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unline Liu@flickr, CC BY-NC-ND 2.0

在獨立評論@天下這個評論網站,只要打上「實驗教育」的關鍵字搜尋,數十篇各方論述歷歷在目,無非是提醒政府這項新興教育政策,勢必要被審慎嚴謹的處理與關注。

可惜的是,近一年來端看宜蘭縣從開啟全台灣實驗教育的樣板偶像,到第一所公辦民營學校人文國中小「終止行政契約」、慈心華德福擴班廢校搶樓(興中國中)爭議,甚至原本要出現全台灣第一所經核定通過公辦公營的實驗教育學校,卻又傳出「欲繳回補助經費並讓出申請名額」。

這三起宜蘭縣實驗教育「全國第一」的案例,恐怕是敲響未來台灣實驗教育崩壞警鐘的第一聲。但,政府聽見了嗎?

政府督輔制度失能,實驗教育儼然詐術

當實驗教育三法通過,中央與地方政府都極力宣揚實驗教育美好的未來與前景,一夕間成為政績上最華麗的宣傳。宜蘭縣政府打著人文國中小與慈心華德福的招牌,藉由雜誌媒體的推波助瀾,甚至還引發「家長為了孩子的教育進行『島內移民』風潮」,在部分政客與名人子女的包裝下,將實驗教育塗上鮮豔的糖衣。

然而,整個實驗教育法通過後,地方政府監督輔導機制的慢半拍,甚至仍將縣市端的實驗教育視同「一般性教育業務」處理,或者臨時急就章的成立所謂「育成中心」,遴聘學校借調老師與臨時約聘雇員來辦理實驗教育業務,沒想過設立了專責中心卻借調非實驗教育專業人員,毫無具體目標、行動策略與管考時程,更沒有輔導檢核機制。這種不專業又無章法的行政督輔制度,如何能正向有效推動實驗教育的發展?如何解決現有及未來新增的實驗教育爭端?

地方政府馬耳東風  實驗教育亂象不斷

地方政府大力宣導,鼓勵縣內面對少子危機的偏鄉小校透過申請「公辦公營實驗計畫」來解決廢校壓力,無疑是官方版的「請鬼拿藥單」!一來,小校人力資源不足,很難獨力承擔研發實驗教育課程;二來,地方財政困窘,根本無力編列出足夠的教育經費持續挹注學校。學校可能在第一年拿到來自中央的實驗教育經費,之後就斷炊了,根本無力進行後續的實驗計畫,對申辦的學校情何以堪?

而地方政府明知小校申辦實驗教育困難重重,更難有穩定經費補助,卻仍繼續接受或鼓勵小校申請,假藉推廣實驗教育,掩蓋自身無力處理小校裁併的問題。難道教育部要繼續視而不見嗎?縱然部分小校成功申請轉型實驗教育,但吸引到的卻多是學區外的學生,其他不認同的教師與家長只能選擇離開。實驗教育表面上留住了一所學校,但卻完全扭曲政府推動實驗教育的立法旨意。

再者,因為實驗教育三法的通過,成功取得實驗學校計畫的主持人(校長)因此可以不受校長遴選限制,任期至多可以延長至12年。未來若實驗教育的校數名額放寬至全縣30%,將形同為「萬年校長」大開方便門,無形中也等於變相鼓勵小校校長「為實驗而實驗」。

更光怪陸離的是,目前因實驗教育申請的程序與校長任期制度的時空落差,學校申請(或執行)實驗計畫主持人(校長)在通過審議會或教育部核定後,依然可以辦理轉調校,而教育行政主管機關卻無法可管,只能任由原實驗學校遴選出新任卻從未實際參與實驗教育的新校長。光宜蘭縣就已經有三起案例,未來恐怕只會更多。這種中途換人領導的旋轉門制度,形同飛機在飛行途中更換駕駛機長,難道對實驗教育的品質毫無影響?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還要繼續漠視無感嗎?

家長盲從島內移民迷思 恐淪為教育的政治犧牲品

自學教父陳怡光曾撰文提出,「實驗教育的法令規定和環境日新月異,辦學者一定要與時俱進,過去能做的,不代表現在或未來還能做。」的關鍵點。筆者也曾提出「無法自律的公辦民營學校,終將成為廉價的教育違建」,無疑都是提醒每個欲將子女投入實驗教育行列的家長,行動前務必三思!從宜蘭縣人文國中小解約到慈心華德福捲入廢校搶樓的風波,都足以證明實驗教育與公立學校的競合,稍一不慎,後續所衍生的教育價值衝突絕對是前所未見的。

在人文國中小名人家長與學生聲淚俱下,如戲劇般的護校行動,縣政府教育處擺明無力收回公辦,只能重新辦理委外,甚至法律訴訟程序仍未完成,縣府主導的教審會就態度丕變,要求支持原學校教師重組團隊與縣府簽約,被嚴重質疑是「合法掩護的借殼上市」。無視辦學經營代表人公開向家長借款(也就是沒有足夠的財力),仍讓人文國中小繼續公辦民營,縣政府難道有能力處理未來可能再次經營不良的危機嗎?

再者,宜蘭縣縣政府為了解決財政惡化危機,亟欲標售中興文創園區的縣有土地以解燃眉之急,指定廢校(興中國中)移交慈心華德福,算計著讓多年來校地空間不足的壓力獲得解決,同時也貪圖慈心華德福能吸引來「新宜蘭人」(家長),增加土地標售附加價值的龐大投資商機,這就是政治與利益結合的明顯圖謀。打著「公辦民營也是公立學校」的保護傘,卻不受學校規模班級數的限制與各種體制外募款捐資的操作,這群新宜蘭家長部份挾著政商關係良好的優勢,讓政客翻遍法令也要成就所圖,不惜切割公立學校的完整性以換取慈心華德福的擴張,如同宜蘭縣教師職業工會所言「今日停辦興中,明日裁撤何校?」未來絕對可能產生更大的衝突!

中央介入修法補漏  還給地方實驗教育小而美的遠景

實驗教育不該成為台灣教育的救命仙丹或毒果。公辦體制與實驗教育的精進成長,是台灣教育邁向下個世紀最值得投資的資產。當學校教育翻轉與教育體制的目標革新,提供家長樂見的實驗教育多元選擇,有效激勵教育人員熱情與士氣的氛圍,建構一個更合理且前瞻性的教育公平社會,我們的下一代才會更具競爭實力。

宜蘭縣這三起全國第一的教育事件尚未落幕,顯見地方政府對實驗教育立法以來的危機與困境,其實是無力解決的。任由教育議題演變成體制內外教育主體的衝突、家長間的仇視對抗,嚴重打擊學校教師士氣,成為失焦的政治爭端,中央與地方的執政者絕對要負起責任。法令制度設計的缺陷、人為操弄、缺乏輔導管理進退場機制,這些都是目前無法逃避的現實。如何還給實驗教育小而美的環境,共享多元教育的成果,是憂慮,更是期待。

(作者為宜蘭縣龍潭國小教師。)

瀏覽次數:592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