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范姜佳鈺攝。

吳茂昆拔管有功、但負面爭議不斷,529被辭職獲准,成為史上任期最短的40天教育部長。民進黨政府除了蠻橫拔管以外,更多了狡猾、謀略,硬的很,而且為求政治利益,不惜折斷手中任何一顆棋子,折潘折吳在所不惜。

豈止拔管而已,蠻悍硬幹的政治操作態勢

台大校長遴選案,從卡管階段(獨董身份、論文抄襲、赴中兼職…)到後來的拔管階段(辦事不力的潘文忠部長下台,換上吳茂昆部長火速的427教育部拔管決議),再到現在挺管反管的藍綠大戰階段,沸沸揚揚的喧騰了4個月之久,未來仍有好戲可看。

但綜觀整個卡管、拔管、到挺管反管的過程,教育部從一開始「溫和地」以7道公文行文,要台大遴選委員會回應「據報載」的各種疑義,到後來吳茂昆上台後的教育部,並沒有更好的證據基礎可以拔管下來,但是卻在短短的8天內,就搞定了潘文忠遲遲無法解決的燙手山芋。很清楚的吳就是要來執行民進黨政府的意志,根本來說,民進黨政府就是要「拔管」,「卡管」只是客氣的行個禮,鞠個躬,若再不聽話,就要「硬」來了。

沒有更好的理由,但卻要「硬」來,這種政治操作方式好熟悉!

自從民進黨政府上任以來,許多的事件都看得出這種做事的痕跡,前年發生輔大心理系案外案,朱生529PO文汙衊夏林清吃案以來,掀起的輿論壓力,教育部快速地在第一時間就都有了「動作」,輔大非常有「默契」地配合演出;經過一年的風風雨雨,過程中被朱文不實指控的夏林清教授,被輔大拔掉了社科院院長職務,甚至教育部在去年5月間還核定了輔大對夏林清的停聘案。

教育部的蠻橫,在夏案有過之而不不及,荒謬的是:朱生不實529PO文,同樣因為教育部的蠻橫硬幹,最後卻讓一位在輔大服務超過30年的教授被停聘,不但影響教師工作權,也影響了眾多在校學生的求學權益。

身為心理系系友,對於教育部核准停聘夏林清老師如此重大的處罰,而輔大、心理系卻未對外說明,為此,我們去年6月8日約訪校長並見了面。江漢聲一開始就跟系友們抱怨了數十分鐘之久,我們充分看到一位軟弱無能的校長,面對教育部不敢踩立場,面對校友倒是一副委屈的樣子。

江漢聲校長自己爆料,早就接到教育部高教司的關切電話說:「夏老師一定要有一些懲處」,且教育部長曾在衍生案發初期召見校長,要輔大自行釐清爭議,江漢聲懼於教育部的要求,由其主持的性平會,球員兼裁判地找校外委員來籌組調查小組,把「非」性平案(夏林清並沒有性侵害、性騷擾學生)硬是依照性平調查程序來調查,在調查過程中心理系學生主動提供朱生坦承不實證據,然而,輔大對於有利夏林清清白的證詞完全不予採納、置若罔聞,為的就是要配合教育部拔夏。

面對教育部的蠻橫與輔大的為虎作倀,我們感到悲哀和憤怒,對比拔管案,台大雖然不敢在第一時間勇敢發聲,但是至少沒有像輔大一樣,把自己學校的老師拱手讓給教育部宰殺。

輔大為達教育部的命令,配合地羅織夏林清老師的罪名(洩密—認定夏林清「主動揭露當事人姓名」,罔顧當事人早已自主揭露,與529PO文指控完全無關),而這些罪名早已證明並不符實;可是拔夏案與拔管案相同的是,教育部硬著來的政治操作態勢,是如出一轍的,而輔大夏案在更早前,就已看到輔大第一時間的不敢發聲、接續調查小組偷改調查標的未告知調查對象、校長配合教育部演出撤院長職、停聘動作,以彌平輿論的壓力,這些一連串的動作,都在嚴重戕害大學自主,但社會大眾當時並不重視,因而讓教育部繼續為所欲為,終至今日拔管案的產生,至此,大學自主精神已死的號角聲,才被廣大校園重視和聽見。

