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ras46@flickr, CC BY-NC-ND 2.0

近來廣大群眾對注音存廢的討論熱度前所未有;我想打鐵趁熱,從反方的角度下手,檢視一下那些「希望廢除注音」的人的論述。(我純粹針對「廢除注音」此論點討論,所以「是不是市長的權限」這種質疑就不提了。)

歸納起來,支持廢除的人大概有兩大重點:

一、「用羅馬字母比較國際化」:

怪哉,現在凡事遇到「國際化」就可以被說通了嗎?說要把注音換成羅馬拼音方便國際化的人,我就也要問問,那為什麼世界上還要有其他語言的拼寫系統呢?舉世都換成羅馬字母不是更好?語言學家用IPA(國際音標)可以拼出全世界的語言,那麼,為什麼不乾脆推動全世界拋棄自己的拼音系統、全部用IPA拼呢?(覺得IPA太複雜是兩回事,系統隨時可以修改,只是人類要不要而已。)

各國各語言都保有自己的拼音系統,講到最後,我們重視的就是「文化保存」,如同日語不可能放棄假名一般,光是舉世獨有、且無明顯道德問題(如「蓄奴」、「裹小腳」則是有道德爭議)的文化就應該被保存。

對於這點,許多反對者提出「注音系統是中華民國政府帶來的、殖民者的文化不是我們的文化」等說法。前句是事實,但後面這句就有大問題。「文化」是一個族群的語言、風俗、信仰、飲食等等的生活習慣,不管這個文化當初來自何時、何地、何人。今天注音在台灣確實就樹立了如此一個獨特的標誌,也是全世界唯一使用的國家;注音是我們從小到大學的、標音的、打字的鍵盤用的,那他還不是我們的文化之一嗎?

強勢文化(如殖民)的入侵的確會傷害到弱勢文化,但弱方仍能在強方文化基底上發展出自己特有的風格,歷史語言上的例子不勝枚舉。例如,中南美洲特有的「西班牙語」不只發音有別於「正統」西語,甚至也發展出實力堅強的拉美文學作品(如百年孤寂)。難道你現在會跟拉美國家說,「欸,西語是殖民者的語言欸,你們怎麼還在用」嗎?牙買加、印度、奈尼利亞英語,甚至美國的爵士音樂也都是同類的例子,當初的「弱方」利用原是「強方」的東西為基底發展成為自己獨特的文化。到頭來,到底什麼是「殖民者的文化」?如果我們一直活在過去,計較「這是殖民、這不是殖民」這種低層次的討論,我們就也真的被殖民文化給綁住手腳而無法蛻變、創造屬於自己的文化了。

在快速全球化的時代,保存在地文化更顯得重要。「國際化」這詞可真別隨便說出口,小心盲目追著別人、卻丟失自己珍貴的東西。

二、「只有中文用注音,忽略其他台灣語言都用羅馬字母」(註)

我在社群網站上與網友討論時,有個留言把一個常見誤解講的很直白:「把注音符號當成台灣特色的人都太極端,根本上的否定台羅、教羅、客羅、原住民族各族文字。」這種說法完全不實。我強調,注音只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其他語言的文字跟拼音也都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沒有「誰否定誰」的問題。

注音系統是為Mandarin這語言設計的,當然無法套用在其他語言身上。那對於其他語言,我們就該學該語言的文字啊!説起來其實相當直覺,就跟我學日語一定會學假名、學俄語一定會學西里爾字母、學英語一定會學拉丁字母一樣的邏輯,要學某語言就要學該語言的拼音系統。那些說「學中文用注音、學其他語言用羅馬字,這樣太多系統、太難學了」的人,我就想問他們學日語、俄語、英語都怎麼學的?也想用羅馬字拼嗎?基於同樣的邏輯,我想到台灣身分證快要更新了,又有討論原住民的姓名是否應以該族語拼音(羅馬字母)寫在身分證上、不強迫用漢字?我回答:應該,因為那是他們的語言、他們的拼音方式啊!

總結下來,本文支持繼續使用注音的論述在文化跟習慣的保存,不是一句「要國際化」就能推翻,也不是一句「拼音系統太複雜」就能推翻。台灣的語言問題真的非常多,跟歷史關係非常深,而且重點是,非常「新」:想想看,解嚴不過就才30年前而已。大家在討論議題的同時,別忘記台灣人要快速了解、轉型、發展自己的文化真的很不容易;別給自己人扯後腿了,把注音留著吧!

(作者為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學生)

註:對於一些台灣語言到底怎麼書寫還有些爭議,在此不多討論,以羅馬字概稱。

P.S. 其他支持注音的論點供參考:

(1)正式中文是直書從右到左書寫(簡體中文已無直書),而羅馬字母是橫書左到右,在標音的時候注音有明顯的優勢。

(2)注音筆順也與中文字相符,學寫注音之後較容易接續學漢字。

瀏覽次數:3080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