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筆者對性別議題認識很晚。筆者的世代沒有性教育、沒有性別平等教育,更沒有同志教育。高中就讀男校,雖然聽過同志,但同學只會在茶餘飯後笑笑而已。大學沒接觸過同志朋友,男學生宿舍裡每每有人生日,就要進行展現陽剛氣概的阿魯巴儀式,就算不參與的旁觀者也是共犯結構。而醫學院、醫院父權的文化氛圍,讓同志不敢出櫃,也讓生理男性難以表現陰柔氣質,生理女性更要在競爭的過程表現出陽剛氣質,但又可能招致不符陰柔刻板印象的貶抑。

之後有幸念研究所,和許多同學一起上課、討論論文,訪調地方社會,甚至是上街頭抗爭,其中很多同志同學。看起來「誰是同志」好像並不重要,但事實不然。同學的碩士論文,探討了同志伴侶成家的過程,於異性戀為主的社會中遭遇到各種制度性排除,看似平常的生活瑣事,都可能是障礙和困境,包含了結婚、領養、人工生殖、遺產繼承、保險受益、醫療同意書等各種法律問題。

他/她們也想做一般的伴侶,經營和我們一樣的家庭,協商一樣的家務分工、煩惱經濟壓力,卻額外面對長輩異樣的眼光,和來自社會上的不友善;他/她們煩惱、快樂的來源與我們一樣,可是社會制度看待和對待他/她們的方法,有很大的差別。由於社會的不友善,他/她們要花更大的力氣才能和我們一樣生活。他/她們可能憂鬱,但這不是他/她們的問題,就像我們被霸凌時也會不快樂。該改變的是社會,是我們這些「其他人」,而不是遭受霸凌的少數人。

我們是神嗎?我們憑什麼否定別人成家的權利?

反同方的論述獨尊一夫一妻,一個爸爸一個媽媽,也否定了各種如同居、單親、隔代、外遇等社會中尋常的多元親密關係。日本導演是枝裕和藉電影《小偷家族》質問:什麼才是「家」的形式?排灣族作家撒可努在《外公的海》一書中,也早已翻轉隔代教養的污名。但這些積極的實踐意涵,都在號稱「家庭價值」的大旗下被忽視。

我們憑什麼否定別人成家的努力、宣稱怎樣的家庭是好的,並限制別人結婚的權利?我們是神嗎?愛人的神會隔離少數人嗎?有人選擇走入婚姻,也有人拒絕走入,自由選擇婚姻是每個人平等的基本權利,自始至終就不該交付公投。同性伴侶在法律上是陌生人,就算有共同生活事實,也無法被承認,民法對婚姻的規定,排除了他/她們平等適用婚姻的權利。所以為什麼支持婚姻平權,修改民法,就因為這是平等的問題,他/她們和我們沒有不同,他/她們就是我們。

反同方說因為同性伴侶容易憂鬱,所以他/她們不該走入婚姻,會對孩子造成負面影響。所以我們不要協助、包容各種不同形式的家庭,反而譴責那些路邊賣地瓜的單親媽媽,或躲起來苦撐著的單親爸爸?我們要裝作看不見他/她們的努力,繼續歌頌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嗎?難道我們要評估每個人適不適合走入婚姻,以維護異性戀婚姻家庭的完美嗎?婚姻與家庭需要學習、互相協商、用心經營,並非依靠異性戀的浪漫愛就能證成「家庭價值」。

這個社會對於性別議題(包含性傾向、性別認同、同志、性別平等、性別氣質)缺乏認識和有意義的討論,尤其是許多反對婚姻平權的成年人也極度欠缺情感教育,生活中充斥各種厭女的言語,為情所困而自傷傷人的故事屢見不鮮。我們一方面放任各種展覽、儀式、體育競賽甚至廣告,將生理女性的身體作為消費的對象,將其打造為慾望的客體,一方面卻指責同志遊行的扮裝皇后很噁心,汙名不同的性傾向為「性解放」。

不要以保護之名,讓孩子無法認知真實的世界

我們以前沒有這些教育,還要繼續阻止孩子認識這個真實的世界嗎?要讓學生繼續住在無菌的保溫箱裡、繼續滋養那些對不同性傾向、性別氣質、性別認同的人的歧視嗎?我們還要讓未來的學生說出1994年北一女中自殺事件中林青慧寫下的「社會生存的本質不適合我們」嗎?我們還要讓更多的「葉永鋕」倒在廁所中嗎?反同方以「適齡」的話術,曲解性平教育,不當連結同婚與耗用健保的關係,倚靠財團金援,並透過教會撲天蓋地的宣傳,不是保護下一代,而是讓下一代身處仇恨、受侵害的危險之中。連最基本的異性戀約會暴力都不認識,縱容各種歧視言論,缺乏性別友善、無法防止性騷擾的職場,這就是我們的「家庭價值」嗎?我們真的不能沒有從小紮根的性平教育。

筆者在職場的觀察,其實大多數人並不清楚有關婚姻平權公投的意涵和後果,很多是受到似是而非、片面的言論影響,有可能是教會鼓勵、有可能是主管暗示,而選擇性的反對14、15案。然而,公投結束不是社會的終點,而是未來如何共同生活的起點。有些朋友會受到公投結果的傷害而痛苦,但我們還是要努力接住所有人,繼續走下去。公投一方面揭示社會既有的誤解,也證明台灣已經有300多萬的人願意支持同性婚姻,力挺性平教育。

我們有支持婚姻平權,支持性平教育的台灣精神醫學會兒青精神醫學會臨床諮商心理學會等專業團體作為後盾,作為臨床工作者,更應該加入推動性別平權的行列,監督政府的同婚立法進程,不輕言放棄任何化解社會誤解的機會,一如葉永鋕媽媽陳君汝女士所說:「我們沒有錯,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筆者以此拙文感謝在台灣各地為性別平權努力的小蜜蜂和人們。

(作者為嘉義基督教醫院家醫科住院醫師,清大社會所碩士。)

瀏覽次數:298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