可以一飛沖天。當時的股市四大天王「榮安邱、雷伯龍、威京小沈、阿不拉」,多數人都能朗朗上口彷彿順口溜。

天下資料,羅旭光攝影。

那年頭沒有網路下單,沒有手機,時髦一點的人才有BBCall,買賣股票必須用公司電話撥打外線聯絡業務員,關於下單或繳款或交割的細節早已不復記憶,只依稀記得買賣成交隔天,中午12點鐘響之後,立刻從公司出發,搭乘公車到三個紅綠燈之外的證券公司蓋章辦理交割,那段路程,總是充滿投資下單激情過後的許多情緒,賺錢的時候多,賠錢也有,但很快就被賺錢的喜悅逆轉。證券公司所在的大樓是剛蓋好的建築,樓下是舶來精品百貨,側邊中庭有座造景奢華的假山瀑布庭園,地下室經營西餐,天黑之後就變成夜店PUB。要前往證券公司必須搭乘外部電扶梯直達三樓,再轉搭直立電梯前往營業大廳,我常常一個人在那電梯上上下下,變態地想像自己即將變成「有錢人」。

辦公室氣氛變得很詭異,倒不是令人討厭的發展,而是從股市賺到錢的人,面對金錢有了截然不同的應對,譬如,名牌包或名牌手錶的購買慾成為傳染性很強的流行病,騎機車的想買車,原本就有國產車的人開始物色進口車。吃飯聚餐或去唱KTV的時候,攤錢都很爽快,甚至有人會豪邁跳出來說這攤就讓華隆來請客吧,或是甜點的部分交給中鋼,續攤去唱歌就由國壽買單吧!

天下資料,王竹君攝影。

股市繼續超越1萬2000點關卡,買股票變成全民運動,去國父紀念館甩手或跳土風舞的長輩們,改去號子泡茶看盤。動不動就全面跳空漲停已經不是神話而是比240直達公車到站還要頻繁的日常。

中午收盤之後,下午茶吃到飽的餐廳就爆滿,號子一家一家開,賣魚翅鮑魚的高檔餐廳冒出來的速度媲美雨後春筍,不管什麼科系畢業都想去證券公司上班,儲備幹部也沒關係,只要跟著超級營業員手上的大戶進出,衝啊衝啊,1萬5000點應該很快就到了,那時最熱門的愛情誓約莫是類似台股上兩萬點就結婚吧,親愛的。

1989年6月20日,《聯合報》頭版,頭條新聞「股市昨一舉衝破萬點大關」,張哲生提供

曾經有幾度在腦海出現那種即使不上班應該也有不錯收入、不至於餓死的浮誇想法,但畢竟自己跟朋友合資也只買得起小型股,不像有些人拿房子去抵押借款來投資大型股,也有人跟朋友調錢打算豪賭一下投機股,那幾個月似乎買什麼賺什麼,集體陷入瘋狂之時,大概沒人願意潑冷水,那年頭還不流行「唱衰」這種說法,唱衰的聲音沒人願意面對。

萬點之上,繼續做著兩萬點攻頂的大夢。我還是經常利用午休時段,搭公車去號子辦理交割,蓋完章,再次搭乘電扶梯下樓時,看著忠孝東路兩側大樓的玻璃倒影,會莫名想起所謂前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回程就順路去大陸大樓附近的麵包店買個鹹蔥麵包跟罐裝伯朗金典咖啡充當午餐,要不然就去廢鐵道旁邊的小卡車買蔥油餅或煎餃小籠包,放很多辣椒醬,邊走邊吃,晃去國父紀念館看衛兵交接,倘若還有時間,就去逸仙路「賀軒」買很貴的卡片,至於卡片寄給誰,久遠的細節,想不起來了。

1978年的台北市光復南路近忠孝東路口,張哲生提供

波斯灣戰爭開打之後,股市一路狂洩,今日狠不下心跌停賣出的人,就抱持著明日或許全面亮燈漲停的美夢,沒想到一日一日,無量下跌鎖死,所謂股票當壁紙,幾乎是那段時間人人拿來自嘲的心酸話。

戴耳機聽AIWA收音機頻道報股價的人,慢慢收下黑色耳機線,辦公室偷偷耳語什麼人賠多少錢,什麼人借多少錢,股市崩盤之後,聚餐到底要拱什麼人出來付帳,變得很殘酷。

我跟朋友之間合資的股市美夢,還好跑得快,大概損益打平,之前賺的,花掉了,之後賠的,當作學費。最後自己留下一支紡織股「做紀念」,過了幾年,已經不是壁紙,而是水餃股,比當時還在忠孝東路聯合報大樓後方的牛肉湯餃還便宜,不是一碗的價錢,是一顆。

2000年股市大跌,天下資料。

壹玖玖零年,二月到十月,台灣股市從1萬2000點,跌到2000多一點,我再也不必利用午休去號子交割,號子所在的一樓舶來精品百貨不久之後歇業了,地下室的夜店PUB有過幾次轟動社會版面的黑道火拚,最終也從東區夜生活版圖引退。

當時多少情人約定股市兩萬點之後步入禮堂,一起投資股票既是愛情模式也是誓言保證,你的錢是我的錢,妳的投資算我的投資,可是股市崩盤之後,愛情沒有了,結婚不可能,到底誰欠誰多少錢,究竟是借貸關係還是原本打算長相廝守不必說得太明白,而今賠錢到底算誰的,變成壓垮愛情的最後一隻駱駝……啊,不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天下資料,曾明惠攝影。

從此以後,股市上萬點就成為總統大選不斷拿出來跳針放送的唬爛話,證券公司關門或合併,營業員不再是就職排行榜第一名,那時學會什麼叫錯價攤平放空,現在全部忘光光。

相隔一年,「優客李林」唱紅了神曲「認錯」,每次走入台北傍晚夜色中,想起之前股市萬點夜夜揪人吃飯K歌的職場下班時分,恍如夢境。多少同事戴著黑色袖套一邊核算報表數字一邊偷聽股市行情,而今下班之後,看他們提著公事包的洩氣背影,那幾個月之內賺到的錢再加倍奉還回吐成為人生負債,應該也有歌詞形容的心境,走在傍晚七點的Taipei City,沒辦法相信那些毫無理由的決定,到頭來,竟然是一場空。

1982年,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以及忠孝東路南側的國父紀念館,張哲生提供

往後雖有過幾次接近萬點或稍微冒出頭來隨即又滅頂的股市行情,當時走在忠孝東路,往返證券公司蓋章交割的往昔,總會重新又醒過來,但這時代已經不同了,可以網路下單,可以自動轉帳,可以手機上網看盤,倚天股票機也早就不是唯一僅有的科技神話,而我面對台股的膽量,大概只剩下旁觀的勇氣而已。偶爾在youtube看到優客李林的MV,會忍不住猜想這曲子或許不是寫給無緣的戀人,應該是給股市萬點美夢的幻滅輓歌吧!

瀏覽次數:43214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