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上個世紀80年代末,台灣社會解嚴前,爭取政治民主、社會平等、環境正義、性別認同、族群權益、階級利益……各領域的民間力量蜂擁而起。1988年12月28日,「我是客家人;我說客家話──客家還我母語運動」是這個波瀾壯闊社會運動中的一環。2018年的當下,除了紀念客家運動30年外,我們也以「客家」作為當代族群融合的表徵,透過劇場,呈現「來者是客」這種在「主」「客」的相互對待關係中,所遇見的生動歷史與當代故事。

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客家人似乎在實質上取得了社會、文化、經濟的自主尊嚴地位;然而,底層的客家歷史與社會如何尋找翻身的機會與困境,卻未曾被深入發掘。這形成了戲劇探討的生動主題!這「隱形的族群」──客家,得以從客家移民年代的一首詩〈渡台悲歌〉展開。其中最開頭便寫道:

勸君切莫過台灣,台灣恰似鬼門關,千個人去沒人轉,台灣所在滅人山。
客頭說道台灣好,賺銀如水一般了,口似花娘嘴一般,親朋不可信其言。

30年前,在解嚴後的1988年,因著一場語言主體性的倡議,發生了客家「還我母語運動」。30年後,我們如何看待客家社會的轉化呢?這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客家曾經被稱作「隱形族群」;現在,如何現身?如果以演員在空間的「身體」進出,以場景表現結合音樂元素,是否會是展現客家追尋生命經驗的一種途徑呢?

也就在這樣的自我詢問下,台北市客家基金會與差事劇團聯合製作,以原創戲劇《范天寒與他的兄弟們》作為故事軸心,拉開戲劇展演及戶外光環境裝置藝術展。裝置藝術將結合頌詩、街舞及當代客家音樂元素,呈現客家運動30年,在台北都會所累積的文化與社會動能。

客家不以「回首」這個詞彙來形容看見過去;卻以「轉身」來訴說對共同記憶的追索。這意味著,當下的世代將以身體行動,把過去發生的重要事件挪置於我們面前,重新審視共同記憶的方方面面。更迫切的則是,在或許清晰、或許模糊的記憶堆中,摸索自身與這些記憶的關係。

這樣的思索,催促我重新走回了30年前採訪過的客家現場。那時,在《人間雜誌》「台灣客家專輯」的報導現場,我創造了一個人物「范天寒」,做為反思1950年代客家農民子弟生活樣貌的轉折。如此,戲劇將不再是歷史或被壓殺的集體記憶回顧,而是提出當下視角,面對人如何在客家精神的召喚下,曾經無縫接軌與時代或社會改造相連結的追問!

這追問也串連到一場戰後的罷工運動──「遠化罷工」。這次罷工是客籍勞動者,歷經台灣二戰「冷戰-戒嚴-依賴發展」的經濟模式後,所展開的對於資本體制的反擊。「這道罷工線是工人共同畫出來的,代表工會是爭取工人權益的核心。」罷工帶領者羅美文當年在廠房前演說的發言,時隔多年仍難忘懷,「這是戒嚴統治下的第一場罷工。」

連結1950年代范天寒的故事與1980年代「遠化罷工」的經驗,以現代劇場方式呈現的客家劇碼,在演員以身體逼問、質問所形成的表現中,充分展現當代與記憶相遇時碰撞的火花與血痕。然而,一齣戲若只以現實的記憶為翻版,將只能再次複製回首的往事;客家「轉身」將記憶擺回面前,藉著重新審視與面對,劇場將不再以重複敘述現實為表現的方式,而是另尋總體的創新表現。

范天寒是虛構的人物。而我們將新編一則讓眼眸突然睜亮的戲劇現場,像石室中一道穿梭於隙縫間的光!

(作者為差事劇團團長。)

     

│戶外展演暨導覽推廣活動│
時間:107年10月13日 1700-2000
地點:主題公園戶外園區竹夢地景棚架
內容:光環境裝置展藝術家導覽、記者會、黃瑋傑音樂會、街舞、《范天寒與他的兄弟們》前導推廣活動

│范天寒與他的兄弟們 演出│
時間:107年10月19、20、21日 1930-2130
地點:台北市客家音樂戲劇中心2樓劇場(售票演出)
售票網址:https://goo.gl/8fYCAH

瀏覽次數:172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