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謝葉蓉提供。

今年度年底選舉的熱門現象之一,當屬不管哪一政黨,都有為數甚多的「政二代」參選。這些打著「政治傳承」的政二代們,承接父母或家族的政治資本,形成台灣政壇的獨特現象。

一般論述「政二代」現象者,多從政治資本的延續角度分析,談論政治資本延續對於政治工作者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多數政治工作者希望政治資本可以傳承給下一代的想法,其實與華人多數家族企業主,希望將企業傳承給下一代,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政二代」現象與企業「傳承給下一代」現象,卻在處理事務的「治理」(governance)本質上有很大的差別;而這樣的差別,也恰巧突顯出公共事務治理品質難以提昇的根本難題。

企業有共同利益可追求,民代議員看得到選民的需求嗎?

首先,不管是「公司治理」或是近年熱議的「家族治理」,都涉及不同利害關係人,以及利害關係人利益之間的平衡與協調。在家族企業當中,利害關係人包括大股東(家族成員)、小股東、員工、供應商、社區……等。如果家族企業上市或上櫃,由於股東結構的多元化,就需要注意不同股東之間利益的平衡,以期能降低大股東侵吞小股東利益的不均等現象;基本上,公司治理機制的精神,即在於透過各種機制的導入與政府的監管,達到公司利益最大化之目標。

至於家族治理,由於涉及不同家族成員與代際,因此包括家族信託、家族辦公室或是閉鎖型公司等機制的導入,無非都是希望能兼顧不同家族成員間利益、維持整體家族凝聚力。

但公共事務弔詭之處在於,從事公共事務工作者(不管是議員、立委等民代),其實是選民託付的「代理人」,照理來說,選民的利益極大化應該是公共事務的目標。但是由於選民過於分散,難以有效監督「代理人」的行為,因此造成公共事務的「利害關係人」呈現非常分散的「主理人」(選民)加上派閥的「代理人」(民代)結構。也因此,「代理人」們自然會將自己或派閥的利益,擺在分散的「主理人」們利益之前。由於監督不易,加上也沒有具體的「公共事務品質或目標」可衡量,致使公共事務的利害關係人利益難以取得平衡,遑論達到公共事務治理品質之提升。

當目標成為「取得權力」,在位者自然不願放手

其次,不管是公司或是家族,基本上都有一個目標與方向。公司的目標是獲利,而家族的目標是永續。達到這些目標有具體方法,同時是一個多方涉入、不具有零和遊戲特質的過程。

但是,公共事務的目標,在上述分散的「主理人」(選民)加上派閥的「代理人」(民代)結構下,很難以「主理人」期待的目標為依據;而對代理身份的公共事務工作者來說,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取得權力。

由於政治權力是一個零和遊戲,而政治人物是否勤跑基層、是否勤於問政等「政治資本」是取得權力與否的關鍵資本,因此在取得政治權力是一個「你輸我贏」遊戲規則下,自然會讓政治工作者手中握有的政治資本有相當之價值。尤有甚者,由於取得權力者往往可以讓特定生態圈雨露均霑,因此握有政治權力與政治資本者,自然難以輕易下莊,導致會發生「抬轎者不願意放手」的獨特現象。

難以移轉的政治資本,成了交棒給子女的最佳理由

最後,造成公共事務治理品質難以提昇的根本難題,在於政治資本是決定政治人物取得權力目標的最關鍵資本,而這樣的資本往往難以移轉。

已經有非常多的企業研究顯示,對於企業經營來說,政商資本僅能被視為是一種「加乘式」資本,不會也不應該是決定企業經營績效的主要資本。換言之,如果企業方向與策略正確,擁有政商資本可以有加乘效果,但是如果企業主僅靠政商資本,很難維繫好的經營績效。但是對從事公共事務工作者來說,有沒有政治資本卻是取得權力的最關鍵資本,由於政治資本是一種人際之間的社會資本,難以移轉給他人,因此讓下一代承接,以能繼續維繫權力與造福特定政治生態圈,自然會形成政壇愈來愈多「政二代」之現象。

企業要不要傳承給下一代,不管國內外都已有非常多不同的選擇可討論,但是面對政壇上愈來愈多的「政二代」,如果政治事務的遊戲規則不改變,以及上述結構性問題不解決,不僅公共事務治理品質難以提昇,同時「政二代」也只會有增無減。

(作者為義守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副教授,關心家族企業治理議題,對於台灣與華人家族企業相關發展困境有深入的研究與發表。)

瀏覽次數:758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