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ing_An@flickr, CC BY-NC 2.0

我是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的學生。2019年1月2日,世新校方在校務會議上不顧社發所代表退席反對,以及場外學生靜默抗議,逕行表決通過社發所停招案。我們除了震驚錯愕,更感到校方濃濃的惡意。

世新校方為了裁撤社發所,不僅違背自身「校園民主,學風自由」的辦校理念,更捨棄成舍我創校校長容納異己、兼容並蓄的校風。

學校只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我在2012年時,因文林苑都更案開始關心社會議題,隨即接觸到社會發展研究所。透過社發所舉辦的課程與講座,我認識了更多社會議題,開始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也重新認識台灣早期反共戒嚴白色恐怖下,台灣社會上失去的批判聲音。

如同世新曾創辦《立報》與《破報》,我也在社發所中認識到,當要求大破(我們反對)時,也得提出如何大立(更好的方案是什麼)。這讓我對社會運動有更深層的理解。社會運動不只是抗爭而已,如何實踐基層更是重點。因此,當我決定回學校進修時,社發所是我報考研究所的唯一選項。

然而,我想也想不到,世新校方竟以如此惡劣的手段強硬停招社發所。過往世新校園內一直有師生積極參與校內民主,世新校方不管參與成員是否為社發所成員,一律將抗議行動算在社發所頭上。如果當前世新校方能用如此惡劣的手段剷除異己,不願解決問題,只顧著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此例一開,其他大專院校都有可能以此對待看不順眼的系所。

為什麼我們認為這是惡意打壓?

社發所同學們強烈質疑世新校方如此強硬、違反程序,充滿諸多不合理的行徑,是在惡意報復、政治打壓社發所!我們如此認為的依據如下:

1.世新校方在校務會議強行表決通過停招案前,從未與社發所師生溝通與討論。假若世新校方真如自身所說的符合程序、名正言順,何以事先從不告知,也不願事先溝通?

2.社發所就算招生不足,也應按照教育部規定,先由減少招生名額做起,世新校方卻跳過此步驟,直接採取停招並裁撤,罔顧程序到如此地步,其心可議。

3.就在關所爭議爆發前,社發所一直努力在1月底截止前拚招生,校方卻在此時間點,以不當程序停招社發所,影響社發所招生,此舉更卑劣至極。

尤其世新大學107學年度的新生註冊率高達93.9%,可說是私校前段班,根本未受少子化影響,世新校方卻以各種說詞,在媒體上合理化不當停招的行徑。面對世新校方強硬停招,社發所不僅得一邊抗爭捍衛留存,也得同時對外繼續努力招生,爭取生存的機會。面對當前校方刻意打造如此不利且矛盾的困境,我們除了挺身對抗,爭取社會大眾支持,剩下的便是樂觀面對,樂觀的相信公平正義是無法被打壓的。

(作者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碩士生。)

瀏覽次數:632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