拔夏、拔管,拔掉了大學自主精神

拔管案和拔夏案,有一個不同點是,在拔管案中,管除了替自己發聲外,更重要的,是有許多人都站出來挺管,有221的遊行,有4千多人連署,形成了一種社會的力量,壯大了台大自主精神,而後才能夠更挺起胸膛拒絕教育部無理的要求。

我們並不挺管,而是挺台大堅守大學自主精神,台大沒背棄他們依據法治程序選出的校長,雖然台大校長的遴選程序暴露出現今產官學的利益共生結構,以及遴選程序對於利益迴避的嚴謹程度等等,這都是一個重要的議題,但絕對沒有像不遵守法治的教育部那樣玩法弄權。

但我們也唾棄輔大江漢聲配合教育部,自我閹割了輔大的大學自主精神。

拔夏案中,輔大一開始不願意在529PO文當下,站在校方的立場,發表聲明,讓遭受誣陷的夏林清,非得自己站出來說話,延緩性平、河蟹吃案以及二度傷害的指控,霎那間席捲了全台輿論的同情聲浪,許多人齊聲罵夏,一時之間,夏林清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輔大心理系雖第一時間貼出聲明,卻立刻被校方要求撤下公告,不讓心理系對外發言。

之後又教育部下了封口令,要全部的人閉嘴,輔大也配合,就要求安排當事人正面釐清事件會議的心理系,不准再召開任何會議討論此案,至此,正要公開釐清真相的會議嘎然而止。問題熟知事情始末的夏林清,被誣陷的夏林清,教育部、輔大不准任何人幫她說話,只要她閉嘴,這是拔管案跟拔夏案最大的不同,也是夏案最令人悲哀的一點。輔大只會要夏閉嘴,但校方卻一點都不承擔責任。

台大或許一開始也沒敢堅持自己的自主性,但面對教育部的壓力,絕對沒有像輔大那樣,讓教育部頤指氣使,甚至後來台大可以挺起胸膛。可是如果要推卸給輿論的壓力,2014年5月22日全台發生轟動的鄭捷殺人事件,引起大眾的恐慌,輿論的關注絕對沒有拔夏案來到小,但是東海大學沒有逃避自身輔導學生的責任,在24小時內發表聲明,沒有切割掉鄭捷,反而以更崇高的立場表達學校的聲音,有效地降低輿論的壓力。有教育立場的表態,並不醜陋,也不可恥,但是輔大沒有選擇如此,竟選擇配合教育部要大家噤聲……

噤聲的結果,輔大、心理系、夏林清到現在都蒙受不白之冤。

把公文列為密件,拔管案並非先例,拔夏案中,濫用「密」來施行言論的掌控,是兩案的共通點,也早已熟悉,現在拔管案中台大遴選委員會的委員據聞也已經收到了密件公文,但委員們是否曾經想過這些公文何「密」之有,為何要受調查呢?

也許一直以來有許多人,對於夏案,有個根深蒂固的觀念,會覺得夏林清為何要一直出來說,一般人我們都知道汙衊人或者誣陷人不對,但是面對這種人,我們大多選擇避開,交由法律來處理,但我們熟知夏林清為人的學生們,看見老師一直堅定地說,說的很長,不過是在貫徹她視為一生職志的教育價值,如同她第一時間說的:「當『老師』是一件考驗我們如何貫徹始終的生命差事。」如此堅定踏實地走著。

拔管、拔夏,拔掉非綠營者

拔管案與拔夏案,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兩人都被教育部緊咬著某些「瑕疵」或「問題標籤」不放,且沒一刀斃命的要害被找到。

