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管中閔為什麼不早點出來講清楚、說明白?因為除非是新進的年輕學者,不然許多研究有成的資深學者,都曾有前往中國演講、交流的經驗,包括這次被卡管風暴延燒到的內政部長葉俊榮、教育部長吳茂昆等人。加上即使只是短期的交流訪問,中國的大學也很喜歡用掛名兼任的方式,等於送訪問學者一頂高帽,彷彿賓主盡歡,彼此都感覺很有面子,這根本早已是兩岸學術交流的常態。

但只要管中閔試圖澄清此中疑點,民進黨就可以訴諸民粹,用打泥巴爛仗的方式將整件事情無限上綱。所以管中閔閉口不談,也是為了避免更多爭議,設下停損點,不必為了卡管事件,就把兩岸高教交流的部份,一起陪葬下去。

那為什麼教育部最後不敢提管中閔違法兼職的問題?首先,只要認定管中閔違法兼職,那高等教育就可以全部抄家了,傑出教授跑去中國演講,掛名兼任根本常見,已如前述。如果認定管中閔違法,那等於大家都違法,台灣價值期中考全部零分,而且還死當退學,沒有再次補考重修的機會。

第二,包括葉俊榮和吳茂昆,這些學術轉行政的民進黨政務官,一定也有很多跟中國交流的例子,所以只要教育部認定管中閔在這部份違法,那等於買一送一大串肉粽,民進黨其他政務官大概從此寢食難安,擔心一覺起來被宣佈辭職,因為他們宣誓就任之前,竟然忘了補考「台灣價值」這張考卷。既然管中閔在中國「違法兼職」這部份,根本無法認定,因為這將導致高等教育和親綠學者一起陪葬進去,所以現在只好又回來打獨董爭議的部份了。

「台灣價值」的背後,其實缺乏實質

觀察民進黨全面執政的這兩年來,為了鞏固統治的權力,首先用清查不當黨產的名義,大幅削弱國民黨的後勤資源,並在世代鬥爭的社會氛圍之下,刪減了公教的退休金。年金改革雖可說是必要之惡,但蔡政府後續卻對軍警退休金的削減幅度有所優待,厚此薄彼,顯然是朝三暮四的做法,透露出其中的權力考量。民進黨修改勞基法,本來是為了回應選前廣大勞工的期待;之後的二次修法,則可說更多是為了向企業金主交待。現在又緊抓台大校長的人事任命權,不惜犧牲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力,以及學術自由的民主精神,也要把政治的魔爪深入校園之中。

權力使人腐敗,也讓人看清「台灣價值」的背後,重視的只是value,而不是virtue。所以民進黨宣稱的「台灣價值」,根本不具備實質的內涵,甚至這塊招牌慢慢演變成隨獨派解釋指控、生殺予奪的情形。美國人講美國價值,還可以拿《獨立宣言》出來說嘴;獨派談台灣價值,甚至連《台灣前途決議文》都拿不出手。

一旦所謂的「台灣價值」,只被拿來用在赤裸裸的權力鬥爭之上,有沒有台灣價值,對台灣人又有何影響?倒不如說,因為只有獨派才懂什麼叫做台灣價值,那所有好處全部給獨派就可以了。什麼?你也想分一點好處?可以,請先找獨派簽下這張「台灣價值」的投名狀。

一旦政治的意識形態只為了執政的權力而服務,不為了全民更美好的生活而前進,看似堅守「台灣價值」的民進黨,又比聲稱「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要好到哪裡去?無怪乎代表年輕世代聲音的批踢踢鄉民,近來也慢慢形成一股檢討民進黨「台灣價值」的質疑聲浪。

確實如陳若曦的小說《尹縣長》所述,趕走一批統治人民的腐敗地主資產階級,不過是換成另一批統治人民的政治利益團體罷了。不過國文課本應該永遠不可能選入這篇小說吧!

當民進黨聲稱,要奪回多年來被外省人侵佔的資源時,台灣人覺得很有道理,台灣人處理台灣事,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等到台灣民眾真的授予權力給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好像很棒的資源,從外省人握緊的手裡大力抽出,四處轉悠了一圈,終於來到另一批聲稱最愛台灣的神秘人士之中,又被緊緊握住,再也拔不出來。

每個人都是台灣人,但是有些人卻永遠比其他人更「台灣」。

台灣,可以是世界經驗的起點嗎?

到底什麼是「台灣價值」?台灣價值不應該只是掛在嘴邊的口號,而是透過台灣人身體力行的實踐,帶領台灣走出台灣,走出「台灣/中國」二元對立的論述,從台灣或者中國台灣,變成世界的台灣,這樣的「台灣價值」,才有積極討論的必要性。如果每談台灣,必定預設中國做為對照組,那只是一個在獨立和統一的意識形態之間迎拒的政治台灣,不是一個能夠開啟人民對於未來世界想像的自由的台灣。

在批踢踢創站站長杜奕瑾(Ptt)的眼中,台灣並不僅僅做為世界的一個部份(如柯文哲所言),也不是一個和中國宿命般對立而永無自由之日的存在(如獨派或統派所言),而可以是世界經驗的一個起點:「ptt.ai 的啟動,是對當代網路環境與現象的反思與改革行動。」

由杜奕瑾的Taiwan AI Labs(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和BiiLabs合作的「PTT.ai 計畫」,從網路社群及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看到了台灣經驗參與世界資料科學 (data science) 革命的可能性:

透過這樣的站內經濟模式,期待 PTT.ai 可以成為自給自足的社交媒體(autonomy social media),而不是被傳統的廣告模式限制,進而影響媒體中立性,落實資料經濟(Data Economy)的共有與共治,讓一個超過千萬用戶以上的社群平台,運作在一個自主並且不受任何利益團體監管的機制之下,並能保護個資以及保障使用者的數位創作資產。這樣的願景,影響將不只是臺灣,甚而是全球。

台灣經驗不僅足以構成世界經驗的一部分,更可能成為世界經驗的起點,這就是所謂「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即使是看似老舊的批踢踢,仍持續推陳出新,努力從過去的不斷積累中,摸索出通向未來的嶄新道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台灣人實在不必妄自菲薄,乞靈於政治神棍的袚除與應許。

20年過去,民進黨主張的「台灣價值」,從帶領台灣人民衝破威權殖民政體邊陲的思想利器,萎縮成一張張兌現政經利益的特許俱樂部入場券。幾年前美國的茶黨(Tea Party)風暴,還可視為保守派中產階級鞏固經濟與政治利益的政治運動,如今民進黨的「台灣價值」期中考,又有多少台灣人能夠雨露均霑呢?如果許多真正重視台灣的人們,已經在台灣通向世界經驗的過程中,默默發現了真正的「台灣價值」,芸芸眾生如你我,又何苦為少數政客的「台灣價值」騙術所惑?

(作者為台大博士生,教育工作者)

瀏覽次數:1999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