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5年前的柬埔寨路邊小吃攤,我曾經與當地人有過這樣的對話:

「你從哪裡來?」「台灣。」「嗯……是泰國嗎?」「是台灣,不是泰國。兩個是不一樣的。」「哦哦,抱歉我不知道。」

5年後我一樣在柬埔寨路邊小吃攤,這次的對話是這樣:

「你從哪裡來?」「台灣。」「哦,呆丸?」(高棉語說台灣的英文時和台語的台灣近似)「對!你知道我的國家嗎?」「當然!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對吧?」

我心中默念:誰跟你「一部份」!但臉上還是盡力保持微笑,努力讓心跳和血壓維持平穩。

排山倒海的中國觀光團,已經入侵柬埔寨

海外工作者經常面臨國家認同的問題,因為遇到所有招呼語之後,接著而來的問題就是:你從哪裡來?

是啊!自己從哪兒來?5年前當我在柬埔寨時說出「台灣」的英文時,大部份柬埔寨人的反應是:「泰國?」他們想確認我是不是說「Thailand」。5年後我再次回到柬埔寨,一樣在小吃攤坐著,烈日下喝熱的鹹魚蔬菜湯配飯,沾臭魚醬。這一次,暹粒市區裡的柬埔寨人,似乎知道台灣的存在。

受到中國觀光團排山倒海而來的影響,他們聽中文導遊朋友說,必須拚命帶團去免稅店和大型超市、中國餐館。一車又一車的人潮,但是砍價砍得非常兇,低於5折的價差絲毫沒有利潤空間。他們看網路上說,中國即將大舉投資柬埔寨,所以許多原本以西方散客為主要客群的民宿紛紛關閉、熱鬧地段的小型柬埔寨餐廳也愈來愈少,取而代之的是中國餐館以及大型飯店。房租和地價、日用品價格全部提高,大約是5年前的2至3倍,原本就在附近生活的柬埔寨人叫苦連天。

他們聽街坊鄰居說,選擇工作和生活的地點,盡量不要在中國客人出沒的地方,因為這群人喧鬧的聲音非常大,會失去你習慣的寧靜和緩慢步調。只是柬埔寨人沒有選擇餘地,好不容易有間房子、有份工作,遷徙移動對當地人來說,何嘗願意?生活,過得去就好。

嘟嘟車司機秒懂兩岸政治實體

我在路邊推車買了一杯柬式咖啡,問老闆能否坐下把這杯喝完?一旁,她的先生是嘟嘟車司機,立刻從其他小吃攤借了張紅色的小塑膠椅,開始搭訕,想推銷嘟嘟車行程了!

「你從哪裡來?」

我用高棉語回答他:「我來自台灣。」

「哦!你會說高棉語!我知道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嘛!」

「不是!!這是不一樣的,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加重音調。

「但你們也說中文對吧?一樣的?」

「不是一樣。我們說同一種語言,但我們有不同的總統。」

「啊,我知道了!就像韓國!北韓和南韓!」他高興的說。

是啊,有道理!當下,我找到能向柬埔寨人解釋的比喻了,好似北韓以及南韓的情況,北韓政治實體對比南韓政治實體;北韓經濟狀況對比南韓經濟狀況。暑熱全消的我在他的懇求下,用一杯咖啡的時間教會他從1數到10,以及去機場、幾點鐘、多少錢,生意上用得到的幾句溝通,他認真地拿筆記本用柬文拼音寫下。我想起5年前自己專為嘟嘟車司機開的中文班。

面對這些破壞,我們都站在一起

2週之後我在另一個小吃攤又遇見同樣情況,立刻搬出這樣的國家比喻法,加入柬埔寨常見的三星手機、LG家電,他們也馬上明白。不過,我心裡一驚,如果聰明的柬埔寨人下一次反問我:台灣有什麼產品外銷到柬埔寨時,我該說什麼?

又過了幾天,烤肉攤遇見兩年前曾去過香港的柬埔寨人,他說,台灣能夠抵擋中國政府嗎?香港不就一點辦法也沒有?這時我想,跟他說再多人民意願的問題也許無效,於是拿出ASIA TIMES對於西哈努克港地價物價被中國投資客哄抬之後,旅遊團又汙染海岸的報導,高棉語發音的影音新聞播放完畢,他說他終於懂了我的感受,因為他同樣不喜歡中國人帶來的負面影響。

我們的談話全程都有另一位柬埔寨年輕上班族在旁聆聽。當我起身結帳準備離開時,那位年輕男子說,我喜歡台灣人,你們比較友善、尊重我們的文化,而且你和我們一起吃柬埔寨食物,說一點我們的語言。

很多時候,一個人的堅持來自於自信的表彰。當地人看到你為自己的國家捍衛主權,並表達破壞者正在對其他國家做同樣的事情時,他能理解你和他們站在一起。

台灣始終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態度上,尊重差異,是自由國度教會我們最重要的生存價值。只是我們要很用力,才能撐住那份期待,面對所有的不友善和刻意忽視。海外工作者又何嘗願意沒事就被要求對統獨問題表態?我想,這是一種歸屬感和認同,來自何處、歸往視己如共同生活體的你們、我們、他們。

(作者為海外工作者。)

【深度觀點不漏接!點我訂閱獨立評論每週精選電子報】

瀏覽次數:1157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