管案搞了這麼久,說他有獨董身分、論文抄襲等等,似乎凸顯出他有瑕疵,但是台大上百個教授有獨董身分,而且校內簽准獨董的公文晚於兼職的時間,有九成都是如此,教育部逮到這個瑕疵,死抓著不放,會這樣就是因這個瑕疵並非真正可以一刀封喉,更是因為也沒有找到其他可以致命的違法事實,只能冷飯熱炒。

潘的下台與吳的上台,不過反映出吳可以在這種狀況下「硬」著來。

跟管案相同的,夏案也是如此。夏案因朱生529PO文的指控,形成她背負在身上的問題標籤(河蟹吃案、延緩性平及二度傷害),也形成了輿論對夏林清教授的不滿與批判,但這個問題標籤,事實上事後都證明了是被誣陷,但是教育部逮到了這個,硬是要輔大把夏林清拉下台,輔大也沒辦法拿529PO文的指控拿來定罪,最後只能羅織「洩密」(認定夏林清「主動揭露當事人姓名」,罔顧當事人早已在529PO文中自主揭露),而洩密已經由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認為沒有洩密的問題,輔大用站不住腳的理由停聘夏,充分顯示出台大還有校格,輔大則完完全全沒有,兩案同樣也反映出根本沒有關鍵致命的違法事實。

管案中的瑕疵,可說是吹毛求疵,但在夏案中,所謂的問題,根本是捕風捉影、無中生有,還要人閉嘴不能為自己伸冤。

在夏案中,江漢聲如同吳茂昆一般,是同樣作用的,即便江可能早知道夏教授是被誣陷的,仍然要停聘夏,其用意除了政治正確外,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像吳一樣,硬著來,毫無教育或行政管理立場可言。

看見瑕疵,或者錯將沒有問題當成有問題,就要硬拉人下來,沒有充分的理由,要這樣做,到底是何心態?而且更誇張的是,因為找不到致命要害,散播不實謠言,說管論文抄襲,後來被證明不實,而且還要行文要台大針對「據報載」來加以查證,這種「硬」著來的方式,還真低級,整個台大的案子,就是一場照著遊戲規則走,但是因為選出來的人不是教育部要的,就東說扯西,講白了,就是不想管當台大的校長,讓台大校長所代表的利益,拱手讓給非自己人來做。

管代表的是藍,雖他沒有國民黨籍,但曾在國民黨政府工作,可能已經被視為藍營人物,只要有藍斑,就是異己,就要剷除而後快。

但為何硬要拔夏?夏林清多年在勞工運動及底層邊緣人群,包括性工作者議題上的投入參與,她清楚的左翼立場,與藍綠陣營右翼的立場一直有很大的差異,而其不藍不綠、基進立場與及與底邊邊緣民眾同行的實踐方法,也與主流的婦運團體、份子的觀點、立場及實踐取徑很不同,她也影響許多實踐者以此取向投入社會運動,對於上述右翼統治階級及部份理念不同的社運份子,夏的基進性和實踐力也對他們形成對峙性。這一次夏案所捲動出的輿論壓力,讓這群與她立場歧異的社運人士(包含婦運,如勵馨),或者民進黨政治人物,都挾著這一次民氣可用的機會,施加壓力,即使教育部在過程中已經看到了529PO文不實,仍要政治力介入,射箭畫靶硬拉夏下台。

教育部等政治力量,在輔心案過程,其實是對著夏這樣的左翼力量下手,打擊左翼力量之後,接著在台大案,就對著非綠營的親藍陣營下手。

從吳茂昆諸多爭議仍可當教育部部長,以及拔管案、拔夏案,就算有瑕疵、有問題,即便是無中生有的誣陷,還是要硬著來,這些反映出的是:只要不是自己人(親綠深綠淺綠,或獨派),就通通拉下來,所以硬著來的目的更是為了政治利益的考量,甚麼遴選辦法的問題,大學自主的議題,在教育部眼中,如同台大沒校長,都「不關教育部的事」。

教育部帶頭破壞制度,大專老師人人自危

拔管案與拔夏案同樣都充分顯示出,現在的教育部可以不重視程序正義,這個最基本的民主素養,早已揚棄,只要是自己人,教育部都可以放過,像管案各種獨董兼職等等的問題,難道在陽明校長遴選中完全沒有嗎?正在上演的政大校長的遴選,難道沒有這個問題嗎?

