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其實政教分離是個很新的詞彙,人類文明的多數時候是流行政教合一的觀念,只有在極為少數的關鍵時刻,政治與宗教才會發生矛盾。在歷史上,政教兩者從來就不是分而治之的。王者與沙門的合作行之有年,乾隆皇是個具有雄心壯志的皇帝,同時也覺得自己是文殊菩薩再世要來度化眾生。

就算進入了近代,不想控制政治/宗教的宗教家/政治家,都不能算是個好的領導者。政治上的統治者會利用兩種以上的不同宗教勢力來維持統治,同樣地宗教領導者絕對不會甘於受限在某個世俗勢力之下。傑出的政治家與宗教家具有合一性,又有獨立性,他們在各自場域培養實力,然後又遠端影響另個場域。

傳統中國的政教糾結,更是極其錯縱複雜,而這樣的脈絡形塑成今日的我們。若要了解政教之間的背後勢力消長,還是得回到歷史來看。

藉由扶植宗教維繫統治

清代而言,統治者滿族作為外來征服者,南方漢地大片的漢傳佛教對他們而言是個必須與之合作、又不得不提防的對手。除了與之交好之外,清朝還得必須扶持屬於自己的勢力,因此有清一朝藏傳佛教的勢力極度擴張。

就算中國在1911年表面上走入了政教分離的共和時代,它仍免不了前朝利用宗教羈縻政策維持邊疆勢力的那一套。於是在近代化的情況下,民初政府為了抑制佛教過大的勢力,其餘宗教的地位都受到加持。

佛教的地位在近代中國受到了儒者的挑戰,他們從地方開始發動廟產興學運動,以面臨內憂外患而興起的愛國主義(nationalism)為號召,認為比起對於永恆的追尋,俗世的資源不足才是更應該注意的問題。他們要求寺廟捐出財產,興辦學堂,為國民的教育奉獻心力。

值得提起的是,這樣的風潮盛行於南方,北方寺廟則較為少見。中央政治者一方面希望能夠擴大政治對宗教的影響,又不希望改革宗教的聲浪影響他們利用宗教控制邊疆的基石。當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脫離中華民國宣告外蒙古獨立時,民國政府便知道無論如何,以宗教控制北方政治的局面並不能隨意改變,否則中國便會分崩離析。

不過,廟產興學運動雖看似弱化了佛教的勢力,但又促進了佛教近代化。以太虛(1890-1947)、印順法師(1906-2005)為首的改革派(Reformist)提出了人間佛教的概念,他們創辦報刊、走入人群,也帶動了佛教居士化的發展。在面臨儒者對僧侶提出質疑時,新興的改革派更是轉向擁抱民族主義,一同對抗外敵。佛教學者學愚就曾指出,抗日戰爭改變了佛教的性質,改變了佛教長期以來不問世事的刻板印象,改變了僧伽活動的參與範圍。在一致抗日的情況下,政治與宗教的衝突緩解。戰地記者周立波也曾說過:「他們雖出了家,但並沒出國。」普世性的宗教也進一步地國族化。

二戰後,撤退到台灣的國民政府為了與中共打擂台,在政治上有意識地提倡宗教寬容政策。他們一方面給予各種宗教特權,恢復在中國大陸時的利益,宣揚自己才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另一方面又收割了宗教勢力大幅撤退的甜美果實。在台的宗教勢力並不似中國大陸這樣盤根錯雜,也沒有宗族的勢力,這樣的局勢也有日本時期佛教神道化運動的一份功勞。撇除掉較有組織的天主、基督教會,其餘的佛道信仰多半僅限於地方,前者與蔣家關係良好,後者對實施高度中央集權的國府來說不成威脅,因此1949年後台灣成為各種宗教的發揚地。

台灣的「四大山頭」如何出現?

宗教也利用政治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不少戰後興起的宗教其實是打著反共的口號,才獲得政府庇護與扶持。他們與剛落地生根的國府政權對談,答應用宗教的力量來支持政府,換取不少利益。遷台後的國府比起在大陸時,對宗教事務的干涉也減少許多。

帶有些許草根性質的四大山頭在此時崛起。他們之所以可以如此茁壯,是來自這60多年來在台灣鄉里的種種深耕。在台灣經濟於70年代起飛時,他們更擁有了雄厚的財力,足以拓展勢力,創辦學校培養人才、到海外擴張勢力版圖。此時他們已經不需要國族主義的支持,也能夠自力更生,繼續追尋己身的普世大愛原則。

這樣的歷史背景也造就了非凡的宗教家。他們從一開始就參與了台灣的民主發展,斡旋在各個政黨之間,就算朝代遞嬗頻繁,他們也不受影響。趙文詞(Richard Madsen)甚至認為正是因為台灣在戰後實施宗教寬容制度,才讓民主制度落實。比起中央政府的「外來者性質」,少有信眾會記得四大山頭的創辦人多半來自外省,即便主張台灣獨立的狂熱分子也是。近年來不少的兩岸交流更是打著宗教的名義進行。政治緊張在宗教場域得到紓解,後者實力進一步提升。

正是這些歷史脈絡與背景,構成了今日的《宗教基本法》。不論藍綠都想從宗教的手中獲得大量利益,因為兩黨都知道,在這樣的民主制度下,沒有任何一方輸得起宗教背後的龐大選票。國會中的反對者並非不了解此點,與其說他們反對宗教,不如說他們目前背後的支持勢力還不包括宗教。等到他們成長到一定的氣候時,還是會需要宗教來推他們一把。也因此《宗教基本法》不會是最後一個宗教影響政治、政治影響宗教的案例──畢竟,當你有權力時,你會想當上帝,也會想當凱撒。

(作者畢業於台灣大學歷史學系、經濟學系,目前為兼職學術研究者。)

瀏覽次數:253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