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1月24日晚上,當電視如火如荼地轉播縣市長選舉結果,我與我的朋友們卻焦急地盯著中選會的網站,關注公投的開票結果。同溫層一片愁雲慘霧。

一個朋友的朋友在臉書上這樣寫: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大眾,直到我看見這次的公投結果。」

開票作票、選舉惡招、砸重金宣傳錯誤觀念、主文太複雜、同溫層太厚……各式各樣的因素都被拿出來檢討。然而我一直思考的卻是:為什麼,我們自詡開放、進步、多元、寬容,我們可以走上街頭組織龐大歡樂的遊行,可以想出各式各樣有趣犀利的標語宣傳,卻還是沒有辦法撼動這些「保守勢力」一分一毫?

有人傳給我一篇獨立評論的文章〈關於我們不可能說服萌萌,也無法減少他們的原因〉。但我讀了以後,並不能完全同意。直接將反同勢力等同於宗教勢力忽略了一些同樣身在基督教中、卻為同志權益努力的人,可能也過度簡化了反同者背後的心理因素。

那些我們該說服而沒能說服的人

這次公投的結果,同意反同三案、反對平權二案者的比例高達近7成。開票隔天更有反同陣營表示將再更進一步推翻專法,完全禁止同性結婚。一些挺同團體紛紛憤怒表示這些發言(與之前的反同文宣一樣)充斥了滿滿的惡意。一位同志朋友私下說:「從媒體統計裡看到我住的這一里有超過60%的人都反對同性婚姻和同志教育。我走在路上,好像覺得他們都在反對我……」

看到這些得意洋洋的宣稱時,我也覺得氣炸了。然而冷靜想想:這些住在你家附近、投下反同一票的人,真的全部都是充滿惡意、歧視、心胸狹隘的人嗎?

這些人,可能包括你小時候的老師,可能包括你家附近市場的攤商,可能包括你親戚群中每年包紅包給你的長輩。在大多數的時候,這些人可能都是勤懇認真、重視道德、跟你我一樣的小市民。我相信,在這場公投戰爭中,的確有某些挾著強大資源與不良居心,偏頗而激烈的人,但其中肯定也還有許多,是被說服了的「中間選民」。這些人是兩方勢力主要應該爭取的對象,而他們選擇相信了與我們不同的言論。

而我們該問的就是:為什麼?不要怪罪他們都被盟盟洗腦了,如果我們真的這麼能言善辯又站在公理與正義的一方,為什麼無法成功說服他們?

說別人歧視,不會讓他們停止歧視

我們做錯的事情中最重要的,或許就是「缺乏溝通」。

看到這裡的人或許會抗議:「怎麼可能,我為了說服我爸,差點沒跟他大打出手,怎麼可以說我沒有盡力溝通?」

的確,這些(不太成功)的對話往往是這樣開始:你從家族群組或者網路上的陌生人得到一段他們提供的「傳聞」,然後你開始反駁。「這個已經證明是假消息了,你看……」「要是支持同性戀就會下地獄,難道不支持就會上天堂嗎!」或者溫和一點諄諄善誘:「你這樣是歧視別人。他們也是人,為什麼要被歧視?如果那是你兒子,你會怎麼樣?」

反省這些對話,我感到難受的是:現在看起來,這樣的對話完全強化了雙方的對立。我們或許自豪於自己邏輯清晰、舉證歷歷、伶牙俐齒,可以把反對者駁得說不出話。然而,他們就真的被「說服」了嗎?

