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五月底英國倫敦發生駭人聽聞的殺人事件,兩位奈及利亞裔的回教徒殺害英國士兵,造成英國社會都處於緊張對峙的氣氛。當時,英國出現一個激進的保守團體「捍衛英國聯盟」(English Defense League,簡稱EDL)在各城市發起示威遊行,這個團體是以「反穆斯林」為號召,這個團體被戲稱為有嚴重的「穆斯林恐懼症」(Islamophobia),也和「反法西斯」的社會團體互相對立,他們所提出的激進「種族主義」(racism)主張也引發強烈的批判與質疑。

雪菲爾城市(Sheffield)是英國的第四大城,當地的公民團體透過網路上發起捍衛多元文化的雪菲爾運動,訴求「一個雪菲爾城市、多元文化並存」(One Sheffield, Many Cultures)。去年六月八日的上午,雪菲爾也出動上千名的優勢警察維持秩序,參加這場街頭多元文化運動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工人、家庭,主要參與者以穆斯林的學生和雪菲爾的工人為主。大家在遊行隊伍中不斷地高喊:「捍衛多元文化的雪菲爾,反對法西斯主義的『捍衛英國聯盟』進入雪菲爾」。

集會遊行的過程中,抗爭的民眾與警方有一些言語與肢體的衝突,但是,抗爭中的警民關係卻讓我有兩點的反省。第一,英國一般的警察不攜帶槍械,身上只有手銬與警棍,抗爭過程中警察用人牆將抗爭的民眾圍住,過程中也有一些身體推擠與衝撞、丟擲水瓶的行為,但警察幾乎不會使用暴力對待抗爭的民眾,更也不輕易逮捕民眾,除非有特定的民眾使用暴力的方式傷害他人或騎警。第二,警用救護車也在抗爭的現場戒護,如果有抗爭民眾身體不適或受傷,醫護人員馬上可以將民眾送往醫院進行治療。這場遊行大約在傍晚六點鐘和平落幕,抗爭的民眾也很理性地自行解散,幾乎都沒有民眾在遊行中受傷。這場由英國雪菲爾大學生與在地公民團體所發起的捍衛城市多元文化運動,展現出進步與成熟的街頭抗爭文化與公民精神。

我們經常透過媒體看見英國民眾在街頭上激烈地表達各式各樣的訴求,雖然英國亦有若干對於集會遊行的規定,但實際來說,英國政府對於遊行多採取「半放任的態度」,甚少加以干涉。從英國歷史的發展來看,英國的社會運動和社會發展是高度連結在一起的,英國人也深信言論自由與集會遊行自由是多元文化社會的基礎,是維護人性尊嚴的延續。反觀,去年五月台灣的警察以竹竿攻擊手無寸鐵的工人,檢察官也不斷起訴參與反大埔土地徵收案的學生,大法官怠惰未處理集會遊行釋憲案已超過一千多個日子,立法機構透過法律限制人民的言論與集會自由。筆者不禁想問:戒嚴的幽靈籠罩下的台灣,人性的尊嚴將如何彰顯,公民社會將如何多元,民主化的願景將如何可能!

(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班研究生)

瀏覽次數:453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