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元成家法案(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家屬制度三案)引發廣大的討論,在反對和支持之外,是否能有第三種選擇?隨著社會文化、經濟條件的轉變,大多數的人早就在過不婚、不成家的生活,或者因為種種理由離家、出家,這些人的權利是否就被保障了呢?

反對多元成家法案者曾指出,政府現在給予異性配偶諸多優惠,如公務員撫卹金,多元成家法案通過之後,同性配偶也享有這些好處,等於是國庫大失血,「異性戀應該為自己的荷包著想」。但是,不想給同性配偶,難道就願意給異性配偶?時下不分性向的年輕人不想結婚、不能結婚,生活過得不比那些想結婚、結得了婚的人,為什麼後者還可以繼續壟斷諸多好處?

支持多元成家法案的人或許會說:「法律並沒有禁止人們不成家。」但是我國法律也同樣沒有禁止同志舉辦婚禮、親朋好友互相作為生活伴侶,為什麼非得推動這些法案?支持多元成家法案的基礎若是因為同志配偶與伴侶關係不被國家承認而無法享有各種優惠(遺產、醫療、稅收、購屋……等等),或者在社會依然飽受歧視,不成家的人不也無法享有這些優惠,不也依然飽受各種歧視嗎?這兩種歧視與差別待遇的根源都來自於同一套意識形態。

多元成家法案相比於既有的法律,當然將部分限制放寬,展現處理法律中性別壓迫的意圖,然而,為了推動法案所策動的運動修辭,卻反而與婚家作為國家照顧、扶養與控管機構的意識形態接合。當法案支持者攻擊「一男一女才是家庭的基礎」這種說法時,卻不質疑「愛才是家庭的基礎」這種口號,如何能夠看見無數冷漠的、離異分居的、家人各食其力……等等家庭就不是以愛為基礎?在華光社區的抗爭中,除了「違建就該拆」,最難以對抗的龐大輿論壓力,正是指向部分年長居民的「不肖子女」未盡照養之責,似乎任何人都必須一輩子善盡家庭照顧之責、走到非親非故的境地,他所遭受的生活困境才會被看作是國家的問題。當我們在這些運動中不斷試圖將家的照顧扶養與國家福利脫鉤,在另一方面,多元成家運動卻亟欲證明國家應該給予這些人福利,因為「他們相愛」、「因為他們彼此照顧多年」、「因為他們能夠把子女養得跟異性戀一樣好(甚至更好)」,難道不是再次鞏固了家庭作為擔負國家照顧扶養之責的秩序?人們相愛很好、彼此照顧很好、扶養子女也很好,但當這些感情或關係被運動抬到比較高的位置,要求被國家認可甚至作為取得特定權益的基礎時,我們就應該要小心。

政策和運動都不該再獨惠家庭了。我想要和我生命價值觀相仿的摯友代為簽署手術同意書、想要讓我認同的行動者繼承我的遺產、想要和有配偶或伴侶的人有同等的機會購買房屋,這些權益不能被多元成家法案打包辦理。對所有現在不成家、以後將離家的人來說,應該要修改的是讓這些選擇都更加開放,而不是擴大合格家庭的範圍但還是非得成家。而想要限定遺產繼承給愛人、守貞或共享財產的人,依然可以自行簽屬各種民法契約,這些個別的契約並未失去法律的效力。

任何國家制度都不應該預設性別要求,但婚家制度所排擠的群體絕對不只有同志或不想守貞的伴侶,這些不成家的人們才應該聚集起來,一一修法撤銷各種對婚家的優惠,並對抗當人們進入同性照顧組合、非婚生親子關係、離群索居……等各種成不了合格的家時所要蒙受的污名。社會變革難以一步到位。期待多建立幾種「成家」法案就能把「家」的好處分給所有人,讓每個人都有「選擇資格」,這種想法不僅過於理想,更是預設了最符合主流想像下的照顧、扶養、共同生活的關係組合。當國家讓異性婚姻家庭壟斷各種好處時,我們該做的是一步步把這些好處奪回來,讓各種成家或不成家的選擇都能享有平等的生存資格。

(作者為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班學生)

瀏覽次數:1764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