我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篇文章。文中,研究人員找來一群志願者,讓他們造訪南佛羅里達州的500多位民眾,聊聊設置跨性別廁所的事情,並且要求他們進行「非對抗性」的談話,多去理解對方的想法和疑慮,而非一味反駁他們。這造成的效果非常驚人。研究者追蹤了3個月後發現,許多原本的反對者開始轉而支持設立保護跨性別者的法律。

文章中引用了一段史丹佛學者的話:

說別人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或仇外心態沒有任何幫助。這是一種具威脅性的訊息,而我們從社會心理學中理解的事實是「當人們感受到威脅時,他們更不會改變也不願意傾聽」。

以打擊對方的態度面對與自己意見不合的人,只會激起對方的防衛與敵視。然而,嘲諷與打臉的確就是我們經常在網路上看到的發言。對於那些與我們親近的人,我們或許還試著好言反駁,但對於那些陌生人,有多少人只想毫不留情地羞辱他們?有多少人認真聽過他們說的話、認真想過他們的心情、認真以「非對抗性」的方式和他們對話?

不要說「他們也沒聽我們說話」。當兩個人急著同時開口,總有一個人得先停下來聽。如果我們自認為是多元開放包容的群體,為什麼會連聽對方說話都做不到?

如果平時不思考,怎麼可能到選前突然學會?

第二件事則是:我們在理想之餘,忽略了「思考」的複雜性,以及公民社會的成熟度。

這並不是嘲弄那些與我們意見不同的人就是不懂得思考,而是我們可能一廂情願的認為人們一定會接受有邏輯的概念、一定會接受面前的鐵證,而忽略了情感因素──包括習慣、自尊、情緒──其實也同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在這次公投也可以看得很清楚。無論哪個議題,「恐懼」都是其中重要的情緒訴求。對健康的恐懼、對災難的恐懼、對國家能見度的恐懼、對族群繁衍的恐懼、對「他者」的恐懼……。我們或許太過天真,相信只要將事實攤在眼前,每個人必定都可以運用理性思考,並且找出最適合的答案。不幸的是,思考需要鍛鍊,而這樣的鍛鍊,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我們嚮往自由,卻往往忽略,其實「不需思考」是多大的誘惑。思考代表著接受新的概念,挑戰既有的想法,衡量事物的風險得失,而這一切都非常費力。更何況許多關於性別的知識,都大大顛覆他們從小到大所認知的世界。關鍵評論網的這篇文章也提到:「當我們遇到與我們自身認知模式矛盾或是不利的資訊時,會產生所謂的『認知失調』……感受到極不舒服的感覺,這會破壞我們大腦的穩定狀態。」從這個角度來看,許多人的保守甚至盲從也就很容易理解:他們很難接受自己熟悉的世界一夕生變,還是躲回原本的小窩裡比較安心,就算你說那是錯的也沒關係。

這也是為什麼,當面對被情緒綁架的長輩,我們經常說破嘴也無法讓他們認同。或是儘管喊破了喉嚨要他們「認真看好公投題目自己做決定」,卻還是不敵群組裡一張小抄。當有人一再強化他們熟悉的世界觀、用簡化的方法給他們答案,許多人也樂得全盤接受。

而這也是我們在「說服」與「溝通」時最需要努力的地方。因為僅僅拿出邏輯論證,對於這樣的思維翻轉不見得有效。如何用他們能懂的語言,去找出彼此的共通點,撫平不安和疑惑,是艱難的任務,但不見得不可能做到。

一同走向未來的路

其實,我們與某些看似站在相反陣營的群眾,還是有一些很重要的共通點。我們都希望能給下一代更好的教育、讓每個人可以不受壓迫的成長,也希望人人都生活在一個溫暖光明的社會。只是,由於某些認知上的差異,在通往這個終點的路上,我們各自堅持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在群組裡,有些朋友互相加油打氣:「不要難過,未來的路還很長。」

是的,未來的路還很長。這次公投讓我們看見的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還有更多。

更認真地傾聽彼此,而非急於說服;更柔軟的理解彼此,而非反駁嘲諷。更認真的在日常中練習思考與對話,將這個社會的大小事融入生活,而非到了選舉之前才要求大家一次惡補所有議題,一次做出所有判斷。畢竟,你所擁有的性別觀念,也是更多前輩累積了更多時間才換來的。

是的,關於未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瀏覽次數:509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