如果教育部真的在乎遴選的制度,更應該回頭看這一年來校長遴選的幾個學校,或者現在進行中的學校,而不該只管台大,在管案談遴選議題,混淆了兩個層次的議題,管案到底有沒有違法,是這個案子該討論的,但遴選制度的議題,是更公共的議題,也是台灣社會更應該充分討論的問題,這兩個層次不能混淆,混在一起,是中了教育部的計:處理假議題,配合拔管的操作。

很顯然地,拔管案中教育部利用了這兩種層次的混淆,讓人覺得管有瑕疵,而強勢操作拔管,在拔管案中管到底有沒有違法,真相是日益浮出的,管就是沒有違法,但是有瑕疵的,利用了這個瑕疵,教育部不核聘台大依照自己學校定出的遴選制度所選出的校長,很清楚地拔管案中,教育部破壞了大學校長遴選制度。

拔夏案與拔管案不同,夏到底有無如朱文指控?這個被帶在身上的問題標籤,因為教育部要求噤聲,輔大配合且用密件方式讓整起事件的真相不能公諸於世,事後也不願對外就這一點做出澄清,只公布夏林清受到怎樣的懲處,夏林清臉文不斷地自清,倒變成了她片面的說詞,根本無法消弭眾人的疑慮,所以拔夏案中,真相被刻意地掩蓋,縱使輔大曾經以新聞稿公開說會澄清朱文真實性的問題,但是直到如今仍然未做出說明,顯然真相被壓著不能公開。

為什麼?因為一公開,拔夏案的正當性就完全不俱足,密件的形式是為了製造夏確實有瑕疵有違法的假象,掀開就會掀出了教育部真實嘴臉。教育部和輔大共同利用了這種真相掩蓋法,並且將拔夏案,這種非性平案,不依照大學三級三審的教師評審制度,逕自以校教評會將夏林清停聘,破壞大學法治的惡例,早已有跡可循。

過去在拔夏案中參與輔大籌組調查小組的台大黃囇莉教授、中央王燦槐教授、經國隋杜卿教授,如同吳茂昆一樣,配合蔡英文政府,發揮強硬手段,在拔夏案中,成為教育部與輔大可以利用的校外公正人士,假借其性平案的調查專業,作為調查教師工作權益事件的打手。

兩案充分看到教育部帶頭破壞法治,前案,夏案破壞的是大學教師三級三審制度,以及性平會配合政治打壓,羅織莫須有的洩密罪名而踐踏了性平專業,而後案,管案破壞的是大學校長遴選制度,這樣的教育部豈不令人憂心?更進一步,在拔夏案中至少還留給人訴願的空間,但在拔管案中,則完全不給台大任何走行政訴訟的空間,現在的教育部比起過去更狡猾、更狠,這樣的教育部我們不該警覺、更小心嗎?

昨日夏林清,今日管中閔,明日會是誰?

2017年6月2日一群大專院校的老師在教育部通過輔大對夏林清停聘一年的處分後,站出來召開記者會,強力譴責教育部未堅守教育最高行政機關應遵行的程序正義,縱容輔大校方違法停聘夏林清老師,該案將使校教評會凌駕於院、系教評會,破壞三級三審的大學校園民主機制,恐將嚴重斲傷全國大專院校老師的工作權益。

當時就有一個口號是:「今日夏林請?明日會是誰?」說的正是一個制度性結構的問題,只要教育部不爽,要對誰開刀都可以,因此呼籲所有大專院校老師要站出來,為自己的權益發聲,教育部不該越權戕害大學自主!像警世語般,猶言在耳,立刻又發生了台大管案。所以,如果大家不覺醒,一定還會有下一個夏林清、下一個管中閔,除非,你很綠、很獨,符合執政當道的「政治顏色」。

瀏覽次數:676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