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othree@flickr, CC BY 2.0

筆者是文化大學畢業的校友,當年大學聯考成績不佳,看到同學考上中央、中正、中興、中山等「中字輩」國立傳統名校,而我也算是另類「中字輩」傳統私立傳統名校—中國文化大學,每當別人問起我的學校,我經常以此自娛娛人,在還沒有進入文化以前,文化大學對我的觀感:在陽明山,風景優美,聽說鬧鬼耶,多半是大學聯考沒好考的學生才會去念的學校。

畢業至今13年,沒想到,在文化讀書的4年歲月卻成為我人生最美好的追憶。還記得以前周健老師的西洋近代史課程,周老師的風趣幽默讓我們史學系學生為之著迷,有一次我正巧坐在窗邊,意外發現彩虹近在眼前,而且是窗戶打開能用手摸得到的距離,手可以摸到彩虹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這恐怕只有文化的學生才能擁有的想像。

中國經濟史王怡辰老師更是一絕,王老師總是能打破八股的歷史觀點,強烈的知識批判力讓我為之折服,王老師本身也是一位文化畢業的老校友,上王老師的課多了一點學長對學弟妹的精神傳承味道,老師總是對我們有高度的期許,但我們經常讓他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慨,永遠記得在畢業前的最後一堂課,王怡辰老師說道:「師生之間服務是一場終生服務,並不會因為畢業而終止」。

每次想到這段往事感動依舊,終於我也當上老師,王老師的教導告訴我,我也要以這樣的態度與精神面對我的學生。在文化遇到不少影響我一生的好老師,這些感動的經驗無法一一敘說,這些老師改變了我對知識的看法,再加上文化大學是一所綜合型大學,讓我能有機會接觸7種不同科系的課程,豐富了我的學習經驗,一步步拓展我的知識視野。 

大學畢業後,離開台北家鄉到南部服務,我當了國中老師,也在中南部大學攻讀碩、博士,能擁有這些人生珍貴歷程,有時會懷疑這是真的嗎?文化這4年的苦讀歲月扭轉了我的人生,讓我從一位不愛讀書、玩世不恭的學子,還能有機會體會讀書的樂趣。

畢業後,我總算能體會王怡辰老師的心境,我們都以身為文化人為榮。我也相信許多的文化校友都跟我一樣,即使在遙遠的距離依然默默關心母校的狀況,同時,竭盡所能為社會犧牲奉獻,這也是報答母校栽培的最好方式。

然而,文化大學多年來一直有董事會內鬥的夢魘,類似電視八點檔式的鬧劇持續上演,最近又牽扯出校長遴選風波,對文化校譽都是無可挽回的重傷害,更讓人感到心痛的事,創辦人張其昀先生純正的辦學精神早已蕩然無存,一點一滴被權力鬥爭所吞沒,這些事件應該出現在政治場域,怎麼會在最高的大學學術殿堂出現?這對於大學教育是一種莫大的汙辱,對於母校狀況我們感到憂心,也必須表達我們最沉重的抗議。

多數的文化師生與畢業校友可能都跟我一樣,無法理解整起事件的全貌,也不想瞭解,但是我們很清楚一件事,大學不該成為權力競逐的場域,亦不是一種私人資產,文化大學是屬於我們這些文化人,更是屬於整個社會的知識公共財。

     

註:文大董事會風波相關報導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312946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312932?from=P&R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265577

(作者為台南市立海佃國中歷史科教師、東海大學社會系博士生)

瀏覽次數:741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